第104章 章 再多做点

    玉秀不收荣嫂的泥鳅了,经这一闹,东屏村的人好像一夜梦醒,想到这泥鳅买不买也就是人家一句话的事儿。

    一些人到玉栋家来卖东西时,都隐隐有了几分顾忌。

    荣嫂被红婶那顿话说了,想着这几日别人嚼舌根的话,又恨又悔。过了两日,铁蛋找到玉梁说话,意思自然是还想卖泥鳅。

    玉梁跟铁蛋是自小玩到大的,又心软,被人几句话一说,不记仇了,反而到玉秀面前来说情了。

    玉秀没打算跟刘荣根一家结仇,顺势笑着说,“我当时是气过头了。铁蛋,你跟我家小四玩得来,我看小四的面子,也得答应啊。”

    铁蛋欢呼一声跑回家去,第二天荣嫂讷讷地上门来卖泥鳅,拉着玉秀,说自己是糊涂被陈氏给坑了。

    玉秀没有附和,却也没多说什么,还是笑脸相待。

    买卖泥鳅的事很顺利,没什么发愁的。

    转眼就八月入秋了。

    最近这些日子,地里萝卜、扁豆、黄瓜等都种下长苗了,小油菜有了收成,水田里秧苗也长实了。

    一入秋,泥鳅开始渐渐少,村里人来卖的也就少了。

    不过,玉秀很知足,这一个来月,他们几个靠卖泥鳅就攒了八两多银子。她想着得通知钱掌柜,泥鳅干得下市了。

    两宜茶玉秀七月末又给了一斤后,没再做过,打算最近再动手做个三斤。这茶她做过多次,肯定不会出错了。

    玉秀现在犯愁的,是两件事。

    一件是自己当初想的做胭脂花粉的事,她这几天有空时也拿几种野花捣腾过,效果到底没有玫瑰好。可这东西找不到,急也没用,只能留心着。

    另一件事,就是玉栋和玉梁两个上学的事。

    云昌镇里,最好的学堂自然是独峰书院。可玉栋和玉梁两个,都还没正式启蒙过,独峰书院肯定进不去。

    村里没私塾,想上学就得娶外面。像颜锦程就是在镇上求学,金福清家两个儿子是红婶托了娘家那边的亲戚,在别人家族学里求学。

    村子附近的乡绅大族,他们也不认识,玉秀想着,这事得托一下钱掌柜。

    五味酒楼就在南街,南街那是云昌镇读书人聚集最多的地方。

    农忙过去,正是各处私塾重新开课的日子。要是有好的私塾招学生,玉栋和玉梁就能去试试。

    钱掌柜开酒楼人头熟,私塾的束脩也能打听打听。

    刚好到了八月初九,是云昌市集的日子。

    玉秀想着八月十五快到了,到镇上去一趟,买些过节用的东西。当初武大勇说过了七月半去镇上找他,想着是八月头了,应该从府城回来了吧,也得找他打听练武的事。家里这两天做的泥鳅干,送到五味酒楼去,钱掌柜那里也走一趟。

    手里有了活钱,又是八月十五这样团圆的大节日,玉秀想着得好好过节。

    玉栋是肯定要去,玉淑和玉梁回村后就没去过镇上,可是小叔颜庆江的腿还没好,家里的鸡鸭牛都得喂。

    玉淑懂事,要留下看家照顾家里,让玉梁去。玉梁也懂事,不肯让玉淑一个人留家里。

    “小四在家没我在家好,他又不会做饭,又不会洗衣裳。”

    玉秀一笑,拉着玉梁说,“小四,你二姐心疼你,这次让你去。下次赶集,让二姐去。”

    玉梁当然答应,出门时还不忘扭头许诺,“小叔,二姐,我给你们带好吃的。所有好吃的我都给你们留一份。”

    这次赶集,没有上次那样有车了。他们家的小黄牛还小,舍不得拿来拉车,三个人就得靠自己走着去。

    三人走了一段,玉梁明显有点走不动了,玉栋要背他他不肯,还死撑着跑一段。玉秀一想,好歹他们也算“有钱”人了,就在官道上直接拦车,赶集的时候有些是去集市办货的,去的时候是空车,就愿意在路上带人。

    他们拦到一辆牛车,那大叔是个厚道人,看两个半大孩子带着个弟弟去赶集,爽快地让他们上车了。

    到了云昌镇东门下车,玉秀掏出一文钱递过去,那大叔摆手不要,“你们三个加一起还没一袋米重,要啥钱啊。”

    “大叔,我给您钱,是想打听您回去方便不方便再捎我们一程啊。我们住东屏村的。”玉秀眨眨眼,俏皮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机灵。”那大叔看玉秀灵俏的样子,哈哈一笑,“我是运米回去,吃过午饭再走,到时候我还在这里等你们。”

    玉秀看现在天色还早,时间来得及,高兴地跟大叔告别。

    他们商量了一下,这时候到武举人家太早,先去五味酒楼送东西。

    南街,还是跟玉栋玉秀上次来的时候一样,人并不多。

    五味酒楼就在南街口,站在大街上,就能看到店招在晃动。

    玉秀拉着玉梁往里走,跑堂的伙计看到两人愣了一下,再看跟在后面的玉栋,还是笑脸迎上来,“三位客官,我们是本镇最大的酒楼,你们是吃饭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这伙计说话很聪明,先说这是本镇最大的酒楼,最大的,价格自然也是贵的,若是来的人吃不起,就能顺势说找人或者什么借口,及时退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来找你们钱掌柜的。”玉栋上前说道。

    那伙计听说找掌柜的,请他们稍等,自己上楼去,没一会儿功夫,钱掌柜胖胖的圆身子就从楼上下来了。

    他一看到玉栋三个,笑着说,“哎呀是颜大郎和颜娘子你们啊,来,快请上面坐。”

    玉栋三个跟着他上楼。

    钱掌柜笑着请三人坐下,“你们来得真是太及时了,你们要是不来,我都想来找三位呢。”

    钱掌柜看到他们时那满脸放光的样子,这话不像是假话。

    玉秀笑着说,“钱掌柜,我们也是想着要快点来一趟。因为入秋了,田里泥鳅也少了,我们那泥鳅干可能到中秋前后就做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不急,不急,那个……颜娘子啊,我是想跟您商量另一件事。”钱掌柜扎扎着手,“就是两宜茶,您前后给了两斤,那个,能不能……再多做点?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