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7章 章 落荒而逃

    那几个混混一看到武大勇穿着一身锦衣,腰缠锦带,脚踏薄靴,马上知道这人肯定是他们惹不起的富家公子。

    三人对视了一眼,转身就想跑,跑过瘦子身边时,扯了一把“跑”。

    那瘦子也顾不得身上痛了,踉踉跄跄地跟着跑。

    武大勇怎么会让几个混混就这么跑掉。

    玉秀不知道武大勇的身手到底好不好,但值看到他几步就追上了四个混混,三拳两脚就把人撂地上了。

    一个混混吓得求饶,“饶命,公子饶命!”

    “哼,不开眼的,竟然敢当街作恶!碰上我大太岁武大勇,算你们倒霉。”武大勇得意地一脚踩在混混背上,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大太岁?

    玉秀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,在明州府时,他不是说自己是小太岁吗?

    有几个随从跟在武大勇身后,其中一个显然在明州府时见过玉秀,看到玉秀站在巷子口,站下叫了一声“颜小娘子”。

    武大勇训了混混,就听到玉秀那声笑,转头看到玉秀眉眼含笑地望着自己,他咳了一声,吩咐拿几个随从,“把这几个人绑了送衙门去,”又走到玉秀面前,不自在地又摸了一下胡子,“那个,我辈江湖中人,路见,那个不平,应该……”

    玉秀看他几句说得磕磕绊绊,与他那满脸络腮胡子的样子实在不衬,强忍住笑意,拿手捂住嘴缓了一下,才说,“武大哥,我们在明州见过面,你还记得我吗?”

    武大勇一听明州见过,仔细一看,“是你啊,那个,玉栋小兄弟呢?”

    玉秀指指外面,“我哥在那边买糖人”,她看那几个随从绑了混混走出来,拦住了,“你们几个,我问你们,受谁指使要来找我们麻烦?”

    她只是诈一诈,那几个混混却不是心机深沉的人,一听她的问话都闪过惊慌之色。

    其他三个都看着瘦子,那瘦子刚才挨了武大勇几下,如今是浑身上下都疼。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我武大哥是谁吗?他是英雄好汉,也是武举人家的公子,你们要是不说,回头板子挨多了别后悔。”玉秀看着四个人,吓了一句。

    武大勇听着那句英雄好汉,只觉悦耳非常,将胸膛挺了挺,“听到没?不说我先揍你们半死!”

    他比划了一下拳头。

    那四个混混对于英雄好汉倒还不怎么怕的,可是,云昌镇的人,谁不知道武举人家?

    再看武大勇举起的拳头,其中一个连忙叫道,“我说,我说,是一个男的,给了我们十文钱,让我们来为难……为难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十文钱你们就答应了?”

    “说,说事成之后再给二十文钱。”

    “那人是谁?”武大勇一听竟然是有个男人要为难玉秀这么一个弱女子,插话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我们……不认识。”另一个混混插嘴说。

    “不认识?还想骗人!”武大勇一拳对着那人眼圈打去。

    另外三个吓得叫道,“公子,真不认识啊,我们就是来赶集,看个热闹。逛到南街这边,碰到那个男的,指着这小丫头,让我们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我们不住镇上,真不认识啊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那人看着像读书人,像独峰书院的学子。”

    四个人争先恐后地又是辩白又是回忆,憋出几句话来。

    玉秀看他们的样子,知道他们说的应该是实话。其实,自己刚才都看到颜锦程了,再问他们,也不过是为了求证而已。

    “武大哥,他们也不知道什么,别打了,送他们去衙门吧?”玉秀转头问武大勇。

    到底是姑娘家,看不得这些打打杀杀,武大勇连忙点头,自己真是考虑太不周到了。他吩咐两个随从把这四个一串送到衙门去,自己陪着玉秀姐弟俩来找玉栋。

    玉栋买了糖人找过来,

    看到玉栋,他神情更亲热了,“你可算来了,我都跟师傅说好了。走,我现在就带你们去。”

    “武大哥,他,他肯收我吗?”玉栋有点担心,“那个,束脩,会不会很贵?”

    武大勇一挥手,“放心,束脩我帮你交了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行,怎么能让武大哥破费。我,我们先去看看,要是肯收我,束脩也不贵,我就学。”玉栋一口拒绝了。

    玉秀也跟着点头,当然她心里是盘算着,只要这武师有真才实学,束脩贵点也没关系。

    “好,我辈江湖中人,有志气。”武大勇看看玉栋,又看看玉秀,再看玉栋,大声夸奖了一句。

    玉梁一直跟在边上看着他们,看着看着,他忍不住问道,“武大哥,你痛不痛?”

    “啊?什么痛不痛?”

    玉梁指指他脸颊上的胡子,“武大哥,你这胡子是不是刚才打的时候,被那些揪下来了?没出血,就有点红,痛不痛啊?”

    武大勇一摸,那手死死捂住了,“那个……那个……我先离开会,你们在这等我。”他丢下一句话,转身往一个茶楼里跑进去。

    他跑得这么慌张,跟着武大勇的两个随从,却都很淡定。

    玉栋和玉梁两个都很奇怪地看着武大勇那落荒而逃的样子,玉秀却只能忍住笑意。她早就看出来,武大勇那胡子是贴上去的。

    看来为了符合江湖中人的形象,这位武公子可做了很多准备啊。

    玉秀觉得,武大勇就是个被宠坏了的孩子。不过,身为武举人家的四公子,上面有哥哥姐姐,他自小肯定是被宠着长大的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武大勇走回来了,摸了摸脸上的胡子,偷眼看了玉秀一眼,咳了一声跟玉梁说,“你看错了。”

    玉梁拖着长长的尾音“噢”了一声,武大勇递过一个油纸包,“这是那茶楼里的点心,来,玉梁,武大哥请你吃。”

    玉梁看玉秀对自己点头示意接过来,他笑着道谢,拿过来后,先拿了一个给玉栋,再给了玉秀一个,然后要递给武大勇和他那两个随从,武大勇连说不用。那两个随从也是推辞不肯要,落后几步远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“小四,你自己吃吧。”玉秀笑着说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