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8章 章 登门拜师

    玉梁看武大勇三个真的不吃,听了玉秀这话,才拿起一个咬了一口,然后,那张近日长了不少肉的小胖脸上,露出满足的笑意。

    玉秀也尝了一口自己手上的这个,这是茶楼里蒸的糕点,用米粉红糖做的。

    这茶楼糖量控制地很好,甜而不腻,味道不错。而且切成菱形,看着样子也小巧,一块糕刚好三四口吃完。

    玉梁吃了一个后舔舔嘴唇,犹豫着。

    “小四,再吃一个吧。”武大勇和玉秀都催他再吃。

    玉梁又拿起一个吃了,然后就不肯吃了,塞给玉栋让他跟刚才买的糖人一起收好,带回家去。

    武大勇带着他们三个,在几条小巷子里穿行,走了片刻,就看到一栋独门小院,门前种了一棵香樟树,看着很干净。

    武大勇走上前大力拍门,“师傅,师傅,快开门!我来了!”

    一个老仆过来拉开门,看到他,“郎君,你怎么又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洪伯,我跟师傅说的那个武学奇才,他来啦,我带来让师傅见见。”武大勇跟这里显然很熟,一边说着,一边都不等那老仆去禀告,就拉了玉栋三个进门,冲着正院大喊,“师傅,人带来啦。”

    “吵吵什么!”正房里传出一声中气十足的大喝,然后,走出来一个老者。

    这老者须发皆白,可腰背挺直不见老态,他走路也风风火火的,一声大喝后,就拉开门几步走到院子里,看到武大勇拉着一个十来岁的男娃站在院中,“就是他?”

    “对啊,师傅,就是他,我上次跟你说过,他……”武大勇急着想说一遍明州大街上,玉栋拉住奔马的事。

    那老者却直接一把把他推边上,拉过玉栋,“你说过了,我没忘。过来,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他拉着玉栋也不知看什么,左看右看。

    玉梁拉了拉玉秀,“大姐,那老伯干嘛对哥又打又拍的。”他听那拍打的声音,哥肯定很疼。

    玉秀从来没跟武师接触过,也不知那老人在看什么,不过看那老人面貌方正、目光有神,应该是正直之人,就对玉梁比了个“嘘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那老者拍完看完,满意地点点头,“根骨不错,是个练武的好苗子。就是现在练,有点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先生,那我哥还能学吗?”玉秀听说晚了,忍不住着急地插嘴问。

    那老者看看玉秀和玉梁,点点头,“晚了就晚了,刻苦点就补上了。”

    玉秀高兴地笑了,看玉栋还站在那不动,赶紧推了推玉栋,“哥,快拜师啊。”

    “啊,师傅!”玉栋被玉秀一提醒,知道这老者肯收自己为徒了,高兴地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那老者摸着胡须满脸含笑,等着受玉栋的拜师礼。

    玉栋却忽然摸摸头,不好意思地说,“师傅,那个,您的束脩要多少啊?要是很贵,我,我先不学了。”

    玉秀扶额,哥这也太实在了,好歹要委婉点说啊,“先生,我哥说不来话,他是心疼我们几个弟妹,他那意思是,今儿因为我们是碰上武大哥,还没准备束脩。若是您肯收他,我们得回家准备一下,还得您指点要准备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老者哈哈一笑,指指玉秀,对玉栋说,“傻小子,还不如你妹妹会说话。老夫又不缺钱花,什么束脩不束脩的,看你顺眼,快磕头吧。”

    玉栋还在愣神,这束脩到底是多少,倒是给句痛快话啊。

    玉秀急了,往前又推了一把,快速地耳语了一句,“磕头,不要钱。”

    玉栋恍然大悟,高兴地磕头行了拜师礼,“师傅在上,请受徒儿一拜。”

    那老者看了这三个娃一样,怎么那女娃的话听起来,自己像江湖骗子呢?不过,他看玉栋根骨确实好,人也实在,倒是挺喜欢的。

    他指指武大勇,“这是你师兄,跟我进来,启儿,上茶。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屋里一个小童应了一声,蹦蹦跳跳地跑出来,跟着洪伯去端茶了。

    武大勇和玉栋三个跟在他身后进了厅中。

    这客厅摆设简单,就前面摆了一副桌椅,显得整个厅里很宽敞。

    那老者往厅中正中的主位一坐,让武大勇跟玉栋三个也坐下来。

    几句对谈下来,才知道,这老者洪天锡,祖籍是云昌镇人。后来祖父离家一家人就再未回来。先皇一朝时他曾做过官,妻儿相继病故后,只留下他孤身一人,他告老还乡后,想到祖籍,带着老仆辗转回到云昌镇来养老。

    武大勇偶然发现这老者会武,闹着要拜师,后来武举人拗不过他,只好上门。

    洪天锡在这定居后家里就几个仆妇,孤身一人也无趣,看武大勇人品性格都不错,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现在,玉栋要拜师,却跟武大勇不一样。

    武举人虽然被小儿子闹得没办法,上门来请老者做他师傅,可本意还是要让武大勇从文的。

    老者觉得玉栋资质根骨不错,天生就该是学武的料,他想要让玉栋跟着自己练武学兵法战策。玉栋对于学武非常喜欢,高兴地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玉秀听这老者对自己的往事语焉不详,猜想可能有事。

    先皇晚年,当今圣上和滕王之间,为了立储,也是有过争端的,好点就是两兄弟没有杀得血流成河而已。

    这老者既然不提,她当然不会去问老者往事。

    很快,洪伯带着小童启儿拿了茶和蒲团过来,玉栋在玉秀示意下,又在蒲团跪下,恭恭敬敬重新磕头,敬了拜师茶。

    要依照洪天锡的意思,玉栋回家收拾收拾,就住到他府里,专心练武学习。

    玉秀觉得住镇上不错,她想让玉栋和玉梁两个都住镇上,若是私塾找好了,两人都得先上私塾读书识字。若是在镇上租套简陋点的房子,租金约莫两三百文就够了,到时玉栋和玉梁可以住一起。

    可玉栋顾虑着家里弟妹年幼,自己要是一直不在家,照应不到怎么办?地里的庄稼还得伺候。

    洪天锡听玉秀说要让玉栋先上私塾读书识字倒是很赞同,毕竟得识字了才能看兵法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