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0章 章 调花弄粉

    “大叔,您这车,是不是经常到镇上啊?”

    “每天都要跑一回,我是给镇上两家酒楼送柴禾的。”那大叔说道。

    这可太好了!

    “大叔,过了中秋,能不能每天麻烦你带我哥和我弟到镇上啊?”

    “行啊,这样好了,我每天卯时初经过这桥头,到下晌本来是未时回来,反正到时我等他们,保准送他们回家。”那大叔一口答应了。

    反正一样赶车送东西,顺路带两个孩子还能得个一文钱,赶车的大叔自然乐意,还细细说了自己是下角坝子村的,村里就他一个每天赶车到镇上,一打听就知道。

    玉栋和玉梁看玉秀竟然连车都说好了,想说能走,玉秀压根没等两人说话,先给了一文钱当今天的车钱,又拿了一文钱,“大叔,我们可说好了,这是定钱。八月十六就搭您的车啊。”

    那大叔是个厚道人,只说今天是顺路载的,定钱更是不肯收。

    玉秀就不再勉强,抓了把蜜饯,让他带回家给孩子吃。他们路上闲聊时,玉秀已经听大叔说起家中的几个孩子过。

    那大叔这下没推辞,高兴地放口袋里了。自己没给孩子买零嘴,有蜜饯,带回去肯定高兴。

    玉栋三个人拎了大包东西,村子的河边不少人在洗衣裳,看到他们三个,三三两两地热情地跟他们打招呼。

    玉栋和玉秀也都含笑应对,玉秀偶尔停下来跟大姑娘小媳妇们说些镇上赶集的热闹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玉淑将家里料理的很妥当,正在院子里切野草准备拌小鸡吃的糠饭。

    玉梁摸出武大勇送的点心,让玉淑和颜庆江吃。

    玉秀只跟他们招呼了一声,匆匆放下东西,将钱掌柜送的月季花拿出来,还好,看着没怎么干枯。

    “姐,这月季好漂亮。”到底是姑娘家,玉淑一眼就赞花好看,哪像颜庆江那三个,连眼神都懒得给。

    “是镇上五味酒楼的钱掌柜给的,我还拿了两个枝桠,等会种起来。”

    玉秀说着话,先找了个干净的水盆,将月季花朵朝上萼朝下放在水盆里,免得枯了。

    玉秀找出研钵、瓦罐、坛子、纱布等物,一一拿水细细清洗。

    “姐,你又做什么啊?”玉梁现在觉得自家大姐就跟变戏法的一样,时不时就能做出好吃的。所以,一看到玉秀忙东忙西地找东西,就凑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次不做吃的,自己玩去。”玉秀看他那兴奋劲儿,赶紧打消他的念头。

    玉梁一看不是做吃的,没兴趣了。他看玉栋扛着锄头要下地,急忙拎了个篮子,抓起一把小镰刀,跟着出门。

    玉秀嘱咐两人小心些,自己继续忙活,她将月季花摘下来,放到研钵里慢慢碾碎。

    随后,拿纱布将花瓣里的汁水绞到青花碗里。

    钱掌柜给了八朵碗口大的月季,可这么又捣又绞,最后青花碗里,也只有一碗底的红汁水。

    玉秀看看这么少,有点不甘心,将纱布里绞烂的花瓣碎又刮到碗里,点了泥炉放上去蒸。

    这边蒸着,另一边她掏洗干净一碗粳米,倒入坛子里,放入没过米的清水,拿块木板盖着,放灶间的屋角去发酵。现在天气热,估计过个七八天就能发酵好了。

    玉秀还是估计错了,到八月十三,这坛子粳米就酸了。

    所以,这日她洗好衣裳后,就拿出手磨来,将浸泡过的粳米捞出来磨米浆。

    颜庆江几个听玉秀说,这么弄出来,最后能做成胭脂水粉,都觉得不相信,守边上看热闹。

    颜庆江帮忙推磨,玉秀在磨口放了个木盆,木盆上放细孔筛子。磨出的水浆先留到筛子里,然后慢慢渗到木盆里。

    玉秀一边添米一天加水,很快就磨好第一遍,她把筛子拿起来,刮出里面的粗米粒继续磨。

    这样又筛又磨,折腾了三遍,最后,细孔筛子里再也没粗米粒了。

    “姐,这真能做出香粉啊?”玉淑伸手蘸了点米浆,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“这才刚开始呢,还要弄些东西。”玉秀把自己的头发编成两股花辫盘头上,端着装了米浆的木盆放边上去澄静。

    待米浆里分了两层,玉秀将清水给倒了,剩下的粉再放到太阳底下晾晒。

    这种大太阳,不过片刻功夫,那粉末就边干了。

    玉秀拿手指捻起来看看,觉得挺满意的,“看,这就是水粉哦。”

    玉栋和玉梁两个好奇,蹲边上看了半天,“秀秀,这粉也就比面粉细点,一点也不香啊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而且干的,没有水。”玉梁也跟着说。

    “这不还没加东西嘛。”玉秀没好气地说了一句,对玉栋的杀风景很不满。

    玉栋嘿嘿一笑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喏,哥,你帮我把这几样东西给捣碎啊。”玉秀一不满,觉得应该让哥帮忙干活,把上次药铺买的紫胶、白皮和白芷拿出来,让他们帮忙在研钵里捣碎。

    玉栋好脾气地接过研钵,跟玉梁两个捣鼓去了。

    玉淑看两人那样子,偷笑了一下。她抓了一大捧桂花给玉秀看,“姐,这点桂花行不?”

    “够啦,反正这次我们也没打算多做。”

    玉秀将做出来的粉,分成四块。她拿了一块放到蒸笼里,将桂花放到水里,在粉上铺了块纱布,撒上一层桂花。这一锅蒸出来,那粉染上了淡淡的桂花香。

    随后玉秀又将玉栋两个捣碎的紫胶、白皮和白芷,放到瓦罐里细细熬煮。

    白皮有止血生肌之效,白芷能美肤美白,这三样东西熬煮出一碗浓汁。

    玉秀把剩下的三块粉分别放到三个碗里。

    一个碗里倒了上次掏漉的月季花汁,很快,那粉末就染上了鲜艳的红色。

    第二个碗里倒了紫胶白皮和白芷熬的浓汁,这一碗和刚才的颜色不一样,是紫色的。

    捣腾了两个多时辰,最后,玉秀弄出了六盒胭脂水粉。装胭脂水粉的竹盒,是她特意找竹匠做的,盒面上雕了花草图案,看着很典雅。

    玉秀拿了其中一盒桂花香的,给玉淑两颊轻轻涂抹了点,玉淑的脸颊马上变白净了,而且那粉很薄很轻,压根看不出抹粉了。

    玉梁凑过去闻了一下,“好闻,是桂花香味。大姐,你好厉害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。”玉秀点点头,表示玉梁说得对。

    这几盒胭脂水粉只是试做,要多的,还是得等明年自家种的月季开花后了。

    玉淑第一次用这些东西,看看这盒,又看看那盒,感觉每盒都喜欢。

    玉秀笑着拿起两盒,“淑儿,这两盒是特意为你做的,快拿去收起来,等明年用。”

    她这粉,是跟着肤色不同调配不同的颜色的,看着只是深深浅浅毫厘之差,抹到脸上却是大不一样了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