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2章 章 知道太晚

    颜锦鹏这一夜跪到天亮后,颜庆洪自己睡醒了,才叫他回房去。

    八月十五,颜锦程一家终于一早又回东屏村过节了。

    颜庆洪觉得,自己跟二儿子都说了家族密辛,当然也得告诉大儿子一声。

    于是,他将颜锦程也带到屋后说了一遍,颜锦程一听,大为愤怒,“爹,你怎么才告诉我啊!”

    他在屋中走了几遍,“爹,我们得打听打听颜家族里在哪里。也许,我们颜家是个大族,您不是说您记得小时候,住的穿的用的,都不比武举人家差吗?那我们颜家一定是个豪富的大族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,我们可以打听一下族人的事,若是大族,还可迁回去。”颜庆洪这么多年,默默对颜焘父子怀恨,可从来没想过寻找颜氏族人的事,大儿子这么一说,惊醒梦中人啊!

    如今天下,讲究家族和睦,大多和族而居。大族都有族产,族人之间又都互相提携扶持。像镇上武举人家,武氏家族可得了武举人不少好处。

    要是颜氏家族是个大族,那自己这一支,不就可以寻求族人庇护了。一想到这,他真是悔恨这么多年都没想到这事。

    “颜焘,哼,他肯定是想霸占家产,才害死了阿公。后来发现阴谋败露,才带着阿婆和您逃到东屏村的,假仁假义地养大您,掩人耳目。他带到东屏村的东西,说不定都是霸占的家产。若是能找回族里,我们一定要将他的恶行公之于众!”颜锦程继续分析道。

    颜庆洪觉得大儿子所说有理,“可惜年长日久,都没证据了。”

    “爹,不急啊。我们先让玉栋他们在逍遥几年,他们能赚就让他们赚去,到时候我们将颜焘的罪行公布天下,哼,让他们把他们阿公,从我们家抢去的东西,都还回来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初九那次市集,玉秀竟然拿出那么一袋钱,那些钱,若是给自己,今年自己中举就有望了。他恨恨地捶了一下桌角。

    那四个混混真是废物,居然收拾不了两个孩子,还被送到县衙了。

    幸好自己只是临时起意,在大街上随便叫了几个人,让他们去找玉秀的麻烦。他们要是认识自己,那真麻烦了。

    不过,玉秀和玉梁的运气还真好,竟然碰到武举人家的四公子。

    他听同窗议论,那四公子最不成器,粗鲁不堪,成天在镇上打架惹祸,一个纨绔子弟。

    颜锦程想着,提醒自己小不忍则乱大谋,他们不是能干吗?不是厉害吗?就让他们再做几年好了。

    “还是你想得周到。就是,怕到时候我们还是找不到证据……”颜庆洪犹豫地说。

    “爹,天长日久,还怕没有机会?我们只要看着就是了。”颜锦程阴沉着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不过是四个孩子而已,就算比平常孩子机灵些,他就不信,真要收拾还会收拾不了?

    实在不行,大不了找几个人,袋子一套往河里一扔……

    颜庆洪欣慰地点头,对待仇人,就应该这样。还是大儿子像自己,老二不知道像谁,是非不分、优柔寡断。

    “锦鹏有点糊涂,有些话不要当他面说。”万一大儿子兄弟情深,什么都告诉老二,那就糟了。

    颜锦程一脸了然地点头,“爹,走,我们出去准备过节吧。最近书院里文会比较多,节后,楠儿又要回私塾上学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昨天就让锦鹏去粜了麦子,回头找你娘拿钱,楠儿可不能耽搁了。”

    颜楠可是长子嫡孙,又聪明伶俐,可不能耽搁了。以后自己这一支,就指望锦程这家了。

    颜锦程听完,回到东厢房,迫不及待地将此事告诉了顾氏。

    “娘子,想不到我家是受人迫害,才沦落至此的啊。颜焘老贼真是可恶!”他想到颜庆洪说起的记忆,恨恨地说道。

    顾氏还是第一次知道这事,“相公,这事是真的?爹以前怎么没告诉你啊?”

    “爹说以前怕我们年纪小,不懂得藏心事。再说有颜庆山在,爹怕我们吃亏,就一直忍着。后来颜庆山夫妻俩都死了,玉栋几个又被送到王家村去了,爹也不想跟他们计较往事了。谁知道,这四个崽子回来了,还越来越蹬鼻子上脸。”

    “相公,那您和爹打算怎么办呢?”顾氏是个很实际的人,这些空话不用说,当务之急应该是怎么做才是,“颜焘和颜庆山都死了,玉栋几个不知道这事,就算我们告到衙门里去,只怕没有证据,衙门也不会理……”

    关键是,就算颜焘真的害死了颜照,他人也死了,还能怎么办?又没证据说他吞没钱财,衙门会不会理还是问题。

    衙门要真是受理了,这种事,玉栋几个的银子,衙门就能吞掉一多半,剩下的渣滓再给颜庆洪。

    顾氏的爹当年做过小吏,这种事熟门熟路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去衙门告,颜焘老贼那么狡诈,真有证据也被消灭了。反正父债子偿,玉栋几个替他们阿公还债,天经地义。等将来有机会,让他们把钱吐出来。”他说着,满怀希望地看着顾氏,“娘子,你一向有主意……”

    顾氏听到要算计玉栋几个,就觉得身上发疼,想到七月半那次的事。韩氏硬生生扯下了她一把头发,白金福家的几个女儿还敢打她,几个乡野村妇,竟敢跟自己堂堂的官宦千金动手……她现在一想起来,恨不得把这些人都丢牢里凌迟才好!

    上次事情赶巧了,颜庆江偏那天受伤被抬回来,若是再要收拾这几个,可得选好时机。

    “相公,这事也不能急,我们总得等机会才是。”她先安抚了颜锦程一句,免得他急着要主意。

    “娘子说的是,我跟爹也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当务之急,还是相公刚刚说的,先去找找颜家族里呢。要是颜家是大族,我们这一支飘零在外总不是办法啊。我听说大族里都有族产,对族人都有安排的。相公这么有出息,要是找到族里,兴许族中帮助一二,相公读书中举也都有望了。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