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6章 章 人月团圆

    八仙桌上的菜拿到灶间重新热过后,五个人,放了三条长板凳,上桌吃饭。

    颜庆江一个人被安到上座,他反正分不清上座末座的意思,玉梁拖他坐哪里,他就坐哪里。

    玉栋和玉梁坐左边,玉秀和玉淑坐右边。

    “小叔,你快夹菜吃。”玉梁眼巴巴盯着颜庆江,就等他下筷后好开饭了。

    按照规矩,一定要长辈开吃后,小辈们才能动筷。

    颜庆江看看桌上的菜不知该先夹哪个,最后,下定决心拿了一只田螺。

    “小叔,这田螺是我抓的,还是我剪的屁股哦。”玉梁得意地说了一句,跟着夹起一只田螺来吸,一吸就把田螺肉吸出来吃了。

    颜庆江却是吸了好久,什么都没吸出来,气得放桌上,“死的,不动!”

    玉秀笑着给他夹了一只鸡翅膀,“小叔,你还是吃这个吧。”

    然后,她又将另一只翅膀夹给玉栋,两只鸡腿玉淑和玉梁一人一只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啃鸡爪。”她说着将两只鸡爪都夹到自己碗里。

    玉栋夹了一大块鸡胸脯肉放她碗里,“吃肉!”

    玉秀一笑,低头小口小口地撕着吃。

    玉梁点名要买的蹄髈,小火慢煨这么久,已经软糯酥烂,筷子一戳下去,就能夹起一筷子肉。

    玉梁还太矮,坐着够不到,索性就跪在长板凳上,埋头吃饭,没一会儿工夫,小嘴周围一圈,就吃得油光发亮。

    这一顿饭吃完,五个人吃得直打饱嗝,颜庆江满足地摸着肚子夸好吃。

    “月饼中午先不吃,等晚上赏月的时候再吃。”玉秀做的月饼祭祖时摆上桌,吃饭时就没摆上。

    现在天气,菜还是放不住,得多吃掉点。

    太阳下山后,夜风就带了丝凉意。吃好晚饭,每人都洗好澡换上干净衣裳,就等着月亮出来了。

    听说邻村今天有人还愿,请了戏班子唱戏。村里很多人都带着孩子看戏去了。

    看戏是乡下难得的热闹,一年也没有几趟。像云昌镇这附近,只有那几户家境富庶的人家,才出得起戏金。

    当然还有凑戏金请班子的法子。听说东屏村有一年唱戏,就是村庙建好后,村里几个能说会道的牵头,到其他村里每家每户写缘。

    写缘有点像和尚化缘的意思,就是上门要人凑点钱。大到修庙塑佛,小到造桥铺路,都可以成为发起写缘的由头。

    一个村扎戏台,附近十里八乡的人走上一两个时辰,也会赶去看。

    铁蛋、英娘几个,都来邀伴过。他们说在那村有亲戚,可以占个好位置。

    戏台就那么点大,前面几排的好位置可很难抢。一般村里人会占个一两条长凳,外村亲戚来就能坐靠山的地方看戏了。

    这对本村和外村亲戚来说,都是很有面子的事。

    玉秀本来有点动心,可他们明天有大事,只能婉拒了不去赶热闹。

    “等将来你和小四考上秀才举人了,我们也请个戏班子来热闹。”玉秀笑着跟玉栋说。

    “好!”玉栋答应得跟发誓一样。

    慢慢的,一轮明月爬上山头。

    玉梁一直坐在院子里,盯着看,马上叫着赏月啦。

    几个人在院子里放上桌椅,桌子上摆了月饼、蜜饯、两个果盘和五杯茶水。

    玉秀怕和茶叶茶晚上会睡不着,就给自己和玉淑泡了一碗红枣茶,放了一点红糖。给颜庆江、玉栋和玉梁泡了一碗薄荷茶,放了一点白砂糖。

    两个果盘里的果子,一盘是羊奶果,一盘是八月炸。

    羊奶果和八月炸都是山里的野果。

    羊奶果长圆形的,个头不大,红红的熟透了。小巧的果实,咬下去就觉得一股汁水冒出来,香甜可口,除了直接吃,拿来酿酒也不错。

    八月炸没熟时跟香瓜差不多大小。顾名思义,到了八月,果壳就会变成紫红色炸开,露出里面长条形的果肉。听说可以做药,不过没人管它什么药性,反正吃起来甜滋滋的。

    山村里的孩子,压根不需要买什么水果。春夏秋冬,大山里有的是好吃的。

    这两样,都是玉栋和玉梁两个昨天上山时发现的,他们留着舍不得吃。

    今天一早,玉栋下地时去摘了,拿衣服兜了全带回家来吃。

    玉秀把这两样摆到桌上,玉淑惊喜地欢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蜜饯是初九赶集时挑的,这可是稀罕物,不是家家都会买的。

    刚一摆上桌,玉梁就先把他觉得最好吃的一种,给每人抓了一把。

    他年纪小,玉栋几个都会宠着他让着他,可他从来没想着吃独食。

    前世里,玉秀最不喜欢的就是中秋,那时候,别人都在团圆,她只能守着一院清秋。

    所谓赏月,若是文人雅士,可能还会对月吟诗、月下联句什么的。

    以前颜庆山夫妻在世时,赏月就是一家人坐院子里,听颜庆山讲故事。

    颜庆山口才不错,知道的又多,狐仙鬼怪、神仙妖魔,被他嘴里一说,玉秀几个就听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现在这样,听着院外秋虫呢喃,院内欢声笑语,有钱可花,衣食不缺,她就觉得满足了。

    院子里的五个人,玉秀没有伤风悲秋的心。颜庆江压根没觉得今晚的月亮和其他时候有不同,玉栋和玉淑只会说“今天月亮真圆”,玉梁只要那几只小狗小鸡图案的月饼放他面前,就别无所求了。

    五个人吃吃喝喝,偶尔抬头,顺便看一眼月亮。

    最后唯一争吵的话题,就是月饼的味道。玉栋和玉淑觉得咸的麦饼好吃,颜庆江和玉梁则喜欢豆沙馅的,两拨人为了明年用什么馅料争论半天。

    最后,四双眼睛盯着玉秀,要她说她觉得什么好吃。

    玉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“这有什么好吵的,明年再两种馅儿都做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说,那四个人都切了一声,显然都不满意她的敷衍。

    玉秀觉得面子有点挂不住,“好了好了,不早了,我们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的,明天哥和小四要去学堂,早点睡吧。”玉淑脾气最软和,看玉秀找台阶,她连忙跟着赞同。

    “读书,考秀才,考状元!”颜庆江抓着玉栋和玉梁郑重嘱咐。

    玉栋和玉梁想到明天,还真不敢耽搁,赶紧睡觉去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