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7章 章 意外陡生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玉秀起床将昨天剩下的粥和麦饼热了热,让玉栋和玉梁吃饱,拿出两个书包袱。

    这书包袱是她拿两件旧衣剪下来拼缝在一起,包袱外侧的缝口,她绣了一圈祥云,看着就很精致。

    “哥,小四,给,里面装了麦饼,饿了当点心吃。”玉秀一人递一个,让两人将笔墨纸砚等塞进去。

    收好东西,她又给每人放了条短褂子进去,来回路上冷也能披一下,看看没东西缺了,才跟着玉栋和玉梁一起出门,送他们到村口的石桥头。

    等了没多久,坝子村那位赶牛车的大叔就到了,“快,上车吧。”

    玉栋和玉梁一边一个爬上车子坐下。

    玉秀又塞给玉栋一个小荷包,里面装了十文钱,“哥,这钱拿着,要是镇上要买什么,就可以买。”

    十文钱,可算是一笔巨款了,玉栋没接,“不用,你不是给装了吃的?没什么好买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先收着,万一要用钱呢。钱藏身上又不会咬你。”玉秀说着,不由分说把荷包往玉栋怀里一塞。

    玉栋拗不过她,只好先收着了,“好,我收着,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到了镇上,别忘了先去找钱掌柜。那位李先生听说是个端方的人,必定重礼节。你们别耽搁了,早些上门去,也好显得心诚,还能看看他课业如何安排。下午再到洪先生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姐,这些话,你早上已经说了八遍了。”玉梁在边上大叫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了?”玉秀不记得自己有没有说过,她只是觉得没自己跟着,一切都不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说过了。”玉栋和玉梁两个都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娃子,在家是不是你妹妹管家啊?”大叔在边上看玉秀老成的说话做事,跟玉栋打趣道。

    玉栋嘿嘿一笑,一脸自豪地说,“是啊,我大妹妹可聪明可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我大姐是最聪明最厉害的。”玉梁跟着点头。

    赶车的大叔看看这兄妹三个,更是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玉秀被两人说得不好意思了,“哥,小四,你们自己当心点,我先回家啦。”

    走出一段路回头,赶车的大叔已经让牛走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回到家里,玉淑和颜庆江一起吃完了,正在洗碗。

    家里一下少了玉梁那个小啰嗦,感觉挺不自在的。

    玉秀匆匆吃了早饭,想着地里的红薯应该快熟了,应该去看看,要是能收,可以先慢慢收回家了。

    她牵了小黄,提了篮子到玲珑山,玉淑又把蓝妞叫出来陪她去。

    过了中秋,天气明显转凉了,上午这时候的太阳晒着,也没以前毒。风里吹来一阵阵香味,有桂花的,也有桔子花的。

    玉秀闻着这香味,觉得桔子花的香味比桂花更清新,等空了可以试着拿来调点香料。

    一路过去,碰上好几家人家都在收红薯。

    红薯也叫山芋,可是庄户人家过冬的好东西。

    根是红薯,茎叶可以拿来喂牲口,牛就很喜欢吃红薯叶。

    红薯还顶饿,人可以吃,牲口也可以吃。像有些人家喂猪,拿几块烂红薯刨丝,扔些其他菜叶子等等煮出一大锅,猪就能吃饱还容易长肉。

    对孩子来说,红薯是冬天的零嘴,生吃、烤着吃、煮着吃、蒸着吃……吃法不一样,口感也不一样。

    王氏在时,每次收了红薯后,就会将红薯蒸熟后晒干,再切成条,就是好吃的红薯干了,是冬天的零嘴。自己和玉淑在边上帮忙时,就会忍不住拿几条塞嘴里咬着。

    有时她还会将红薯切片,拿油炸一炸,一片片黄亮薄脆,咬在嘴里脆脆的,回口甜甜的。

    玉秀打算今年要是红薯多的话,可以晒点红薯干,过年的时候再炸点番薯片。

    颜庆山会帮着王氏洗红薯粉。他拿着大筛子,把晒干了的生红薯放筛子里,在家门前那条河边洗,几百斤红薯最后可能只有几斤红薯粉,可红薯粉拿来做羹吃很好吃。

    每次爹在那洗红薯时,哥会过去帮忙抬筛子,小四就拿个篮子在边上捉鱼。

    玲珑山这块,从山脚往上有好几块山头地,现在除了靠近山脚的几块地种了瓜果蔬菜,其他的都种了红薯和花生。

    花生种的晚,现在都还嫩着不能收,养老些到时拿来榨油,明年家里应该不用买油了。

    红薯的叶子一看就绿油油的,长势很好,小黄牛看到这红薯叶,就忍不住往地里走。

    玉秀怕它糟蹋了庄稼,连忙找了个地方把它拴着,“你在这等着,我去割点红薯叶来喂你。”她拍拍黄牛的脑袋,挖开了一棵,一看那红薯长得都有一两斤重一个了。

    她将那些番薯叶割下来拿给黄牛,“小黄,多吃点,回头拉车你可得多卖点力气。”

    金满堂帮他们调教过后,小黄现在已经能拉车了,这片山头地少说也有五六百斤红薯,玉秀打算到时候给小黄套上车,一次就拉回家去。

    想到家里的堂屋堆满红薯,她就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今年再卖点两宜茶,就算钱掌柜按一百八十五文钱一斤的价钱给,到过年的时候也有一两多银子。自己做的胭脂水粉再卖点钱,就按二十文一盒的价钱好了,自己做个一百盒,加上卖泥鳅的钱,到过年的时候,他们就有四两多银子了吧?

    家里还有靖王府赏的那些银子,哥和小四的束脩不用愁。把赚的这些钱攒起来,到明年或许他们就能买回一两亩田地了。

    她记得原来自己家有十几亩田的,积攒几年,一定能把这些田都买回来。

    玉秀越盘算越觉得有奔头,又拍拍黄牛,看它低头忙着吃,睬都没睬自己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轻哼了一声,回到地里拿起锄头,继续挖几棵,晚上烤个红薯给大家吃,明天早上煮个红薯粥。

    “汪汪汪,汪汪汪”,在边上趴着看东西的蓝妞,忽然跳起来狂叫,叫几声跑到玉秀脚边又接着叫。

    玉秀被它吓了一跳,“蓝妞,叫什么哪?”她呵斥了一句,蓝妞却是朝着村里,叫得更大声了。

    “救火啊,快救火啊!”村里想起敲锣声,玉秀看到靠近村北在地里干活的人都放下锄头,往村里跑。

    玉秀顺着蓝妞叫的方向往山下看,那里有地方正冒浓烟,很快就有火苗窜上来。

    那处地方,在村子的西北角,正是他们家!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