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8章 章 突降大火

    “人救出来没?家里还有人吗?”

    “他们家傻子呢?没看到傻子人啊!”

    “快点救人啊!”

    远远地,听到山下,传来一些人的大叫声。

    小叔!

    淑儿!

    玉秀醒过神来,尖叫了一声“小叔,淑儿”,扔下手中的锄头,往山下冲去。

    看那火势好像更大了,刚才只是冒浓烟有零星的火苗,现在,变成了冲天的火焰。

    玉秀只看到自家的房子上,红彤彤的一片,那火光,映红了半边天。

    她死命跑着,头发被树枝刮下来,脚下绊了一下,还是丝毫没有停顿。

    蓝妞比她跑得更快,汪汪汪叫着往家方向跑,跑一段路看玉秀没跟上自己,又停下来转身看着玉秀叫了两声。

    一人一狗赶回家时,院墙外外村里人都还在救火,男人们提着水桶往火上泼水,妇人们帮着到河边提水送水。

    “上屋顶!”

    “梯子呢?快去找把梯子来!”

    “玉栋今天不在家啊?”

    “家里还有人,快点泼水,先把火截了!”

    救火的人七嘴八舌地叫着,有人爬上左右两边厢房的屋顶去泼水。火势最大的明显是正房的几间屋子,可正房和厢房靠的近,若是起风了,很容易就将火燎到边上的房子。

    “小叔,淑儿――”玉秀在人群里看了一眼,没有看到颜庆江和玉淑,她哭着抓住身边一个救火的人,“我妹妹呢?我小叔呢?”

    那人低头一看,“秀秀啊,他们还在里面呢,福清进去找人啦。”

    玉秀一听颜庆江和玉淑可能还没出来,从人群缝隙里往家里挤,走得越近越感觉到一股热浪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秀秀,你不要进去!”有人拉住了她胳膊。

    她想甩开,可力气太小了,“淑儿和小叔还在里面,我要去救他们!他们在等我,他们在等我!”

    玉秀眼前蒙了一层水帘,看不清人的脸,只看到自家房子上那红红的火苗。

    眼前,闪过前世在云水楼逃跑时,玉淑抱住那些人的腿,喊着“姐,快跑”。

    她眼睁睁地看着那些人的拳头落在玉淑身上,玉淑流血了,那些血,也是这么红,漫天的红!

    前世今生,难道她都要看着淑儿死吗?

    不,不会的!淑儿在里面等她!只要她把淑儿拉出来就好了!

    玉秀疯了一样挣扎起来,抓挠着拉住她的人,那人吃痛哎呦叫了一声,痛得松开手。看情形不对,又连忙追上来拉住她,“秀秀,颜玉秀!你进去没用!”

    “不要你管!”玉秀想一口咬住抓住自己的那只手。

    “出来了,快点,泼水!出来了!”靠近院门口的人,忽然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玉秀听到出来了,伸手使劲抹了一下眼睛,看到金福清手上扶着一个,背上背了一个出来了。

    有几点火苗落在金福清身上,边上的人连忙往三人身上泼水。

    “快把火拦断!别管烧着的屋子了!中间把火拦断!”金福清出来就大喊,显然是看到里面正房的火已经没法灭了。

    边上有人听了,就拿了锄头等物,冒着火砸墙。

    “快,把人放地上!”红婶颤抖的声音大喊。

    围着的人马上让开一条道,还有人帮着扶住金福清手上扶着的颜庆江。

    火势很快被截断了,只剩下几间正房在那冒火冒烟,大家手里的水都往跟火相连的地方泼,看着火势终于渐渐小了。

    玉秀家的这几间房子,是砖木结构。左右两边厢房的屋顶没烧着后,正房那几间能烧的都烧着了,火就渐渐小了。

    玉秀扑到金福清边上,颜庆江还清醒着,手里死死抱着几样东西,那手的手背已经被火烫的红肿了,他不知道疼一样,就只抱着手里的东西,眼睛看着边上。

    听到玉秀的喊声,他抬头,叫了一声“秀秀”,又低头看着玉淑喊了一声“淑儿”。

    玉秀就看到玉淑躺在泥地上,脸上被烟灰熏得黑一块白一块,一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“淑儿,淑儿!姐在这儿,你醒醒啊,别吓姐啊!”玉秀走到她边上,使劲摇晃着。

    “秀秀,秀秀,没事,淑儿没事!”红婶看玉秀的样子不对劲,抓住她肩膀在她耳边大喊,“你不要再摇她!不然要被你伤到了!”

    玉秀听到没事,脑子一顿,好像清醒了点,她用手在玉淑脸上抹了几下,看玉淑脸色惨白着。她抬出手,颤巍巍地伸到玉淑鼻子底下,感觉到一点微风从她手背拂过。

    她又伸手放到玉淑的胸口,感觉那里还是暖的,“淑儿――”她坐在边上,哇一声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淑儿还活着!

    真是太好了!

    她哭得太大声,红婶被她吓了一跳,跟着抬手探到玉淑的鼻子边,“秀秀,淑儿还活着啊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淑儿还活着!婶儿,我妹妹还活着!”玉秀又哭又笑,拉住红婶,也不知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红婶叹了口气,这孩子,是被吓坏了。

    玉淑还有气,小叔也在边上,玉秀哭了几声后,很快镇定下来。

    她抬起手抹干泪,看了一眼看火势渐渐小了,没再看一眼,只低头仔细查看玉淑的情况。

    红婶看她哭了几声后马上低头一声不吭了,以为她吓傻了,忍不住抱住她说,“秀秀,别怕,大不了到红婶家住,啊?”

    “婶儿,我没事,淑儿怎么还没醒?”玉秀的声音清朗,听着脑子很清醒。

    红婶擦了擦眼泪,也帮着低头查看。

    玉淑身上没有什么伤口,可能就是被烟呛晕了。玉秀想看看她背,手一摸,却摸到一手的血,玉淑的后脑勺上,居然破了个口子。

    “这头伤到了可了不得!快点那点烟灰来塞住!”红婶也看到了,赶忙招呼边上的人。

    有住附近的跑回家去,抓了一大把烟灰拿过来按在玉淑头上。过了一会儿,那人松手,看玉淑后脑勺那块渐渐干涸,没有血再渗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血止住了就好了,秀秀,别担心啊。”几个妇人蹲边上安慰玉秀。

    “快去叫胡大夫来看看吧!”红婶叫人去邻村找胡大夫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