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9章 章 傻子不傻

    有人帮忙跑着去叫大夫,村里人,往日有点小芥蒂,碰到大事的时候,还是热心助人的占了多数。

    为了灭火,左右两边厢房虽然没着火,可屋顶还是有所损坏,墙面已经熏得黑乎乎的。要住人的话,肯定得好好收拾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地方乱糟糟的,先把玉淑抱我家去吧。”红婶看火势还未全灭,玉淑和颜庆江一直躺地上也不行,就提议道,“秀秀,你留在这看着,我把你小叔和淑儿先带我家去?”

    玉秀不放心玉淑,但她此时脑子冷静下来后,已经知道自己跟过去也只能在边上看着。反而是火场这边,离不开人。火灭了后,她得看看还剩下什么东西,缺了什么,是不是还能住人。

    所以,她没任性地要跟红婶回家,点头答应了,“我先在家里看着,小叔和淑儿麻烦婶子了。”

    她一摸身上,幸好,得益于前世随身带钱好打点人的习惯,她身上还放了个荷包,里面大概有几十文钱。

    她把荷包塞给红婶,“婶儿,这些钱,您先帮忙把诊金给大夫吧。”

    红婶想说她先垫着,看人多口杂,也没推辞先接过去了,“行,等火灭了你再过来看他们。没事,两个人看着都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婶儿。”玉秀点点头。

    有人抬了床板要把颜庆江抬过去,颜庆江就听到刚才玉秀叫玉淑的声音,边上人走来走去,将他和玉秀玉淑都隔开来,他看不到。

    颜庆江急的问旁边的人,“淑儿?淑儿?”

    他说话不利索也说不全,周围的人只当他在发傻,也没人理他。

    有人看他还是死抱着怀里一包东西,“庆江,你手里抱着什么?先拿掉吧?”

    颜庆江却不肯,有人去拿就急的挥手大叫。

    玉秀转头,看颜庆江两只手皮开肉绽,却还是在用力搂着怀里的东西,就像搂着稀世珍宝一样,不让别人碰。

    她生怕他手再流血,拨开人群走过去,柔声说,“小叔,小叔,你怀里抱着什么?我是秀秀,先把东西给我吧?”

    颜庆江听到她声音,不闹了,听话地松开手。

    他手松开后,露出了抱在怀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原来是钉在堂屋壁板上的龛盒,里面是颜焘夫妇、颜庆江夫妻的灵牌。

    这个龛盒当时玉秀和玉栋两个钉上去的,钉得很牢。

    颜庆江右手四个手指头指尖血肉模糊,一个手指的指甲都翻掉了,可能是大火起时他急着要把龛盒拉下来,用力太猛造成的。

    玉秀想去摸摸看,又怕碰疼了伤口,不敢伸过去,只能哽咽着问,“小叔,疼吗?”

    颜庆江摇摇头,又问玉秀,“淑儿?”

    玉秀明白他的意思,露出安抚的笑,“小叔,淑儿也没事,她就是睡过去了,等会大夫开药吃了就好了。你们都没事,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颜庆江听说玉淑也没事,又看玉秀笑着说好,他就高兴地咧开嘴,看看自己怀里抱着的龛盒,又看着玉秀,像个孩子邀功一样,得意地说,“阿公阿婆没事,大哥大嫂也没事!”

    玉秀的阿公阿婆,他应该叫伯父伯娘才对,可他有点分不清,一直跟着玉秀几个这么叫。

    玉秀笑着点头,“是的,都没事,多亏了小叔呢!小叔,你真是太厉害了!”

    颜庆江咧开嘴,笑得更欢了。

    边上几个人看颜庆江当宝贝搂着的,是几块灵牌,有些感慨,“傻子不傻,分得清好坏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以前庆山夫妻对他好,现在玉栋四个对他,也是没说的。”

    玉秀伸手接过颜庆江怀里的灵牌,“小叔,你先到红婶家去,让大夫看看手和腿,要听婶儿的话哦。等家里忙好了,我就过来看你们。”

    颜庆江显然不太愿意,嘴角都有点耷拉了。

    “小叔,淑儿要去红婶家,她醒过来害怕,小叔在那边就不怕了。”

    颜庆江想了一会儿,觉得有道理,点头答应了。

    玉秀让抬的人小心些,红婶背起玉淑,当先带头往自己家走去。

    边上有个稍嫌气弱的声音,“秀秀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玉秀转头,看到白眼狼居然也在救火的人群里,他穿着短褂,露出的胳膊上还有几道抓痕。

    想到刚才有人拉住自己,不让自己跑进院墙去。

    她指指白眼狼的胳膊,“是被我挠的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没事,你胆子真够肥的,力气倒不大……嘶……”白眼狼想表示自己不疼,结果胳膊一甩动就发出一声痛嘶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,下次我再请你吃泥鳅干。”玉秀笑着说,“白延郎,还麻烦你件事儿,我家的小黄牛被我拴在玲珑山边上,你帮我去牵回来呗?”

    “行,我这就去!”白延郎听话地转身,立马往玲珑山跑去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贩卖消息给玉秀后,为了从玉秀手里拿钱,他鞍前马后没少帮着跑腿。玉秀也不管他消息有没有用,偶尔请他吃点零嘴,或者给个一两文钱,现在,对玉栋和玉秀变得言听计从了。

    玉秀转头看火场这边,火势已经小了,偶尔还有火星冒出,发出噼啪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好了,火灭了!”当有人泼下最后一桶水,看到正房掉在地上的大梁上,最后一点火灭了,大家欣慰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金福清把人放下后,一直在火场边上安排人泼水救火,看到火灭了,长出一口气,四下转头一看,看到玉秀正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他知道玉秀是个有主意的,也没拿她当孩子哄,走过来正经地和玉秀说事情,“秀秀,这火是从正房这边烧起来的,大家发现的时候火势就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福清叔,你是在哪儿找到我家小叔和淑儿的啊?”

    “淑儿在你家堂屋的屋檐下,我进去时就看到她躺在那儿。庆江在堂屋,我进去时,他正在堂屋掰东西。我看火太大,把他拖出来,他开始还不肯。”

    那时候,颜庆江应该正是在拿颜焘和颜庆山夫妻的牌位。他脑子不拐弯,压根没想到直接把牌位抱出来就好,一门心思觉得应该连龛盒一块儿抱出来,才会耽搁这么久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