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1章 章 财物千两

    “堂叔,我家的东西都被烧了,现在小叔和淑儿要看伤,可我们没钱了……”

    颜庆洪和陈氏一听没钱,两人对视一眼,陈氏连忙搂住玉秀,插话道,“我们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玉秀却比她截得更快,“堂叔,我就知道您知道的。现在胡大夫那边还欠了诊金,求您看在一家人份上,先借我们几两银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几两?”陈氏倒抽一口冷气,很想大叫你这是敲诈抢钱啊!

    “堂婶,我知道几两银子有点多,那要不,几百文钱也行啊!几十文也行……求求您了!”玉秀一退再退,哀切地求道,看着就是被逼到绝境的样子。

    颜庆洪和陈氏过来的时候,已经商量过了。他们两个作为长辈,要让大家看看他们的慈爱,对玉秀兄妹四个的关切。

    若是玉秀他们求收留,就答应让他们住家里来。

    一般人屋子烧了,不都是心疼东西没了,着急没地方住吗?

    可玉秀却开口先说要报官,然后又提借钱,这让两人有点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玉秀看两人没吭声,哭声又响了几分,“堂叔,我求求您了!求您念在小叔是您亲弟弟,淑儿是您堂侄女的份上,借点钱给他们看伤吧!”

    留在火场内外的村里人还不少,大家一看玉秀哀哀哭求,都停下手里的事儿,看着颜庆洪。

    “堂叔,您要手头紧,就先借点给小叔看伤,淑儿只是叔伯亲,小叔他是您亲弟弟,您不能不管他啊!大家都知道,村里就属您手里宽裕,大堂哥大堂嫂跟人说,他们在镇上压根不愁钱花。您张口,大堂哥和大堂嫂一定肯借钱的。”

    她擦了擦眼泪,又说,“只是借,等我们家谷子收下来,粜了卖掉就还您钱!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份上,颜庆洪若是个慈爱的叔父,就必须得借钱了。

    玉秀说完又顺势趴到陈氏身上,嘤嘤哭泣着。

    陈氏右边刚被抹了眼泪鼻涕,左边又被靠上了,推又不敢推,僵直了身体。

    大家只看到玉秀低着头擦泪,听她哭声,让人怜惜。

    金满堂看不上颜庆洪这假仁假义的样子,走过来扶玉秀,“秀秀,天灾**的,别哭了!水火无情,可人不能无情!满堂伯先借你点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人不能无情时,眼神鄙夷地看了颜庆洪一眼,对他夫妻俩的假仁假义很是看不上。

    玉秀却还不肯放过颜庆洪夫妻俩,“堂叔,我给您跪下了,求求您了。”

    颜庆洪只觉对上玉秀,什么都不能按着他想的来,心里那个膈应啊。

    他不能真让玉秀下跪,这跪下他就里子面子全没了,他只能走上前去,“秀秀,看你说的,这治伤是大事。叔就是没有,也得给你凑点!”

    “满堂伯,谢谢您!”玉秀站直了,对金满堂行了个福礼,又转头对颜庆洪说,“堂叔,那等会我让胡大夫来您那拿诊金吧?”

    “不用,不用,我让你婶儿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堂婶,送到福清叔家哦。对了,堂叔,明天我们就去镇上找大堂哥吧?福清叔今天就会上报给镇里,大堂哥县里要是认识人,可得快点找人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用不着!我让你二堂哥明天一早就到镇上去,你就别去了。”颜庆洪连忙回绝了玉秀想同往的要求,“这一来一回多远的路啊,你年纪小,怎么走得动。”

    “恩,我听堂叔的。”玉秀很乖巧地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秀秀,你说被偷了的东西,都被偷了什么啊?”荣嫂子在边上听得心痒痒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全被偷了。王妃赏赐给我和淑儿的一盒子首饰,里面有十七八样簪子镯子都有,每样拿着都是沉甸甸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衣裳,听说有两件衣裳衣料就要一百多两银子。还有一包绸缎料子,”玉秀举举手里的那块绸缎,“就是像这样的,比这个大,王妃说一块料子就够做一身衣裳了,那料子有这么厚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呦这么多,难怪我听说那些夫人们赏赐布料,不像我们是送尺头,都是一给就是一身衣裳呢!”福婶惊叹起来。

    “还有摆件,有个大花瓶,镂空的……”玉秀比划着那花瓶的高度,“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玉秀每报一样东西,颜庆洪的心就抽抽一下。

    “还有银子,有五百两银子!福清叔,堂叔,对吧?七月半我给胡大夫诊金时,拿出来过一袋!”

    金福清点点头,那天他看玉秀一块块银疙瘩往外掏,都吓死了!

    “所有这些东西,我听送我们回来的那个王府大管事说,这些东西要是卖,少说也值上千两银子!”玉秀最后斩钉截铁地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倒抽一口冷气,上千两银子!他们就算三代人干一辈子,都没这么多啊。

    “秀秀,那以前你们怎么……”荣嫂的八卦之心,当然要刨根问底。

    玉秀兄妹四个守着上千两银子的东西,为什么不拿出来用啊?

    “我们回来时,堂婶跟我说我们几个长大了,要用钱的地方会越来越多。我们几个就想先省俭着……”玉秀红了脸,声音越说越轻。

    众人了然地噢了一声,原来是闺女心思重,想留着以后兄弟娶媳妇、姐妹嫁人用啊!

    胡说!

    根本不值这么多银子!

    根本没有这么多银子!

    颜庆洪和陈氏两个在心里狂叫,可嘴里却无法说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昨晚去看戏,在戏台前遇上几个混混。其中一个瘦子,正是八月初九赶集时,颜锦程买通了让他们坏玉秀名节的。

    那瘦子被武大勇送到县衙后,因为说不出是谁指使的,知县老爷看也没苦主上门,打了几个板子丢出来。

    他正满肚子怨气,在戏台前看到颜锦程,自然不肯干休。

    颜锦程把身上的钱全掏出来了,那人还嫌不够。

    顾氏过来帮自家相公解围,把那瘦子拉到一边,跟他说他们没有多少钱,可以给他指条财路,东屏村西北角的玉栋家里有的是银子,他若是上门,包他下半辈子的钱都够了。

    顾氏口灿莲花,那瘦子动心了,半夜就摸到玉秀家附近,躲在河堤路边的草堆里。

    玉栋和玉梁去上学了,玉秀又下地了,那瘦子就摸进他们家偷东西。颜庆江和玉淑都在屋后忙活,他刚撬开正房的门锁,门外传来说话声和敲门声,玉淑从屋后往前来应门。

    那瘦子生怕被发现了,躲在屋角,趁玉淑走过背朝自己时,拿棍子就敲了玉淑一下。

    玉淑倒地后,瘦子害怕了,他只是求财,不想闹出人命,听门外人还没走,也来不及拿东西,慌慌张张翻墙逃走了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