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2章 章 捕快拿人

    在门外敲门的,正是颜锦程父子俩。

    顾氏的确很有几分才智,就一晚上工夫,想出了一出“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”的妙计。利用瘦子打前阵,他们在后面捞现成。

    颜庆洪一早就到村北的田里待着,看到瘦子从河堤路溜到玉秀家后,喜出望外地回家叫了颜锦程。

    父子两个假意推了辆推车,说是要让颜锦程带米回去,推着车到玉栋家门口,两人就在屋外敲门吓贼。他们趴在那,看瘦子走了,颜锦程守着车站在门外望风,颜庆洪推门进去,直接抱了几包东**到车上。

    颜庆洪装了东西后,听到屋后颜庆江叫“淑儿”,他看玉淑还倒在地上,再看看堂屋龛盒上供着的灵牌,恶向胆边生,到灶间拿油倒在房里,又在衣箱里点火。

    烧惯炉灶的人,都知道如何烧火才能让火势慢慢变大。

    颜庆洪就是用了烧炉灶的法子,让衣箱里的小火慢慢闷烧,再变成大火。

    他布置好以后,就和颜锦程一起,将车拉到官道上,在那边拦了辆车,让颜锦程一家回云昌镇去了。

    颜庆洪看着玉栋家火光冲天,烧的差不多了,才拉着陈氏回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他自认为这事做得天衣无缝,毕竟不知道他心中阴私的,都不会想到他这做堂叔的,会想害死侄子侄女一家。而大家都知道他们曾觊觎玉栋几个的钱,那为了钱,就更不会放火烧房了。

    颜庆洪带着陈氏过来时,对自己这一招,挺得意的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玉秀自从听白延郎说过颜庆洪对自己几个怀恨之后,对他一直警醒着。今天这事,就算没有证据,玉秀也认定和颜庆洪脱不开关系。

    她压根不跟颜庆洪分辨,那些话颜庆洪不承认,除了白延郎没人能作证,而白延郎在东屏村的信誉,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既然口说无凭,说了也白说,那就不如不要说。

    她一直有所防备,千防万防,却没想到颜庆洪竟然敢放火!

    前世的经历,玉秀早就学会隐忍。

    不过,她也不能让颜庆洪他们好过,他既然送上门来装好人,那就实实在在出点钱吧。

    几人说着话时,镇上的捕快到了。

    云昌镇这种小地方,平时纠纷也就是偷鸡摸狗的小事,偶尔谁家牛被牵错了,那都是捅破天的大事了。

    捕快们一听,被偷盗的财物价值上千两!几乎是打破头抢着要来。

    他们的俸禄微薄,要发财靠的是什么?当然是外快了。

    几人到了东屏村一看,苦主竟然只是个小丫头?再一问,家里父母双亡,不由失望了。

    “几位差大哥,我们家被偷的东西是府城的靖王妃、侯夫人这些夫人们赏赐的,若是能抓到贼,那些赃物可能早被销了,我也不求拿回财物,只求几位抓到贼人。”玉秀在边上苦求。

    那几位捕快一听,苦主不要拿回财物,只要抓贼就行了!这里面的说道可就多了。

    几个捕快互相看了眼,一个为首的上来说道,“姑娘放心,这十里八村的贼人肯定跑不了。”又转头跟金福清说,“金里正,你让大家互相作证一下,看看这两天有生面孔进村不,还有今日着火前后,都有哪些人经过这家。”

    颜庆洪只是想来看玉秀兄妹几个的狼狈解恨,压根没想到玉秀说报官就报官,更没想到玉秀竟敢信口开河,说被偷的东西价值千两!

    本朝律令,偷盗超过千两,那是斩首杀头的!

    镇里来的四个捕快,两人守住门,一人在火场查看,还有一人正与金福清一道,一一询问众人。

    玉秀看颜庆洪眼珠子乱转、有些冒冷汗的样子,走上前问道,“堂叔,胡大夫还在福清叔家给小叔他们看病,要不您或堂婶先送钱过去?”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送过去!”颜庆洪巴不合适的借口,玉秀这话,简直是瞌睡送来个枕头,马上一口答应了。

    陈氏倒真不知道颜庆洪和颜锦程干的事。她正在看捕快问话看个热闹,听说要掏钱,有些不乐意。

    “妇道人家,你懂什么!还不快回去拿钱!”颜庆洪恨不得一脚把陈氏踢出去,看她还在犹豫,压低声音吼道。

    陈氏再心疼钱,可也从来不敢违拗颜庆洪,低着头跟颜庆洪往外走。

    那几个捕快都是办案经验老道的,看颜庆洪和陈氏那样,问道,“这两个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两个是我堂叔和堂婶,我大堂哥是我们村的唯一的秀才,叫颜锦程,就住在镇上。”玉秀说了颜庆洪是谁,顺便还重重说了秀才二字。

    有个早上看到过颜庆洪和颜锦程推车的村人,叫道,“对了,早上秀才爹和他家秀才推车从这条路走,那在秀秀家门口歇脚呢。”

    那领头的捕快一听,低声问金福清颜庆洪与玉秀家相处如何。

    金福清不敢隐瞒,将两家人这两年的事,选重要的说了几件,尤其是玉栋兄妹四个回村后的事。

    “去个人,带回去!”领头的捕快对站在院门口的努努嘴,守在院门的人马上去追已经走出去的颜庆洪夫妻俩。

    剩下的捕快又问了一圈,有人提到上午在田里干活时看到个生人,慌慌张张地沿山路走了。

    捕快们一一记了,让玉秀在家等消息,锁了颜庆洪回去了。

    陈氏被这吓傻了,跟在捕快后面拖住颜庆洪不让带走,被一脚踢倒在地。

    火场这边火也没了,大家都涌到外面去看热闹,猜测是不是颜庆洪偷的。

    玉秀没有跟出去,村里这些种田的人家没油水,那几个捕快看不上,有个现成的秀才爹送上门,他们当然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就算颜庆洪和颜锦程父子没从自己家门前过,捕快们都不会放过他,何况还有证人呢?这下不死也得脱层皮吧?

    若是真是颜庆洪和颜锦程偷盗的,那颜庆洪肯定会认下这罪名,让颜锦程洗清罪名吧?

    玉秀想了想,若是颜庆洪判斩,颜锦程这秀才功名就没了,为了这,他们应该会拼命救人的。牢里可不是舒服地方,救人也没这么容易,既然敢伸手,那就要付出代价的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