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3章 章 少年情思

    白延郎把小黄牛给送回来,给玉秀拴在杨梅树下。

    小黄牛甩着尾巴,绕着树走了几步,找到杨梅树边上的一捆草,低头吃起来。

    玉秀将怀里抱着的龛盒找了干净桌子放下,坐在西厢屋檐下,打量着院子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经过救火,这院子乱糟糟的,一点也看不出昨天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几间正房全烧了,房里爹娘的东西,都被烧了……

    猪圈塌了,小黄牛也没地方关。

    鸭棚和鸡窝也都没了,那些鸡鸭,可能都被烧死了吧?

    还有,银子没了,哥和小四的束脩还没交……

    她真是后悔早上没让他们将银子带上,不知道教书的李秀才肯不肯宽限几天!

    还有淑儿和小叔,正躺在红婶家里……早上自己要是不急着下地,或者让淑儿去,自己待家里,或许就没这些事了。

    刚才一直撑着口气,现在没人了,那口气散了,玉秀忍不住缩起脚,抱住了膝盖。

    蓝妞不知哪里冒出来,发出呜呜的声音,在玉秀脚边磨蹭,看玉秀没动静,又撒娇似地呜呜两声。

    玉秀抬起头,伸手摸着它的背,将它抱过来,“你在劝我啊?我没事,没哭!这些都是小事,钱可以再赚,房子能再盖,人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给蓝妞听,也说给自己听。

    蓝妞在她怀里待了会,就待不住扭动身子跳下地,摇了几下尾巴,看玉秀没动静,站起来汪汪汪叫了几声。

    它叫两声,又往火场那边走了几步,停下来转头又叫了两声。

    玉秀仔细听,好像有小鸡的声音。她连忙站起来,蓝妞往以前猪圈的方向跑。

    它个子小动作灵活,玉秀踩在火场焦黑的木炭上,不时脚下还响起哔啵的炸裂声。

    蓝妞停在猪圈那块烂木头堆集的地方,玉秀又听到唧唧唧的叫声,她扒开烂木头烂砖头,居然在那角落里,看到五只小鸡躲在那。

    她高兴地一只只捧出来,放到灶间前面的空地,抓了把米喂给它们吃。

    蓝妞蹲坐在边上,好像在一边守护。

    一人一狗就这么看着几只小鸡吃东西,边上,小黄牛“哞”的叫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真是命大啊!”玉秀笑着对那几只小鸡说话。

    刚才人声鼎沸的救火场,一下子静得就剩下他们了。

    隐隐约约村东头那边有声音,听那声音,村里人都聚集到村庙那边看热闹了,看来颜庆洪是被关在村庙那里啊。

    捕快拿人,可不是鲁莽行事,很有说道的。

    一般这种村里临时抓的人,他们会先在村里找个地方关着,让里正安排人看着。

    他们回到衙门去开海捕文书。

    若是有门路的人,这时候家里就会去衙门找人说情了,事情要是不大,就会说抓错了什么的,海捕文书也不用开,直接放人。

    要是在村里很有人望的,村里的村老们等等,就会安排几个人上衙门说情作证,那衙门也会酌情办理。

    要是等他们回到衙门等上一夜,什么事儿都没有,明天捕快们就会拿着海捕文书来提人,人被关进大牢后,那受的罪就大了。

    玉秀不知道颜锦程这个秀才混得如何,看他来回那样子,想今天就把颜庆洪放了应该不可能。

    她心里正想着,院子外忽然呼一下飞进来一团东西,“咚”地砸在她脚边。

    玉秀和蓝妞被吓了一跳,都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玉秀以为有小孩捣乱,冲院墙外叫了一声,没人应声。

    她低头一看,地上的居然是一个钱袋,拉开那钱袋一看,里面有十来两散碎银子,还有一些散着的铜板。

    这么多钱?

    是谁扔的?

    “是谁啊?我都看到了,还不快出来。”玉秀拎起钱袋冲到大门外,没看到人,她冲着河堤路的方向诈了一句,居然还是没人应声。

    这么多银子,肯定不会是村里人扔的。

    她拿起那钱袋看,钱袋料子是石青色锦缎,上面绣了万福纹,绣工还挺精致的。

    她左右翻看,终于在袋子内侧的边上看到一个“方”字,玉秀想了半天,没想起来认识的人里有叫这名字的,只好先收起来。

    里面的银钱,她也原封不动地收着,这种飞来横财,能不用还是不用的好。

    玉秀站起来,拿着那钱袋子进屋锁到厢房里,屋外蓝妞发出一阵叫声,玉秀走出来看看还是什么都没有,“蓝妞,别瞎叫了,好好坐着看家。”

    武大勇躲在左边厢房的屋顶上,看玉秀没看到自己,舒了口气,又瞪了那只黑狗一眼。刚才他想下屋顶,就那么一点动静,就被那狗听到了,幸好玉秀没发现。

    他看看边上都没人,往后一跳跳下屋顶,沿着河堤路跑到东屏村的石桥头,那边一个小厮正焦急地等他,“四公子,你可算回来了,我们回家吧?”

    武大勇往村庙那边看了一眼,那边全是人,还有人在那大呼小叫地说着什么,“好吧,走,先回家去。”

    自从上次市集碰上玉秀后,他派人到东屏村打听,听说她堂叔颜庆洪一家不安好心,老是欺负他们兄妹。

    上次市集上,玉秀碰上那几个无赖,害怕地叫自己救命,那时她抱着玉梁,脸都吓白了。自己赶跑那些坏人后,她那高兴的脸红扑扑地看着自己,对自己说“谢谢”,眼帘扑扇,胆小又害羞。

    今天在师傅家练完武,看玉栋兄弟还不来,他心里不放心。索性将他爹派的两个长随给甩开,带了一个小厮找到这边来。

    一到这边,就碰上捕快们绑了颜庆洪带到村庙,他的小厮过去一打听,知道是玉栋家着火,那火还是颜庆洪放的。

    武大勇就让小厮等在桥头,自己跑到玉栋家,远远站在院门外,就看到玉秀瘦弱娇小地坐在屋檐下,抱着黑狗哭。

    她身后是烧得焦黑的断壁残垣,就她一个人,小小的瘦弱的身子,坐在屋檐下,无人可依。怎么有人忍心欺负!

    后来,又看到她去扒拉那些破木头,抱出几只小鸡放地上喂食时,笑得满足安宁。

    要不是还赶着回家,他觉得自己就站在那看一天都看不厌。

    他想把给银子,可不好意思直接去递。再说,行侠仗义的好汉,都是不留名的。所以,他只好爬上屋顶把钱袋丢过去了。

    玉秀还跑门口说看到自己了,自己就在屋顶上,真是傻。

    少年情思,武大勇心里,觉得玉秀是他见过的最好看最胆小害羞又善良的姑娘。玉栋和玉梁都还是小孩子,也没人能护住她,以后,他一定要护着她。

    武大勇骑在马上,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含笑,他的小厮只觉后背发凉,四公子这是中邪了?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