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4章 章 玉淑心意

    玉秀不知道武大勇的来去,将钱袋收好后,担心玉淑和颜庆江,将院门关上,匆匆赶到红婶家。

    红婶在家里没出门,看到她来了,关切地问,“听说颜庆洪被抓走了?都是他干的?”她对颜庆洪很看不上,连秀才爹也不叫了,直呼其名。

    “嗯,捕快说他们可疑。”玉秀将当时捕快问的话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红婶皱着眉,“这父子俩,看着就心术不正。明天让你你福清叔跟着到镇上去,看看能拿回来东西不。玉淑头上的口子,胡大夫说是被东西敲的,他们真是狠得下心下得去手!你放心,血止了人也醒来过,刚才吃了胡大夫给的药,又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红婶说着带她去英娘的屋,“我先让淑儿躺英娘这边睡。”

    屋子里,英娘正在床边,手里还拿了面巾。看到玉秀,笑着比划了一个嘘声。

    玉秀轻轻走到床边,玉淑头上包着纱布,正仰面躺在床上,呼吸绵长。

    玉秀感激地对英娘笑笑,又悄悄退出来,跟着红婶去看颜庆江。

    颜庆江坐在红婶的大儿子的房里,是醒着的,正坐在那看着自己的手,手上擦了不少东西,肯定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你小叔的腿没事,骨头开始长了没歪掉,胡大夫说幸好这一个多月养的好。就是两只手,都伤了。他不肯躺着,吵着要回家,只好让他坐着。”

    “小叔——”

    “秀秀,淑儿,回家?”颜庆江看到玉秀,高兴地问能不能回家。

    玉秀走过去查看了他两只手,手背烫伤的地方糊着厚厚的一层药糊,翻掉的指甲被拔掉了。

    “那指甲,胡大夫一拔就掉了。你小叔,是个知道情义的。”红婶看玉秀正在看颜庆江的手,在边上说道,“胡大夫说指甲会长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叔,别乱动,等哥和小四回来,我们就接你和淑儿回家啊。”

    “就先在我家住几天吧?反正英娘两个哥哥都没回来,家里屋子空着。你们那屋子烧的不成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几间厢房都没事,还能住人。小叔在家住习惯了,在您家肯定待不住。等我哥和小四回来,我们把东西再理理,就能住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红婶点点头,也是,就这点工夫,颜庆江已经恨不能飞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玉栋和玉梁去镇上干嘛啊?”

    “婶儿,他们今天去镇上的私塾看看,想让他们两个读书呢。”

    “唉,你们也别难过,玉栋年纪稍大了点,玉梁年纪还小,等明后年再上学,也来得及。”红婶叹了口气,勉强安慰道。

    原本都能去读书了,现在房子烧了,东西没了,玉栋两个再想读书就难了。

    要供出一个读书人,可不是轻松的事。

    每年先生那束脩就得一二两银子。平时买笔墨纸砚得花钱,考试路费得花钱。读书净花钱人还没空帮家里干活。

    读了还不一定能考上,多少老童生,到死也就是个秀才。

    他们家里供着两个儿子读书,她有心想帮一把玉栋和玉梁,也是心有而力不足。

    “秀秀啊,你别怪我说话不好听。这读书,就是个无底洞。能考上秀才还好,要考不上,那真是白瞎工夫。我不是说玉栋和玉梁啊,他们聪明,要是考,肯定考的上。”

    红婶说了两句,又怕自己的话让玉秀误会是看不起玉栋玉梁,连忙描补道。

    玉秀知道红婶的好意,“婶儿,我知道您的意思。等我哥和小四回家,我们商量一下。若是实在读不起,也不勉强。”

    红婶知道几个孩子有主意,也没再说话,“这该吃午饭了,我去做饭。你就在我家吃吧?”

    “不了,我就是来看一眼淑儿和小叔,还得回去做饭呢。”

    “就多加双筷子的事儿,还客气什么。你待着,等会玉淑要醒了,也能问问。”红婶一把拉住玉秀拖回来,“再客气就是跟我见外了。”

    她这么说,玉秀没好意思再走,跟着去灶间帮忙。

    金福清没回来,就他们五个,红婶把昨天他们中秋的菜热了,又炒了个青菜。

    几人吃完,英娘的屋里传出声音,玉秀过去看玉淑正想坐起来,“淑儿,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姐,我没事,就是嘴巴有点干,头晕。”

    红婶连忙倒了一碗水进来,“胡大夫说等头不晕就没事了,这几天要慢点,不要跑动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红婶。”玉淑接过碗,小口喝了几口,“姐,我感觉好多了,我们回家吧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一个两个,都是恋家的。”红婶一听玉淑也叫着回家,笑起来,“正在给你煎药,喝完了再回去。”说着到灶间去看药,顺便把地方留给她们姐妹说话。

    玉淑看没人了,小心翼翼地问,“姐,我们家,是不是全被烧了?钱也全没了?”

    她问这话,脸色有点发白,一只手紧紧抓着床沿木板。眼睛看着玉秀,希望玉秀跟她说不是的,房子没事,钱也还在。

    玉秀嗯了一声,不知该怎么安慰淑儿。

    “姐,要是没钱了,就把我卖了给人做丫头吧?哥和小四读书有出息了,再把我买回来。”玉淑低声说了一句,“哥和小四一定要读书,这样,以后就没人敢烧我们的房子偷我们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玉淑一向腼腆,话也不多,尤其是在王家村待过后,话比以前更少了。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,谁也不卖。你别瞎想,有姐在呢,别怕。”玉秀没想到玉淑忽然说出这话,连忙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姐,你能赚钱,哥和小四是男的,我没什么用,看家都没看好。要是没钱了,就把我卖掉吧。”玉淑却还是坚持的。

    玉秀一把抱住她,“胡说八道,我们淑儿能做很多事呢。不用担心,姐有办法的,再说什么卖掉你的话,你就是不信我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相信的。可是,我害怕。”她死死抱住了玉秀。

    “别怕,不许再说这种话,快点养好伤,家里那么多活,我一个人可做不完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明天就能好了,姐,我头已经不晕了。”玉淑露出一朵笑容,小小声地说。

    门口,红婶叹了口气,手里端着的药有点凉了,“药好了,快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红婶,婶儿,等我吃完药,就要回家去。”玉淑接过药说着,大口大口就喝完了,一点也没觉得药苦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