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5章 章 当了八十

    傍晚,玉栋和玉梁回到家,看到烧成一片焦黑的房子。

    玉梁哇一下就哭了,玉栋拿起一把砍刀就要去找颜庆洪和颜锦程。

    玉秀拉住他,又要哄住玉梁,闹了个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“别吵了!”最后,一声娇叱,玉梁的哭声戛然而止,玉栋也傻傻地看着双手叉腰成茶壶状的妹妹。

    “哥,你想干什么?去拼命吗?他们是大人,你力气再大,能打得过他们吗?再说,那边有捕快,你碰得到人吗?”

    “那,那就让他们欺负我们!”玉梁也忍不住吼了一句,丢下砍刀,蹲下身也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哥,只要我们还活着,只要我们有志气,就不会让人白欺负的!”玉秀走过去挨着玉栋蹲下,“你看,离开王家村时,我们什么都没有。现在,我们回到家了,还有田有地,还有牛,你和小四还读书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明天,我不去了,我守家里,让小四去!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得去读书!淑儿为了让你们读书,都情愿要被卖掉,你们不好好读书,怎么对得起淑儿?”玉秀将小四也拉了过来,“你们两个明天都去读书,家里,有我呢,还有淑儿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姐,太便宜他们了。”玉梁抹抹眼泪,不甘心地说。

    “小四,你放心吧,他们得不了好。哥,小四,要是有人问起家里被偷了什么、值多少钱,你们就说你们不知道,都是我管着的,记住没?”玉秀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玉梁眨巴眼睛问,“姐,是不是我们这么说,颜庆洪就会挨板子?”在他心里,挨板子是最狠的惩罚了。

    “是的,所以一定要这么说哦。”

    玉栋和玉梁都点头答应了。

    玉秀拿了砍刀收好,又跟他们说,“哥,小四,你们现在还跟着洪师傅练武。可以后遇事不能逞一时意气,得多用用脑子。你们两个要是有什么事,我们家就真完了。所以,你们两个一定得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玉栋被玉秀说得有点不好意思,挠了挠后脑勺。

    三个人又临时在仓房边上拿木板搭了个遮雨的屋顶,将小黄牛关在那边,几只小鸡就关在鸡笼里。

    然后,他们到金福清家里,借了他们的板车,把颜庆江和玉淑接回家。

    金福清还没回来,红婶说就傍晚,捕快拿了缉捕文书来,将颜庆洪提到镇上去了,明天可能就送到县衙去。

    陈氏让颜锦鹏下午就到镇上去找颜锦程了,可镇上一直没信儿传回来。陈氏在村庙口哭晕了,还是韩氏把她背回家去。

    家里闹得鸡飞狗跳,颜锦程居然不回来看看?

    玉秀不知道,颜锦程倒是想回来,可是,他听了颜锦鹏的话后,吓懵了。

    上午一回镇上,他和顾氏两人将那几个包袱给看了一遍。

    看完有些失望,这些东西加起来,也就两百来两银子吧?

    好歹是一注横财,颜锦程直接拿包袱皮一包,送到镇上当铺,当了八十两银子。

    当的不多,幸好还有一袋银子,他和顾氏正在数银子,颜锦鹏在外面砰砰砰地用力拍门。

    夫妻俩吓了一跳,颜锦程叫着“谁啊”出去开门,顾氏连忙手忙脚乱地藏银子。

    “大哥,爹被抓了,村里来了捕快,说那些东西是爹和你拿的,火也是你们放的,这事,是不是真的?”颜锦鹏门也来不及进,看到颜锦程就问道。

    想到颜庆洪说的那些话,他觉得杀死玉淑的事儿他爹真做得出来,可颜庆江是他亲弟弟啊!这一路,他就盼着这消息不是真的,一看到颜锦程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捕快?”颜锦程没想到会有捕快,“玉栋他们敢报官?”

    四个小毛孩子,怎么敢去报官?

    “是里正往镇上递话了。你快告诉我,那些事是不是你们干的?”颜锦鹏着急地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叫什么?你这是跟我说话的态度?”颜锦程训斥了一句,他是秀才,讲究圣人礼仪,对颜锦鹏这种没规矩的做派,很是看不上。

    “爹已经被他们关在村庙里,说要押到牢里去。你就快说,这事怎么办!”颜锦鹏看他这时候还在卖弄斯文,恼火地又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什么?爹被抓了?”颜锦程还没反应过来,顾氏在房里尖叫了一句,走出来,“爹说什么了吗?捕快是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娘让我来镇上找你。你要不先跟我回去,跟他们说说,把爹先放出来啊。”颜锦鹏拖了颜锦程就要走。

    颜锦程被拖得站不住,往前踉跄了两步,顾氏在后面一把拉住他,“锦鹏,你大哥这时候回去没用,你快放手,让你大哥托人打听打听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秀秀说被偷的东西,有上千两啊!里正说偷盗上千两,是要砍头的!”颜锦鹏甩开颜锦程的手,转身逼问,“你说实话,你到底有没有偷秀秀家东西?”

    “哪有一千两!才……”颜锦程想说才当了八十两,还是死当!顾氏狠狠掐了他一把,“你……你说的这是什么话,我怎么会偷呢?我是读书人,怎么会偷东西!”他连忙板着脸大声说。

    “是啊,锦鹏,你大哥怎么会偷东西,这话你可不能乱说。我知道你是担心爹,可就算担心爹,也不能乱给你哥扣帽子啊。”

    夫妻俩矢口否认,可颜锦鹏听到颜锦程脱口而出的那句话,已经不信了,“现在爹被关在村庙,要是真是你们偷的,你们快点把东西送回去,看看能不能让销案。要不是你们偷的,你跟我回村,去跟那些人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颜庆洪再有不是,到底还是自己的爹!颜锦鹏还是不能不管他,“你是有功名的人,说话比我管用。”

    “锦鹏,这事,我们得合计合计。你别急,这样,你先回去再打听一下,我也托人问问事情。我跟你回去也没用啊,这时候,只能在上面托人才行。”

    颜锦鹏心里着急,可想颜锦程说的也有理,“那你快点托人啊,爹年纪大了,要是真被关到牢里,身体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,我知道,你快回去。”颜锦程连忙把他打发走,“这可怎么办?怎么就报官了?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