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7章 章 偷袭得手

    颜锦程觉得眼前一黑,就感觉有东西罩到自己头上,那东西不知碰过什么,腥臭不堪。

    他被那味道恶心地眼睛都睁不开,呕一声呕吐出来,恨不得就此晕过去。

    到底是什么东西?他伸手往头上抓,想抓下来,摸着应该是个麻袋。

    手刚抬起来,屁股上一痛,好像有人踹了他一脚。

    他忙着呕吐,嘴没空,两只手往边上乱挥,想要抓到什么稳住自己的身子。

    可是,这条巷子除了两边住户开的角门外,就都是光滑的青砖墙,颜锦程的手想抓砖缝压根扒不住,就这么往前倒去。

    自己刚才吐的秽物,都落在麻袋里和前襟上,这往前扑倒,这些东西全糊在他脸上身上,让他恨不得再好好吐一下。

    可他还没能再吐一口,边上就有拳头落下来,然后,一阵拳打脚踢,还有棍子敲在自己屁股上,腿上,手上……

    “哎呦,痛死我了!哎呦,别打了!别打了,饶命啊!救命啊!”颜锦程在地上打滚,可躲不开打到身上的棍子。

    可任凭他叫嚷,打的人一声不吭,就只管下手。

    他双头抱住头,使劲缩腿弯起身子,恨不得缩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!死人啦!”颜锦程嘶声力竭地惨叫。

    终于,巷子里可能有人家听到声响,边上的角门传来拉门闩的声音,打他的人好像停手了。

    颜锦程觉得身子一松,像只死狗一样缩在那,还是不敢乱动。

    角门拉开后,就听到有人叫“快来人啊”。

    颜锦程觉得眼前一亮,他下意识闭眼再睁开眼睛,眼睛上好像糊了东西,“我眼睛……我的眼睛瞎了!”他吓得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有人估计是看不下去了,“哗”一盆水倒到他身上,“你眼睛没瞎,被东西糊住了!”

    当头一盆水,幸好现在秋老虎,白天还挺热的,颜锦程被冷水扑得一激灵,再睁开眼睛,果然看得见了。

    他看到几张生面孔,一个老头捂着鼻子捏着那只麻袋丢开,一个妇人手里端了个木盆,显然就是拿水泼他的。

    他撑着地感觉手下软软的黏黏的,低头一看正是他吐出来的隔夜饭,他恶心地又是呕一声,可刚才吐过没东西吐了,只能干呕几声。

    那几个人也捂着鼻子往边上躲开几步,“你能站起来吗?快回家洗洗!”

    “这一身臭味!”

    颜锦程的一身长袍又臭又烂,头发散乱还糊着秽物,那张原本还白净的脸,现在鼻青脸肿的。众人看了只当他是镇上的无赖混混。

    镇上的混混们,打来揍去的事不少。谁都懒得管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呕……”颜锦程想说要报官,可身上的恶臭实在无法忍受,刚才那一盆水浇下来,让他鼻子又能闻到臭味了,他想捂住鼻子,可一看自己的手,更恶心。

    快点回家洗个澡,洗掉这一身恶臭,报官什么的他都不想了,爬起来一瘸一拐地往家走。

    巷子口躲着武大勇和玉栋玉梁三个人。

    看到颜锦程被人围观的狼狈样,武大勇得意地一笑,拍拍玉栋的肩膀,“怎么样?师兄就说帮你们报仇出气吧?”

    他看看被玉梁丢在地上的棍子,有点惋惜,亏他找了长短粗细都适合的,“小四啊,下次拿棍子不要净打屁股,你那力气都打不痛人。”

    武大勇昨天回到家里后,就想着要帮玉秀兄妹四个出气,身为英雄好汉,路见不平就该拔刀相助。

    他打听过了,颜庆洪关着,颜锦程就住在镇上,特意让人盯梢,终于让他逮到机会了。

    玉栋和玉梁还是第一次干这种躲着打人闷棍的事儿,有点紧张,更多的是兴奋。

    武大勇说自己第一次打人闷棍,是把他那个长相出色、做人出色、读书更出色的大哥给揍了。当时没经验,只知道从背后打人,压根没想过蒙眼睛。他大哥被他踹了一脚,一转头就看到武大勇高抬着腿,正打算踹第二脚。

    后果当然很惨,他大哥当场揍了他一顿,揍完还假装到爹娘为他求情。然后,武举人夫妇就都知道这事了。

    武举人说他事兄不恭,结结实实打了一通手板心,还罚他抄了一百遍弟子规。

    他娘亲也偏心大哥,一想到这事就骂他,骂完还要拎着他耳朵问他记住没。

    武大勇觉得自己耳朵有点招风,就是被他娘亲给拉的。幸好他行走江湖学会易容化妆后,耳朵一直藏在胡子里,没人发现他是招风耳。不然一个长着招风耳的大侠,一点也不威武了。

    自那以后,他就牢牢记着偷袭要带麻袋。

    这次套颜锦程的麻袋,他可是特意从码头卖咸鱼的人家那里买的,又让小厮找狗屎、童子尿好好捯饬过,那味道,够颜锦程喝一壶的了。

    听到武大勇的话,玉梁兴奋地小脸都涨红了,两只眼睛亮晶晶地看着武大勇,一副听话受教的模样,“武师兄,我记住了。”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,“其实,我是怕把他屁股打烂了,没敢用全力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人家说暗箭伤人,不是英雄!”玉栋一脸纠结。他觉得背后伤人不太好,可是,他真的很想揍颜庆洪和颜锦程他们,这种背后打到人的感觉,真好啊!

    “玉栋,我告诉你,我们这不叫背后伤人,这叫智取。看过兵法没?”武大勇看玉栋老实地摇头,“没看过没事,以后师傅会让你看的。反正你就记住了,力不如人的时候,就得这么智取。”

    原来这是兵法上说的智取,玉栋点点头,觉得没负担了。

    “哥,我们回去告诉大姐和二姐,我们帮她们出气了!”玉梁拉拉玉栋,商量道。

    玉栋还没回话,武大勇一把揽住玉梁的肩膀,“小四,你大姐和二姐昨天是不是很伤心?要是你大姐高兴了,记得明天告诉我啊。对了,你大姐喜欢吃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大姐肯定伤心,不过她不哭。以前大姐爱吃姜丝糖,我爹每次赶集都给她买。”玉梁很老实地说了。

    姜丝糖啊?武大勇暗暗记住了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