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2章 章 一盆凉水

    玉秀这些时候,做了一斤两宜茶,到镇上后,先拿到五味酒楼交给钱掌柜。

    钱掌柜这些时候听说东屏村的事儿,再打听出事的人家姓颜,正担心着,看到玉秀,连忙问道,“颜娘子,听说东屏村有家姓颜的人家房子被烧了,这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钱掌柜,是我们家出了点事。只是损了些财物,人没事。”玉秀说得轻描淡写,俗话说上赶着不是买卖,她若是露出太急于要钱的样子,那就落於下风了。

    “人没事就好,人没事就好。我听说后担心地不行,正想着今天要让人来看看呢。”钱掌柜把玉秀请到楼上雅间,让人拿了茶点上来,玩笑地说,“自从有两宜茶的名头,我这酒楼快变茶楼了,您看,连茶点都备上了。”

    玉秀笑着尝了一块,“钱掌柜,这点心配一般的茶还好,若是要配两宜茶吃,最好用花来做点心,像玫瑰糕之类的,更相得益彰呢。”

    “颜娘子真是高见啊,不瞒你说,我这茶点上来后,昨天请杜峰书院的掌院品尝,他也说这些茶点只能配配一般的茶。”钱掌柜一张弥勒脸,笑得眼睛都不见了,竖着大拇指夸奖。

    玉秀笑了笑,急着用钱,就算这些话与自己这农家孤女的身份不衬,也顾不得了。她现在不能失去钱掌柜这个大主顾,多显点本事,才能让人家更信服。

    钱掌柜听玉秀连茶点也懂,心里却是盘算开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玉秀家房子烧了,财物被堂叔给偷了,兄弟两个又在李秀才的私塾上学,正是急需用钱的时候,试探地问道,“颜娘子,家里出了这些变故,幸好你还有手艺,不至于衣食无着。”

    “还多亏钱掌柜照应,您要是不收,我就得沿街叫卖,将两宜茶当成粗茶卖了。”玉秀看钱掌柜打量的神色,吃不准他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他是想趁自己急需用钱来趁机杀价,还是想要提什么条件?

    钱掌柜听玉秀的话,笑脸僵了一下,“颜娘子,您这制茶手艺太独到了。不瞒您说,我们东家专门请了做茶的老师傅看了,都调不出两宜茶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钱掌柜坦诚地说了一句,又说道,“前日我们东家把我叫过去,想要开茶楼,您这也需用钱,不如这样,我跟我们东家说,直接聘您做我们茶楼的制茶大师傅?每年工钱至少有十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钱掌柜左右两只手食指交叉,比了个十字。十两银子,他觉得玉秀这样急着用钱的孩子,肯定得动心。

    原来是想要招徕自己做制茶师傅啊,玉秀想了一下,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钱掌柜,我哥哥和弟弟在读书的事,您是知道的。士农工商,这工虽然赚钱,到底比农还低了一等。要是我哥和弟弟读书能出头,有个做工的妹妹,会影响他们的前程。”

    玉秀看他有些失望的神色,又接着道,“不过我们兄妹四个年纪小,除了您慧眼如炬,谁会把我们放在眼里,还正儿八经地愿意与我们做生意啊。就冲这条,以后我做的茶,还是会优先卖给您的。我不认五味酒楼的牌子,只认您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很实在,又送了钱掌柜一顶高帽子,一颗定心丸。

    “是颜娘子兄妹几个能干,自古英雄出少年啊。”钱掌柜被玉秀这几句话说得很舒服,玉秀拒绝的理由也让他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东家要开五味茶楼,跟他说有意提拔他做大掌柜,将茶楼买卖都交由他管。这前提,却是他得把两宜茶的茶源抓到手里才行。

    “钱掌柜,我还有事,得先告辞回家去。”玉秀看他没有别的话,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他跟玉栋兄妹打过几次交道,对玉秀早不敢轻视,他让账房拿了十两银子过来,“颜娘子,您现在正是用钱的时候,这十两银子,就当是我们酒楼预买的茶钱,您先拿去吧。”

    一出手就预支十两银子,还是给自己这十来岁的孩子,这位钱掌柜,倒真是有魄力。

    玉秀也不客气,收了银子,“钱掌柜放心,我回去一定多做些茶,另外我这还有一个玫瑰糕点心的配方,您拿纸笔,我写给您,您让人做了尝尝,若是还行,就做了来当茶点吧。”

    钱掌柜简直喜出望外,连忙拿了纸笔过来。

    玉秀说得客气,可她既然敢说要送他一个配方,自然是觉得这配方有独到之处的。

    玉秀提笔写了一个点心配方,钱掌柜看到她的字,又是一愣,“颜娘子这字,写得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我爹在世时,教我们几个读书识字的。”玉秀含糊地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原来颜娘子的爹是读书人,钱掌柜点点头,难怪她不肯放下身段入工匠之列了。

    这颜娘子小小年纪,还真是个人才啊,先是那味道独特的泥鳅干,再是两宜茶,现在还有点心配方。

    这事,还得跟东家再商量一下。

    他心里想着主意,客气地将玉秀送出茶楼。

    走出五味酒楼,玉秀摸摸那十两银子,心中总算安定了些,幸好幸好,还有这份来源,哥和小四的束脩有着落了。

    可是,这么小打小闹,赚得辛苦还不经花。哥和小四要是继续读书,花钱的地方可多着呢。

    玉秀不打算做很多两宜茶,物以稀为贵,她手里还拎了一个包袱,包袱里正是自己做的那几盒胭脂水粉。

    前世,她做的胭脂水粉,可也不比两宜茶差呢。

    玉秀对自己做的这些还是很有信心的,只要有铺子肯买,这些她能大量制作。

    等有了本钱,哥和小四长大些,她就不怕别人欺负他们年纪小、家中没大人说话,就不用小打小闹,可以雇些工匠开作坊,自己做东家开铺子。

    玉秀想得高兴,拎了包袱就到北街的胭脂花粉铺子去,结果,兜头一盆凉水浇下。

    她忘了,泥鳅干和两宜茶能卖的出去,是因为钱掌柜听人介绍后自己找上门来买的,所以没轻视她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其他的掌柜,看到她这点年纪,可不会相信她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