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5章 章 如此县衙

    两人说话,忽然冒出第三个声音,玉秀和红婶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尤其是红婶,婶转身一看,就看到一个身材精瘦、满面络腮胡子的男子,那胡子把脸都快盖完了,看着像土匪啊!

    要不是想着光天化日,歹徒肯定不敢出来,她都想拉了秀秀跑了。她往后退了一步,然后又双手叉腰,撑出气势喝问,“你,你谁啊?”

    “武知县怎么啦?你们说的,是本县的武知县吗?”武大勇压根没看红婶,只盯着玉秀问。

    “我们说武知县,关你什么事儿啊?”红婶有点恼怒这人偷听,要是手头有把扫帚,真想拿着扫帚柄抽过去。

    “武知县是我族伯父。”武大勇想了想,又说道,“你是要找他吗?最好别找。”

    “秀秀,你认识他啊?”红婶看武大勇一个劲儿跟玉秀说话,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红婶,他是我哥的师兄。”

    红婶知道玉栋在学武,听说是他师兄,脑子里立马记着他刚才那句话了,高兴地问,“武知县真是你族伯?你认识他?能说上话不?”

    “认识,当然认识啊!”武大勇说话的语气有点哀怨。

    红婶没听出来,她高兴地一拍巴掌,“秀秀,这可好了,不用躲了,好歹有玉栋师兄在呢。”再贪银子,也要顾着点亲戚情分吧?让这师兄去找武知县说说,应该就没事了。

    武大勇一听红婶的话,脸更苦了,只是他那脸藏在胡子底下,也没人看得到。

    玉秀还没说话,就看到颜锦程指着这边,一路推开路人,快步而来,身后,跟着两个差役。

    “在那,差爷,颜玉秀在那,快别让他跑了。”颜锦程难得丢下读书人的斯文气,跑得脚底生风,叫得歇斯底里。

    为了凑钱,颜庆洪家已经卖光家底了,他现在就指望着知县老爷判玉栋和玉秀诬告乱言,最好狠狠罚了。玉栋家烧剩的几间破屋,也不嫌弃了,可以拿来自己家住。

    在村里,金福清陪着差役坐半天没动,他就觉得不对劲了。顾氏又说红婶匆匆出门,万一通风报信呢?他连忙跟差役说,到镇上找人。

    武大勇看到颜锦程那张脸,想着那顿胖揍,扭头有点不忍心看。

    玉秀看颜锦程那气势汹汹的样子,低声跟红婶说,“婶儿,你回头跟我哥说,家里我衣箱里有封书信,让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帮你送到县衙吧?骑马快。”武大勇不愧习武的,耳朵贼尖。

    玉秀一想的确是骑马快些,“武大哥,那有劳你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工夫,颜锦程已经跑到三人跟前了,他指着玉秀叫,“差爷,就是她,别让她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秀秀说有差爷找,我们正打算回村呢,跑什么啊。”红婶大声反驳了一句。

    颜锦程现在无心理会,只死死盯着玉秀不错眼,生怕眼睛一眨,她就凭空不见了。

    两个差役没想到苦主年纪这么小,再一偏头看到武大勇了,那两个差役一看他那胡子就满脸笑容地上前招呼,“武四公子,小的见过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师弟的妹妹,我伯父让你来带人?”武大勇有点不自在地偏开脸,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,大人说此案重大,下午就开堂,唤苦主去堂前对质,让小的们来传人。”

    “两位差爷,那我们现在就走吧?”玉秀有礼地问道。

    那两个差役看这小女娃居然毫不怯退,倒是挺佩服她那胆量的,“行,这就回衙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武大勇拿出钱袋,摸出几个钱扔过去,“这给你们买酒吃,你们可不要吓唬我师弟的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放心,小的们明白。”一个差役接过连声应是。

    看他们那样子,跟武大勇显然挺熟络。

    “喂,你别怕,我回头也到县衙来。”武大勇又嘱咐了玉秀一声。其实他是真不喜欢县衙,可是他要是不去,玉秀这样的小姑娘,一到大堂上,吓晕了怎么办?

    玉秀点头应了,跟着两个差役走了。

    颜锦程也是被传唤的人,自然是跟着一起走。

    他听两个差役竟然把玉秀称作苦主,有点不满,再一看他们对武大勇那个恭敬,武大勇又说自己是玉栋的师兄,觉得有点打鼓。他去送银子时,田悦让他一切放心,到了开堂审问的时候,自己会去打招呼的,而且自己的爹也会在堂下。

    他原本觉得差役见到玉秀,就应该捆绑锁拿才是,这也太有理了点。也不知田悦是怎么招呼的,早知道应该拉着锦鹏一起来,好歹也能跑个腿什么的。

    两个差役没理会颜锦程想什么,带着他和玉秀,急急赶回县衙去。

    玉秀站到建昌县县衙外了,饶是她性子沉稳,也不由露出惊讶的神色,这地方,是本县县衙?

    玉秀前世见过不少官衙府邸,这建昌县县衙,绝对是最破的。

    县衙外的鸣冤大鼓,鼓皮都破了个拳头大的洞,也不知有人击鼓鸣冤时,那鼓还能敲出声音不。

    县衙大门的门上,红漆斑驳,看样子至少两年没刷过漆了吧?

    颜锦程每年岁考都要来一次县里,对县衙自然不陌生,看时辰还没到升堂的时候,就想先去边上找田悦。

    那两个差役看玉秀满脸惊讶地盯着县衙内外打量,咳了一声,“那个,你先跟我们去偏堂,等开堂时再带你到正堂去。”

    玉秀点头应了,微低了头,换上恭敬之色往偏堂走去。

    一进偏堂,那里有两个穿着补丁衣裳的人,看带着玉秀进门的两个差役走进来,跳起来一把拖住,往边上走,“快点快点,等会我要去东乡催粮,快把衣服脱下来换我穿。”

    敢情,这衙役们穷得,连套齐整的差役服都得换着穿?玉秀看那两个穿着补丁衣裳的,那衣裳虽然补丁多了点,和差役服还是挺像的。

    本朝衙役,大多都是知县到任后,或从自家家奴中选用,或从民间市井招募,衙役是贱役,薪水大概也就两三文钱一天,可到底是朝廷体面,每年各地会给县衙拨发置衣钱、车马钱等费用,供知县发放给本县差役们。

    这武知县,难道连朝廷发给衙役的置衣钱都贪?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