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7章 章 条件交换

    武知县不招待上官,也自然不会送礼人情往来,所以,辗转做了十来年官,至今还是个知县。

    丁三爷心里腹诽,嘴上还是多谢武知县的远迎。

    “丁管事不用客气,应该的,应该的,只是敝衙简陋,这饭菜上您多担待。”武知县丑话先说在前头。

    “武大人客气了,小的只是为王府办事,哪有资格得到大人招待啊。我已经让人去安排食宿了,就不叨扰大人了。”丁三爷连忙说明不要吃他招待的饭菜,“小的敢来这里见大人,是奉命来做个证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今日下官就审理这案子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武知县,小的来的时候还有些话,不知能不能让我先见见苦主?”

    武知县当然不会阻拦,连连点头,让人将玉秀带过来。他心里有点没底,这种小事,王府还派个管事来?

    玉秀也奇怪,武知县尽职地派人去府城问询,王府里可能就是给句话吧,怎么还把丁三爷派来了?

    丁三爷看她疑惑的样子,笑着解惑,“颜娘子,大公子感激颜娘子的恩惠,特地让我绕道来建昌县一趟。”

    他觉得这颜玉秀兄妹几个,真是自己的福星。从遇见他们后,自己就开始转运了。如今已经是大公子面前第一得用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,一听大公子要他绕道来建昌,他路上还特意加快了几天。

    玉秀听说是李承允让他来的,略一细思就明白了,“大公子的病――好了?”

    “大公子能下床了,只是,因为大公子常年卧床,腿脚无力,以后可能会走动不便……”丁三爷倒是一点没隐瞒,“不过,刚好前些时候滕王爷来江南,他看大公子那情形,说蜀中那边有神医,回头就把人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李承允不良于行了?

    玉秀想起靖王府里,那个温和带点稚气的声音,还有那张苍白的脸,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颜娘子,大公子还让我跟你带句话,说得饶人处且饶人,想请您私下与您堂叔和解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玉秀脱口而出,李承允居然还管她怎么对付颜庆洪?

    “大公子说要是您哥有这仁义的名声,回头举孝廉搏个出身就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举孝廉?

    “颜娘子,我家大公子常年没见外人,自从最近精神好了后,特地命我打听您家里的事呢。颜大郎若是举了孝廉,那您家的身份也就水涨船高了……”

    丁三爷这话,说得意味深长,他还想再说什么,看到一个差役走到偏堂门口,显然是找人,转头问那人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三爷,那个,被告说有话要跟颜娘子说……”

    刚才还躺在偏堂半死不活的颜锦程,跟在那差役身后,“秀秀,我爹有话要跟你说,你不听一定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颜庆洪想见自己求饶?

    “三爷,我先去见见我堂叔,看他说什么话。”

    丁三爷看她没一口答应自己的话,也没不高兴,笑着答应了。

    玉秀不知道颜庆洪要跟自己说什么,其实都快开堂了,他们竟然还能让人去见颜庆洪?

    玉秀跟着那差役和颜锦程,绕过偏堂,原来颜庆洪这时也没在牢里,而是关在一间空屋里,可能等着候审了。

    “秀秀,我们真没想烧房子,你大人大量,饶了我们吧!从你家拿的那点东西,你也知道,根本没有一千多两啊。”颜锦程跟在玉秀边上,压低声音拖着哭腔求饶。

    “秀秀,我爹是你亲叔叔,我是你亲哥啊……”若不是还在走路,他可能都要跪下哭求了。

    “大堂哥,你们死不死,是知县老爷说了算,求我干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“秀秀,你不告就好了啊,我们这是家事,这只是家事啊。你看,我家现在什么都没了,我爹要是杀头,你也没好处啊。不如就当是家事,让我爹回家,我以后,我以后要是考中了,一定照应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颜锦程说得语无伦次,玉秀停下脚,“大堂哥,堂叔怎么忽然想到要见我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啊,忽然让人来说的。我爹一定是知道秀秀你心善,大伯和大伯娘都是好人,以前对我们多好啊。秀秀,你就饶了我们一时糊涂吧……”

    颜锦程脱口而出,玉秀眯了眯眼,不再理会他那些求饶的话。听着那些话,她其实更想让颜庆洪和颜锦程死了,好人,就应该饶了他们这些忘恩负义的人?

    只是,这事太反常了。

    还有,从盗窃之事转为家事之说,可不像颜庆洪和颜锦程这两人能想到的。若有这份机智,颜锦程刚才就不用在县衙大门发疯了。

    她一声不吭,走进关着颜庆洪的那间屋子。这屋子空荡荡的,就边上一条破板凳,颜庆洪就蹲在屋子最里面的角落里。

    那领路的差役也没锁门,退到门外去了。

    颜庆洪瘦了很多,那双眼睛倒是更亮了,玉秀一进门,那眼睛就乱转着打量半晌,又让颜锦程也出去。

    颜锦程很听话地退到屋外。

    “秀秀啊,我们到底都姓颜,你怎么那么狠心呢?”颜庆洪痛心疾首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玉秀脸色一寒,“堂叔,狠心算什么?我还想问你,你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?我阿公养大你,我爹对你也不差,可你是怎么对我们呢?你要是想跟我说说一家人的事,那就算了,路上大堂哥都说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等等。”颜庆洪没想到自己只说了一句,玉秀就转身要走了,连忙叫住她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一件大事,只要你答应……”

    “堂叔,大堂哥说了,想让我们这事变成家事。可你们要钱没钱,要人没用,我家的银子都被你偷光了,凭什么我要饶了你们?”

    玉秀不想让颜庆洪有机会要挟,“你说的大事,我们兄妹现在有什么大事?吃饱喝足才是大事。”

    颜庆洪没想到玉秀压根不想听的样子,他急了,“你爹不是病死的!”

    玉秀往外走的脚步一顿,慢慢转身,“那我爹是被你害死的?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