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8章 章 宅心仁厚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,我怎么会害他!”颜庆洪没想到才一句话,玉秀就把这罪名按自己头上,“你爹,是摔死的。你还记得吧?他摔伤了,是我们几个抬他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也不是摔死的,他是跟人打起来,才摔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的?要是真是跟人打起来,我爹怎么不跟我们说?”玉秀记得颜庆山是被人抬回家的,当时他一身是血,只说自己打猎踩空了摔下来的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,他在山上打猎遇到人,然后打起来,他滚下山来了,我那时就在那边山坳砍柴,听到上面有打架的声音。你爹滚下来后,那些人还想下山来找,后来村里一群人刚好来山里放竹子,他们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看到人?”

    “我没看到人脸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假的?”玉秀只看着颜庆洪问。

    “我听到那些人说话了。这真不是我编的。还有,我看到那些人的衣帽鞋子,都是没见过的。”颜庆洪急着要让玉秀相信。

    刚才自己待在这角落,有人从屋外走过,说起颜锦程的银子被人骗走的事。

    他一心等着颜锦程把自己救出去,听说银子没了,自己可能真要砍头了,只觉脚都软了。

    “这可真够倒霉的,那这颜庆洪死定了吧?”

    “幸好他跟苦主是一家子啊,好歹是叔侄,这要是苦主说是家事不告了,这事也就了结了。”

    他正吓得六神无主,听到这法子,就吵着要见玉秀。

    还好门外的差役好心,竟然肯帮他叫颜锦程来,他让颜锦程无论如何都得把玉秀带过来。

    幸好,他还有这道杀手锏。

    杀父之仇,他们四个总得知道吧?

    玉秀面上还是一派漠然,心里,却在翻滚着想这一连串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爹问那些人干嘛鬼鬼祟祟摸到你家去,那些人问你爹要圣旨,你爹说压根不知道,然后,就打起来了。”颜庆洪回想着当时的话,慢慢说道。

    圣旨?

    他们家连黄纸片都没有吧?

    “堂叔,你真当我是三岁孩子啊?找圣旨找到我们家?”

    “真的,那些人穿的鞋子都绣着银线,衣裳……”颜庆洪说到这死死闭紧嘴,“秀秀,叔也只是一时糊涂,唉……现在这心里也是后悔地不行。”

    玉秀没再理颜庆洪说什么,走出屋子,颜锦程和那个衙役还等在那儿。

    颜锦程眼巴巴地看着玉秀,很想上来问她到底答应不,可看着站得笔直满面寒霜的玉秀,他一时居然不敢走近了。

    玉秀回过神,抚平自己的衣角和裙边,慢慢走回偏堂。

    丁三爷看她神色,“颜娘子,是不是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。三爷,我只是想着家中房子被烧财务损毁,堂叔一家对我们不怀好意,可我们还得饶过他,实在有点不甘心。”玉秀满脸愤恨地说完,话锋一转,“可大公子总不会害我们,我们一定听从大公子吩咐的。”

    丁三爷点点头,“你能想得通就好了。大公子也是真想帮你们,可你哥年纪还小,这要抬举总得有个由头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明白了。三爷,您刚才说是绕道,您还要赶到哪里办差啊?可别因为我们,耽搁了您办差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大公子想离府养病,选来选去,选中了这边青龙镇的一个庄子,我是来看看那庄子房屋如何,修缮一下,明年大公子就搬到庄子里住些时候。”

    青龙镇,也在建昌县治下,就在云昌镇的隔壁。

    玉秀又和丁三爷说了些闲话,麻烦丁三爷去跟武知县说情,等玉栋来了后再开审。

    这种小事,丁三爷与武知县一提,自然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玉栋来得很快,而且是和武大勇一起来的。

    县衙的衙役一看到武大勇,那笑容马上就多了,原本都没见几个人,一下子冒出十多个。这个说“四公子安”,那个说“四公子好久不见”。

    武大勇咳了一声,让长随给他们发赏钱,终于将人打发走了,“师弟,你们先说话,我去拜见一下伯父。”他说着就往衙后走去。

    玉秀看四下也没什么人,拉了玉栋到角落,附耳将李承允的话还有颜庆洪的话告诉玉栋,“哥,你知道我们家有那东西吗?”

    玉栋茫然地摇头,圣旨,他只在戏文里听到过啊。

    “秀秀,爹到底是病死的,还是害死的呢?”玉栋觉得自己回不过神。他一直记着颜庆山是从山上滑下受伤,后来又染病,没治好才去世的。

    现在忽然说是被人打伤的,这算是杀父之仇吗?

    要是的话,这仇要报吗?

    要报仇的话,又该找谁去报呢?

    原本没有仇恨的人,忽然要他心里冒出仇恨,他只觉得做梦一样。

    玉秀看玉栋回不过神的样子,拉了拉他袖子,“哥,你先别想那么多。你听我说,等会我们先去见武知县,你就这么说……”

    玉栋茫然地点头应下,然后跟着玉秀到县衙后堂求见武知县,说了念在叔父年长一时糊涂犯错等等一摊话。

    武知县听玉栋愿意不追究,倒是有些意外,这是以德报怨了?

    丁三爷在边上夸奖玉栋宅心仁厚,武知县跟着点头赞成。

    既然是家事了,双方找族长、里正商量也就是了,武知县还是挺乐意的。这开堂审案越多,越是麻烦啊。

    武大勇听说玉栋和玉秀竟然不追究了,气的一跳三尺高,“师弟,你傻啦?我跟你说,我们江湖中人,就该以牙还牙以血还血,你这算怎么回事?这是恩怨不分,是江湖大忌。”

    他一想到着火那天,玉秀抱膝痛哭的样子,就觉得玉栋办了件糊涂事。

    玉栋没法反驳,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,“师兄,你说得我都明白,我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我告诉你,什么化干戈为玉帛,那都是狗屁。你饶了他们,他们也不会感激你。”

    “武大哥,你别说我哥了。我哥也是一时心软,他现在心里还在打架呢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打架也来不及了!我告诉你,你饶了他们,就得小心防备着他们。”武大勇不骂了,气呼呼地丢下一句话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