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9章 章 老天有眼

    武大勇是真为玉栋和玉秀着急,这师弟平时只是性格敦厚,现在怎么觉得有点傻呢?

    要他说,就该一下就把颜庆洪和颜锦程父子给宰了,偷盗放火都敢做了,这父子俩就不是好人。

    他气了一会儿,大步走出县衙,“你们在这等着,我去雇辆马车来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我们可以走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得走到什么时候?别废话了,我家在这边有家车马行。”

    “武大哥——”

    玉秀想到刚才的事,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啊?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武大哥,有件事想麻烦你帮我们去打听一下。”玉秀想到武大勇刚才和那些衙役的熟络,这事,也只能拜托他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,我帮你去打听。”佳人有托,武大勇恨不得拍胸脯保证能办妥。

    玉秀走近几步,低声耳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就这事儿啊,我去问一声就回来。”武大勇大步走出去,“你们在这等我啊。”

    玉秀和玉栋点头,不好就站在县衙大门前,往边上站了点儿。

    颜庆洪和颜锦程父子俩也走了出来,颜庆洪要去签字画押,多耽搁了点时间。走出县衙大门后,他不由长出一口气,终于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一转头,就看到了站在边上的玉秀和玉栋。

    颜庆洪觉得,自己受了这些时候的罪,没道理让这兄妹俩好过啊。

    他走到两人面前,“栋儿,秀秀,我不是说要告诉你们所有的事不?现在叔就告诉你们啊。”

    颜庆洪倒真是知无不言,将颜庆山在动手与人打斗的事都说了,“你们爹什么病死的啊,就是伤太重,活活痛死的。那些黑衣人啊,穿着用银线绣了花的靴子,都是黑衣裳。你当你们爹和阿公是好人啊,偷抢杀人,哼,假仁假义!”

    颜庆洪说完,觉得痛快了,挑衅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玉栋捏紧拳头就想上前,玉秀看看边上偶有行人走过,心中一动,大声道,“你们不要脸!还骗我们,什么看到我爹出事的,就是骗我们!”

    “我爹刚去世,你就把我们家翻了个底朝天,东西也全搬你家去了。你们还不知足,偷了我们东西,烧了我们房子,我哥心好,看你们刚才求饶,才帮你们说话。以后要是还不知悔改,后悔可就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玉秀没头没脑说话,说话声音还不低,说完丢下还在愣神的颜庆洪父子,拉着玉栋往边上走开。

    颜庆洪看玉秀不信,瞪了眼睛想争辩,就听到门里传来武大勇和衙役说话的声音,他悻悻然地哼了一声,拉了颜锦程就走。

    这丫头就是死鸭子嘴硬,什么不信,摆明了就是相信的,他们不是能耐吗?有能耐去报仇啊!

    想到玉栋和玉秀四个一辈子都会纠结这事,可偏偏那些人却找不到,颜庆洪觉得自己痛快点了。

    颜锦程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些,“爹,你说的是真的?真有人跑东屏村来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我告诉你,颜焘肯定藏了好东西,那东西就只给了颜庆山,所以那些人才找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不知道那些东**在哪里……”颜锦程觉得自己面前有个宝藏,可他找不到门,急的抓耳挠腮。如今,他们最需要的就是银子了。

    他扶着颜庆洪,摸摸钱袋,这几天,是他这辈子长这么大过得最苦的,从云昌镇到东屏村,来来回回都靠两条腿。

    他想到的,颜庆洪也想到了,父子俩满腹心事地转过街角,一个管事模样的人与他们擦肩而过,随后,忽然转回来,跑到颜锦程面前恭敬地问道,“请问,这位可是颜锦程颜秀才?”

    这管事的一张脸太普通,掉人堆里就找不着了,颜锦程看了半天都没想出来自己是不是认识。

    那管事看他没说话,又问了一遍,“您可是颜锦程颜秀才?”

    “我正是,您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颜秀才啊,这可太好了。我家主人钦慕您的文采,特地让小的来请。小的到东屏村找了,说您来县里了,又赶到这里,幸好没有错过啊。”那管事抹抹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,满脸高兴地说。

    颜锦程听说这人的主人钦慕自己的文才,可自己毫无印象啊。

    “我家主人偶然见到您去年在独峰书院写的文章,觉得大为钦佩。想请您到府里做个西席,不知您可愿意?”

    西席?

    是请自己去坐馆?

    颜锦程有点犹豫,这若是坐馆,自己的应考怎么办?这学生若是顽劣怎么办?这束脩该要多少呢?

    “我家主人祖籍在建昌县,常年住在明州府,要是先生愿意,就想请您一起住到明州那边的府里去。我家少公子另有启蒙之师,只偶尔请先生指点文章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若先生愿意屈就,束脩给您一年一百两!”

    一百两!

    一般给人坐馆,辛苦一年束脩若是有二十两,那都要谢天谢地了。

    颜庆洪想到如今全家身无分文,低声说,“锦程,这事可做啊。”

    颜锦程心里是千肯万肯了,一百两,这数目太大,他听到颜庆洪的话,哆嗦着嘴唇想答应,可心跳太快就是吐不出话。

    那管事的却更加恭敬了,“颜先生视金钱如粪土,果然如此啊!我家主人说,先生重情重义,必定不肯一人到府。所以,我家主人已经收拾好了一座别院,您全家都可住到别院中,也好让您安心教习。我家主人一片诚心,万望先生不要推辞!”

    那管事说着,长揖到底。

    颜锦程已经不指望自己的嘴能说话了,小鸡啄米一样地点头,伸手扶起那管事。

    “先生既然愿意了,那不如现在就走吧?马车小的已备好,现在就可到东屏村,接了人就走。”

    什么是瞌睡送来个枕头?这就是啊!

    颜锦程没想到,自己屡试不中,可才名还是远扬了。正愁家中房子卖了银钱没了,一家老小怎么办,却天上掉下这么个机会。

    “爹,这……这真是老天有眼啊!”他难得诚心地感谢了一下老天爷,扶着颜庆洪坐上马车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