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3章 章 泥沉大海

    玉秀听到聚宝盆的传言,趁着作坊重新加盖的机会。

    在作坊大门重修之后,玉栋带着玉梁直接写了“勤为传家宝,俭是聚宝盆”的对联,贴在了作坊门口。

    寻常百姓有眼红想要找茬的,有武知县的庇护,玉秀兄妹四个又谨言慎行,想找茬也很难找到。

    再说玉秀做的是茶和胭脂花粉这些东西,茶叶只在五味茶楼卖,又有士人追捧,提起来是一桩雅事。而胭脂花粉这种东西,内宅妇人所用,没有什么权贵会放在眼里。所以,这两样生意也不会遭人觊觎。

    很快,就到了冬至。

    民间有句话说“冬至大过年”,意思是冬至这一天,比过年还要隆重几分。

    玉秀家里,如今还是他们五个人住着。

    玉秀也想过,要不要买几个身家清白的人给玉栋和玉梁做小厮,也好随护。可想想如今家中玉栋和玉梁都没有功名,他们只是农家,按律令农家是不能蓄养奴仆的。

    她只好按下这个念头,只能希望玉栋和玉梁两个快些有功名。

    为了玉栋和玉梁的功名,玉秀其实早就打算了。

    李承允所说的举孝廉的机会,玉秀并不想要。不说李承允从病好到现在才多少时间,他有没有这个人脉?就算有,若是他出面让玉栋举了孝廉,那以后他们就得黏在李承允这条船上了。

    刘氏和李承恩,在明州在江南经营多年,母子两个,一个是暗地里软刀子杀人,一个是明着提刀就杀人,玉秀一点儿也不想跟他们对上。

    再说,举孝廉非正统出身,没有科考出来的秀才举人等有地位,玉秀也不想让哥哥被人诟病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靠着五味茶楼的便利,钱掌柜将玉栋和玉梁引荐给了独峰书院的掌院。两人的文章能得到掌院指点一二,受益匪浅。县中主考的武知县、学政,也都认识玉栋和玉梁了。

    明年就是童试,玉栋和玉梁正式开蒙还不到一年,学问上到底还差点,要考上有点难。可只要不出大格,武知县必定愿意卖个人情,让哥哥通过的。就是学政这边没有准话,玉秀只恨自己年纪小,不能上门与各家夫人们往来,不然还可找学政夫人走走门路。

    冬至这天,是要祭祖扫墓的,玉栋和玉秀四个去扫墓时,碰上了颜锦鹏和韩氏一家。

    颜锦程带着一家子去坐馆了,颜锦鹏没跟着走。从韩氏娘家来吵过那场后,他和颜锦程的兄弟情分也淡了。

    就算没有韩氏娘家吵闹这件事,以颜锦程的性子,有了好去处,八成也不会带上他。

    颜锦鹏在东屏村附近佃了几亩地,暂时依附韩氏娘家过活。

    他看到玉栋四个,想起颜庆洪和颜锦程做的事,有些不好意思,想要避开。可山道狭窄,除非他往路边的矮树丛钻,不然总是躲不开的。

    玉秀看到他的不自在,她对颜锦鹏没有恶感,远远笑着招呼,“二堂哥,二堂嫂,你们也来扫墓啊?怎么没见堂叔他们啊?”说着她从篮子里抓了把糖果递给颜慧和颜林。

    颜锦鹏有些尴尬地应了一声,自从家里田地房屋都卖了后,他已经很久未跟玉栋几个见面说话了。

    这时玉秀问话,他含糊地唔了一声,也不知该接什么话好。

    韩氏却没颜锦鹏的尴尬,她觉得自己和颜锦程闹翻了,那就是和玉秀这几个是一边儿的了。

    再说玉栋家里两个作坊开了后,要买花草茶叶,周围十里八乡的人都会送来售卖赚些零用,她娘家人来售卖时,玉秀也客气相待,一点没有因为颜庆洪做的那些事迁怒。

    所以,看到玉秀,她很亲热,“秀秀啊,你们如今的日子过得越来越好了,好久没见,你和淑儿越来越漂亮了,玉栋和小四越发老成啦。”

    她提了提篮子,“我们来扫墓,你堂叔跟你大堂哥去府城享福去,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大日子也不回来啊?”按理来说,碰上清明冬至这种大日子,都要回来扫墓祭祖才是。

    “到了府城连封信都没回来。说是去当西席,我们也不知道到底是哪家,送信都没地方送。”韩氏抱怨似地说了几句,“有钱了,家里的东西就全扔下了。”

    玉秀又和他们聊了几句闲话,才告别回家。

    颜锦程被人请去坐馆做西席的事儿,他们也是听说的,可如今听韩氏说起来,这一拨人离开后,就跟泥沉大海一样没音信了?

    玉秀这些时候忙,压根没顾上听任何闲话,幸好,家中还有玉梁这个“百事通”,因为玉梁也铁蛋交好,铁蛋的娘荣嫂又是最爱听闲言说八卦的。

    玉梁绘声绘色,将铁蛋跟他说的话都说了。

    据说是府城一家老爷钦佩颜锦程的文采,请他去做西席,还给他拨了一个别院住,所以,他那一家子,连颜庆洪和陈氏都跟着走了。

    听说他们走的匆忙,什么都没收拾,衣裳包袱都没拿。

    颜锦程能考上秀才,肚里墨水是有点的,可这点墨水,能让府城的大老爷倾慕他文采?还不远千里请他去做西席?

    “他们说人家给一百两银子束脩,还让他一家人都住过去,大姐,你说是不是真的啊?”玉梁觉得这要是真的,简直是老天瞎眼了,颜锦程有这么好的文采吗?

    他跟着李秀才开蒙后,对学问已经有点见识了。

    “傻子都知道不可能。”玉栋铁口直断。

    “小叔,你觉得不可能啊?”玉梁嘻嘻坏笑着去问颜庆江。

    颜庆江点头,然后反应过来玉梁是笑自己傻子,气得要打玉梁屁股。

    住在一起后,辈分上颜庆江是长辈,可玉栋四个觉得他和玉梁一样,他们天天教导颜庆江是非好坏,颜庆江如今可不会任人取笑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说的,是哥说的,小叔,打他!打他!”玉梁一边跑一边叫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说过!”玉栋不依了,帮着颜庆江去捉玉梁。

    颜庆江笑得跟个孩子一样,一会儿追玉栋,一会儿追玉梁,三个人笑得不亦乐乎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