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4章 章 兄妹相左

    颜庆江三个在屋子里玩闹,玉秀和玉淑两人坐在桌边记账。

    玉淑报数目,玉秀誊写汇总。

    两人看了颜庆江三个一眼,将桌子往边上靠了靠,生怕被碰乱了账本。

    冬至,对银钱往来来说,是结算的日子。

    他们家买卖都是现钱交易,概不赊欠,所以,跟家中护院和帮工的结算工钱后,剩下的就是他们自己的钱了。

    家里开了作坊,玉秀每日忙着与各家掌柜们打交道,玉淑就留在家里每日记账管事。

    她性子腼腆少言,可记账很细致,每日银钱出入、买卖过手,都理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两人一个读一个写,终于,玉秀放下笔,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姐,我们有两千多两银子啦!”玉淑看了一眼玉秀最后算出的数字,压低了声音生怕别人听见了,可声音里那喜气是怎么都压不住。

    其实,她们昨晚已经数过家里的钱箱了,里面沉甸甸的银子,看得人眼花。现在,账目算下来,真的有这么多,一时之间,还是觉得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?”玉栋在边上听到了,也凑过来看。

    颜庆江和玉梁看三个人都在看,也都看过了,两人压根没看明白账本,看到玉秀三个笑,也跟着傻笑。

    “大姐,二姐,快点烤烤手。”玉梁殷勤地将炭盆挪过来些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冷,姐,给你汤婆子。”玉淑在炭盆上捂手,想到身上揣着的汤婆子,递给玉秀暖手。

    五个人都是喜气洋洋。

    本来他们赚得更多,但是为了迅速推动名声,玉秀在本地乡绅望族上花了不少本钱,各地造桥铺路的善事上更是热衷。这些零零总总花了不少。

    能有两千多两剩余,也是不错的事了。

    玉秀又拿出一个账本,这本账册,是人情往来的记录。他们现在,只有往,没有来,所以薄薄几页,写的无非是某月某日,送给谁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每次玉秀拿出这本账册来,玉栋几个就知道要考虑送礼的事了。

    玉秀想着明年的事,跟四个人商量,“哥,这两千两银子里,我想拿一千两,等到腊月你和小四去一趟县衙还有学政府,送节礼。武知县这边我们往日也有往来,这次节礼送两百两,也就够了。学政大人这里,还是头次上门往来,就送八百两吧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送这么多?”玉栋觉得大妹妹辛辛苦苦赚的银子,一下要拿出一半送人,有点不明白,“你不是说,知县大人是一县之主,我们要交好。学政这边为什么也要送了?”

    “明年春闱,我想着你和小四就下场去考。小四只是练个手,你明年就十三岁了,肯定能考上。童试这种事,知县和学政主考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更不应该送银子了。”玉栋板下脸说道,“明年是童试,这种时候送银子去,不是贿赂考官吗?”

    “哥,你和小四都刚开蒙,上学堂半年都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别人读了多年的书,他们两个就靠半年不到的时间,能考过人家?

    “秀秀,那更不应该去送了,我们要是考不上,那是自己没本事,买官的事不能干。”

    玉栋倔强脾气上来了,噌一下站起来,梗着脖子说道,“你忘了,爹以前常说,做人要本分要踏实。这要是送钱考上去了,也不是靠自己的本事考的……”他语气严厉,拿出了兄长训斥的架势。

    玉栋一发火,家里几个人都有点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虽然是哥哥,但脾气温和。别说这么训斥,连大声说话都很少。

    加上现在家里,一向是玉秀拿主意,他们四个听声办事。现在玉栋忽然发火反对,玉淑和玉梁只觉有点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玉秀被他的疾言厉色吓了一跳,她没想到,哥对这事的反应会这么大。

    她看着哥哥气愤的脸,明白他是真的生气了,略一细思,她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玉栋是个有主见的人,他自小在颜庆山的教导下,对大是大非上分得很清楚。往日自己所做的决定,都不涉及对错,所以他很高兴听从。

    现在玉栋听玉秀的意思,是打算拿钱贿赂学政和知县,给自己开个后门买个秀才,他觉得这是不对的。

    “哥,我知道这事不对,但你和小四也不是不考……”她想要说服玉栋,却又干巴巴地说不出什么话。

    因为,这的确是行贿。

    可是,大宁王朝上下,这种事多了,别人都在做,他们为什么不能做?

    她想了想,将玉栋拉到了屋外,压低声音道,“哥,你也知道,我们……现在处境不一样,你和小四早点有功名在身,我们做事也容易些。你不是一直想着爹报仇的事吗?你和小四有功名后,我们就能躲开一些明枪暗箭,甚至……”

    玉秀想说,甚至只要考上,他们可能就能打听到更多阿公和爹的事。

    没想到,玉栋直接打断她的话,摇头说,“秀秀,我知道你的意思。我想知道阿公和爹的事,也想让你安心……可是,要是这秀才是花钱买的,我们哪有脸祭告祖宗……”

    “哥,不是让你们不读书啊,只是明年先想法子考上秀才,你们再接着认真读书,以后凭本事再考举人、进士……”

    “秀秀,你看看福清叔家的仲远哥他们,他们读了这么多年,到现在都考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这送了,也未必能考上……”玉秀听到玉栋说起村中别人,嗫嚅着解释,想消除玉栋的负罪感。

    “秀秀,你这话我不信。从你在舅舅家那次撞头后,你越来越聪明了,好像你说要做的事,最后,就都能做到。”玉栋看玉秀摇头想要解释,“我知道,都是我这做哥哥的没用,才要你事事冲在前头。秀秀,别的事,我都听你的,可这种事,我们不能干!”

    “秀秀,我们李先生说,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,这样做,不是君子所为。你……你要一定要这么干,我就不去考了!”

    看玉栋梗着脖子大声说着这话,玉秀一时不知该说什么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