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5章 章 两难之间

    玉秀一时不知该说什么,看着面前一脸倔强的玉栋,她知道哥这想法从道理来说是对的,可是,要是不能迅速地攫取功名,她还是害怕啊。

    玉栋说完那些话,犟着脖子等玉秀反驳自己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儿,看玉秀没声音,转头,看到玉秀红着眼眶站在那儿,眼里有泪,倔强地不肯流下。

    他一下就后悔了,大妹妹原本巴掌大的瓜子脸,现在更尖更小了。

    从王家村回到东屏村后,他自己、玉淑、玉梁都长高了长胖了,小叔的气色都好了,就连蓝妞、小黄都胖得圆鼓鼓的,只有大妹妹,好像更瘦了。

    这些时候,家里没钱时都是她在想法子赚钱,夏天那么热,她坐在泥炉前烘泥鳅。入冬这么冷,她又总是要双手泡在冷水里。

    她让自己去镇上习武读书,田里的活也大多都是她在做……

    他嘴唇动了动,想要答应大妹妹的话,明天就去知县和学政那里去送礼,可是,他张不了这个口。

    “秀秀,我……我拼命学,好不好?”他求饶似地问。

    玉秀看玉栋那为难的神情,冷静下来,自己把哥哥他们逼得太紧了。

    她转头使劲眨了眨眼睛,将泪水隐去,转回来安抚地笑着说,“哥,你说得对,是我错了。我们还是好好学,不急。”

    她前世见多了贪腐阴暗,可玉栋,他吃过苦,却还是坚守初心。就这样吧,也许,这也是哥哥的缘法。

    玉栋听玉秀这么说,更内疚了。

    玉秀做了决定后,就不再纠结了,看外面风更大了,拉着他进屋,合上账册,“给武知县的礼,我们都等腊月再送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哥,你上次不是说洪师傅爱吃我们的麻虾酱?明天送两罐过去吧?接下来天冷了,也不能做啦。”

    这麻虾酱,是玉秀拿小虾米做的。这种小虾米个头小,要是当菜吃都没多少肉。玉秀把小虾米洗干净拿盐腌一天,爆香葱姜末后把小虾米放进去炒透,再放水小火慢慢炖烂,放点豆瓣酱调味,放到瓦罐里,吃起来下饭,又经得起放。

    玉栋看洪天锡喜欢吃这种腌制的东西,就拿了一罐送过去。

    洪天锡果然很喜欢,玉秀特意做了好几罐留着,时不时送一两罐过去。他们现在不缺钱了,可洪师傅还是不肯收束脩,这让玉栋和玉梁很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所以,玉秀索性让他们不时给洪师傅送些家常东西,蔬菜瓜果、腌菜咸菜,不经放的东西,会分成几次送过去,免得坏掉了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明天就拿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顺便到镇上找牙行问问,要是附近有良田卖,我们再买几亩?”玉秀商量地问。

    “好,我明天就去问。”玉栋听到买田,高兴地点头,“要是能买回我们家的田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玉淑和玉梁看他们两个没有争吵的样子,松了口气。听说要买田地,兴奋地在那盘算要买多少亩。

    “姐,天不早了,我去做饭了。”玉淑想着灶间还准备了一堆菜,打算今晚好好吃一顿的。

    “这些时候你辛苦啦,淑儿,我去做,你歇会儿。”

    玉秀忙着外面,家事都是玉淑在做。

    “姐,我不累,你才辛苦了,今晚你要多吃点。”

    最后,还是两个人一起下厨,做了几道菜出来。

    红烧肉、炒冬笋、鸡蛋炒蘑菇、清蒸鲫鱼、青菜豆腐,最后,是一个大盆的玉竹红枣煲鸡汤。

    家里那五只小鸡,现在都长大能下蛋了。原本打算冬至的时候杀一只来吃,可到挑鸡的时候,玉淑舍不得了。

    那五只小鸡,从大火里活下来,都是她一点点喂大的,她觉得杀哪只她都舍不得。可玉梁拍着巴掌高兴地等鸡肉吃,不杀这句话她又不忍心说。

    临到杀鸡的时候,抓公鸡,她说就这一只公鸡得留着打鸣。

    挑只肥母鸡,她说那只鸡每天都能下蛋得留着。

    挑只瘦母鸡,她又说那鸡没多少肉不好吃。

    最后,玉秀明白了,掏钱去镇上买了一只老母鸡来吃。

    这次,玉栋杀鸡没再出纰漏,手起刀落很是利索,颜庆江和玉梁帮着拔鸡毛,三个男的将鸡给整治好了。

    颜庆江的腿已经能走动,还是让他坐在上座,屋里放了两个炭盆,五个人吃得热乎乎的。

    玉栋反驳了玉秀的话,心里就一直觉得难受。

    第二天拿了两罐麻虾酱送到洪天锡家,他不是善于掩饰情绪的,脸上的神情有些恹恹。

    “玉栋,你有心事?”洪天锡坐在一边,看自己这徒儿直瞪瞪盯着墙壁已经盯了一炷香的功夫了。

    玉栋直觉摇摇头,又点点头,苦恼地说,“师傅,我觉得自己不是读书的料。”

    洪天锡摸着自己的一把胡子,一点儿没留情面,“你的确不是读书的料。”

    师傅就不会安慰自己一下啊?玉栋有点委屈,他难道很笨?

    “你倒不是愚笨,只是读书这种事,讲天分的。”洪天锡好像看穿了玉栋的想法,“你在习武上有天分。怎么忽然想到这话?”

    “我大妹妹要我明年下场考试,可我必定考不上的。取巧又不好,凭学问……我又肯定考不上……”玉栋的话说得磕磕绊绊,忍不住将昨天玉秀的意思透露出来。

    洪天锡倒是能听明白他的意思,看着这徒儿满脸苦恼,倒难得他有这份不投机取巧的心性。

    颜家四个孩子他都见过,玉淑和玉梁年纪小一个腼腆心善,一个活泼伶俐,玉栋性子敦厚做事踏实。

    只有玉秀,他觉得这丫头有点看不透。明明才十岁的年纪,心思灵敏,应对老道,人情往来上更是练达。

    就像自己教了玉栋兄弟俩没有收束脩,她从不刻意说给钱,可每每让玉栋送来的东西,总能送到自己心坎上。

    “师傅,我觉得对不起大妹妹,可又怕让她伤心失望。”玉栋最后,苦恼地说。

    “玉栋,你学文不行,可学武不错,何不换条路走?”洪天锡给他指路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