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7章 章 冬日闲暇

    玉栋回到家里,将河对面有人搬家的事说了。

    他们河对岸,是一片良田,那片良田过去,有三四个庄子,听说都是府县大户人家置下的产业。这些庄子主人家也不来住,留了下人或庄头,负责看守田庄、田地佃户等事。

    玉秀他们小时候,都觉得那些庄子特神秘,高高的白粉墙,露出的青瓦飞檐,淘气的时候还曾想爬墙去看看,住在白粉墙里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就是想想,到底没敢真去爬墙,听说被人抓住要送到县衙打屁股的。

    玉栋说到搬家的事,除了玉梁好奇地跑河边张望了几眼,其他几个都没在意。

    第二天天色更阴沉了,看样子是要下雪了,几个人都没出去。

    右厢堂屋里,烧了两个炭盆。颜庆江、玉栋和玉梁每人又都拎了一个火笼。

    火笼是用铁打的小圆桶,高度也就大人的一个巴掌大,天冷的时候火笼底装上炉灰。炉灰就是炉灶里烧剩的草木灰。

    装好炉灰后,上面放一层黑炭,再放一两块烧红的木炭,然后在炭上盖上一层草木灰,就可以拎在手里取暖了。烧红的木炭会逐渐把其他的黑炭都点上,那热度能持续很久。

    火笼里还可以拿树枝扒拉个洞,把小番薯塞进去,再盖上炉灰,过些时候番薯就烤熟了,拿出来扔地上拍几下,拍掉炉灰,剥掉皮,就能吃了。

    要是能找到铁片,还能炒黄豆吃,豆子烤得焦黑酥脆,放嘴里一咬就嘎嘣响。

    中午刚吃饱,肚子是不饿的,可还是会馋啊。

    玉梁缠着玉栋,挑了几个番薯和芋头,还有一小碗黄豆出来,打算在屋里烤了吃。

    玉栋拿几个大番薯丢进炭盆里烤,把几个小的丢给玉梁让他烤着玩。

    堂屋里两张大的八仙桌拼一起,上面堆了布料等物,玉秀和玉淑忙着给大家做过年的新衣裳。

    入秋后,玉秀就忙个不停,家里几个人穿的棉衣,还是在镇上成衣铺买的,到底没有自己新做的暖和。

    玉淑年纪还小,不会裁衣。

    现在作坊歇下来,玉秀就忙着给大家裁衣做衣裳。

    家里已经有木棉了,手里有钱,玉秀特意买了几块皮毛,打算今年每人做一身棉衣,再做一身毛皮衣裳。

    玉秀觉得小叔长得挺俊俏的,挑了一块灰兔皮,“小叔,给你用这块做件毛背心好不好?”

    颜庆江看了一眼,再看看堆在床上的皮毛,“这块,我要这块。”

    玉秀一看,他挑了一块黑色的,敢情是嫌弃灰色不好看啊,“好,就给小叔做这件。”

    颜庆江以前的新衣都是王氏给做的,叔嫂之间,到底没有玉秀这样亲近随意,更不要说还让他自己挑个花色什么的。

    这一开始挑,就上瘾了,他又给自己挑了做棉衣要用蓝色棉布、做裤子要红色,鞋子要老虎头的……

    把他要求的放一起,玉秀四个都是一脸黑线,这五颜六色放一起,还能看吗?

    “小叔,你去跟小四玩捡石子儿吧。”玉淑不忍心说颜庆江挑的太难看,委婉地把他支走了。

    天黑没事干,捡石子儿是小孩子常玩的打发时间的游戏,有两种玩法。

    像玉梁这五颗石子,都是大小差不多的光滑圆润的,就玩抛子儿。

    一手抓着五个往地上一丢,石子在地上滚动停下,捡起五颗石子里距离其他四粒最远的那个石子做引,往上轻轻一抛,然后一只手快速抓起其他四颗,然后掌心上翻接住做引的那颗石子。

    五颗石子都不掉算是过关。

    玉梁的手小,每次抓起四颗再去接掉下来的引石时,总会滑落一两个。

    所以,每次玩抛子儿时,颜庆江总是特别高兴。他本来不会玩,玉梁手把手教了一段日子,如今玩起来可好了。他的手又大,接石子特占便宜。

    玉梁却是苦着脸,因为玩输的人要被刮鼻子的,以前他爱和小叔玩,是因为他可以一直刮小叔的鼻子,现在,十次里倒有六七次要刮他的鼻子。

    玉秀听到玉淑这句,对地上那苦着脸的玉梁努努嘴,眨了眨眼,玉淑看到小四那样子,忍不住埋头笑起来。

    玉栋却是捧着洪天锡给的兵法在那看,偶尔遇到不认识的字就问玉秀。他将洪师傅的话告诉玉秀后,玉秀看他一心学武,不仅没反对,还托人为玉栋准备弓箭,想在家里安个箭靶供玉栋练习。

    他听到玉秀和玉淑的笑声,听着颜庆洪和玉梁的笑闹,继续埋头看书。

    “哥,你要不拿个炭盆到东屋去?”玉秀怕这里太吵,影响玉栋看书。

    “不要,两个炭盆都放这里,暖和。”玉栋往窗边挪了挪,还是喜欢待在屋里。一来大家在一个屋里,支两个炭盆屋里就很暖和了,要是分两个地方还耗炭,二来他觉得大家守一起,很安心。

    玉秀看他不肯,也不管他了。

    她先将给颜庆江准备的布料剪裁好,均匀地界上木棉,将内外布料压齐。玉淑在边上拿着针线,先从衣裳的中间开始,一点点地缝针。

    这是做棉衣的芯子,做好后再外面缝上衬布,就是一件棉衣了。界木棉,就是一条一条从上往下缝,将木棉均匀分界,定在布料上。

    针脚越细密,木棉才不会乱跑,这棉衣才能暖和。

    玉淑话不多,可手巧心细,她缝的针脚细密均匀,看着就很细致。

    玉秀看了一会儿,看玉淑做得很好,就专心缝制外袍。颜庆江这件外袍,玉秀已经做好大半了,藏青色布料上,她打算绣上一圈祥云图案,过年时候穿,再挂个红色香囊,看着就喜庆。

    到天擦黑时,屋外传来霹雳巴拉的细微声音。

    玉梁推开窗户,往外探头一看,惊喜地叫道,“下雪子啦,下雪子啦。”说着把手伸出去,缩回来时手上有几粒小冰粒。

    今年入冬后,还没下过雪,雪子开始下起来,五个人都兴奋地趴到窗口看。

    “明天我们就能堆雪人吧?”到底还是小孩子,玉梁对堆雪人还是挺喜欢的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