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8章 章 雪夜迷客

    玉秀看看天色也快到吃晚饭的时候了,做了几个菜,五个人简单吃了。

    玉梁的心思早飞到明天去了,生怕雪不下,就趴在窗口眼巴巴地看。

    他看着雪子渐渐变成了小雪花,然后,那雪花越来越大,等天黑时,已经变成大团大团的棉絮一样,漫天飞洒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黄那边不挡风,我去给它加层草帘子。”玉栋想到那头黄牛,放下书站起来往外走。

    小黄牛的牛棚,是在原来猪圈的地方新搭的,可那棚到底没有原来砖木建的猪圈暖和。

    八月割下的稻草,他们拉回家都堆到牛棚里,抽空编了几块帘子,就是为了保暖用的。

    “还有鸡,要不我们把鸡都关鸡笼里,晚上放仓房过夜吧?”玉淑想到那五只鸡也在牛棚里,有点担心。

    “鸡没事,它们睡在稻草堆里,暖和着呢。”玉栋安慰了一句。

    玉淑不放心,一定要跟着玉栋出去看看。

    两人回来时,身上都是雪花,身后还跟了陌生人。

    玉栋一进门就招呼玉秀,“秀秀,这两个外乡人迷路了,好不容易走到我们村里来,刚才敲我们家门,想到家里避避雪。他们都冻坏了。”又转身对身后的人说,“快点,你们快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这位公子。”身后一个年轻的声音回答着。

    玉秀听说是外乡人迷路了,答应一声,急忙放下针线。他们几个关着门坐在屋里,压根没听见敲院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有些好奇,东屏村又不是在深山老林里,怎么会有人在这里迷路。

    玉淑越过玉栋,走进来帮忙。两人将一张八仙桌抬到靠墙边,剩下那张八仙桌上的衣裳布料,都抱到墙边这桌去,玉秀又招呼颜庆江帮着把炭盆挪到屋子中间的八仙桌下。“你们快坐这里,暖和一下。”

    刚才匆匆一眼,隐约看到门外一高一矮两个人。

    高的一个看着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,小厮打扮,身量比玉栋稍高点,身上肩上落了厚厚一层雪。

    他转身走到旁边,原来矮的那个是坐在轮椅上,有三级台阶,轮椅不能直接推上来,玉栋弯腰帮小厮一起抬轮椅。

    那轮椅上,坐着的那人看着很瘦弱,头上戴着束发金冠,穿着一身精致的淡金色锦服,身上盖了白色狐裘披风。

    玉栋和小厮抬轮椅时,他半低着头看着地上,一圈白狐围脖将脸给遮了大半。

    玉秀看他狐裘上已经有一层雪,显然是在外面走了很久了。屋里比外面暖和,热气一烘,雪水化开渗到衣裳里,那可够受的。

    她拿了一把棕毛刷递给轮椅上的年轻公子,“快点,趁着雪没化,把雪给刷掉吧。”

    那年轻公子抬头想道谢,看到玉秀,却愣了一下,脱口叫了一声“小仙女”。

    这称呼……玉秀仔细看那人,那年轻公子将围脖松开,露出了一张清秀白净的脸,脸色不太好,不知是冻到了还是原本就没养好,少了血色。

    他看到玉秀,双眼一亮,绽放了一丝笑意,可眉宇间一抹清愁却没有减淡。

    这个人,居然是李承允。

    在东屏村这种小山村里忽然见到李承允,玉秀心里一惊,想到丁三爷曾带来的李承允的话,他要自己放过颜庆洪,这人必定和颜庆洪所说的那些黑衣人有牵连。

    可看李承允看到自己时那惊讶神色,不像是假的。再亲眼看到不良于行的李承允,想到在靖王府初见时那瘦骨嶙峋的等死模样,他应该不是那些黑衣人的主子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又见到你了。”李承允带着点惊喜说道。

    玉秀,是他出生以来,见到的第一个真正的外人,还是第一个对自己心怀善意的人。虽然她看自己的眼神有点奇怪,就好像,好像看透了一切一样。

    他知道青龙镇和云昌镇都在建昌县治下,也想过是不是到这边养病后,哪天到玉秀家拜访。没想到是在这种雪夜,他想躲雪,躲到了她家。

    玉秀心中转过几个念头,脸上却适时浮上惊喜之色,“大公子,您怎么会到这儿来?”嘴里说着话,手上帮着那小厮一起,将李承允的狐裘拿走抖雪。

    “我到青龙镇的庄子养病,你怎么……”李承允本想问你怎么在这儿,想到玉栋刚才说的话,环顾了身处的堂屋,“这是你家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外面雪那么大,你们怎么还在外面走啊?”

    “大姐,这人认识啊?”玉梁看玉秀和李承允好像认识的样子,好奇地探头过来。这公子穿的衣裳真好看,人也挺好看的。

    玉秀看玉栋和玉淑也看着自己,又拿了一个棕毛刷给那小厮,让他把身上的雪扫掉,一边跟几个人说,“这就是靖王府的大公子,你们快点行礼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个病……”玉梁还记得那个榜文,想说就是那个病得要死的人,然后想到这话太无礼了,伸手捂住自己嘴巴,有点不好意思地往玉秀身后躲了。

    玉栋和玉淑连忙上前见礼。

    李承允摇手让他们不要多礼,自己还是好奇地打量着玉梁,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小的孩子呢。

    一双明亮的眼睛,带着一点懵懂,可又很伶俐的样子,听到他的话,点头说,“是的,我就是靖王府那个病得差点死了的人,是你姐姐救了我,你是谁啊?”

    玉梁听他说是姐姐救了他,有点得意,“我大姐很厉害的,我叫颜玉梁。”然后他想到玉秀平时教的话,“草民颜玉梁,见过大公子。”

    小小个子,这作揖还挺像模像样的,李承允不禁笑得更高兴了,可能是寒意袭来,他一手握拳抵嘴,低头咳了几声。

    那小厮急的放下棕毛刷就给他拍背,有点不知所措地看看屋里的人,“我们在雪地里走了一个多时辰,我家公子可能有点着凉了……”

    玉栋看两人衣襟都湿透了,有点担心,“你衣裳都湿了,得换上干衣裳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给你们熬碗姜汤喝。”玉淑听那小厮说着凉,想到着凉了应该喝碗热姜汤暖暖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