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9章 章 热心待客

    家里几个人,那小厮比玉栋高不了多少,玉栋的衣裳可以拿了给他换上。

    李承允虽然坐在轮椅上,但个子瘦高,玉栋的衣裳明显太短了。颜庆江的旧衣裳倒是有,可看看李承允那通身华贵,谁忍心让这样清俊的贵公子,穿打补丁的衣裳啊?

    玉秀看看,也只有自己刚帮颜庆江做的新衣外袍还行,这新衣衣襟上的祥云还未绣完,中间一朵祥云只绣了半片,玉秀打了个结,将绣花针和绣绷拆下来,“大公子,你先换上这件衣裳吧。”

    颜庆江一看他的新衣裳,竟然要给李承允穿,有点不高兴了,“秀秀,偏心!”

    李承允和小厮看到一个二三十岁的大男人,说出这么孩子气的话,奇怪地看着颜庆江。

    “我小叔失礼了,还望大公子勿怪。”玉秀抱歉地笑笑,将衣裳递过去,自己一手拉了颜庆江,一手拿了玉梁出来,“你们在这屋里换,我们去给你们看看姜汤好了没。”

    颜庆江还不肯走,玉秀手上用了点劲将他拉出门,玉栋跟在后面出来,反手将门给关上。

    “小叔,那件衣裳先给他穿一会儿,回头就拿回来了。”玉秀哄着说。

    “不新了。”颜庆江有点委屈,玉秀绣的祥云图案他很喜欢。

    玉秀有些好笑,又有些头痛,“小叔,回头我再给你做一件,啊?比那件还漂亮,我给你绣漂亮的花。”

    “小叔,别小气嘛,回头我把给你吃新蜜饯。”玉梁也跟着哄。

    两人答应了一堆条件,终于让颜庆江消气,点头答应了。

    小厮很快帮李承允换好衣裳,拉开房门看到站在屋檐下的几个人,有点不好意思地说,“颜郎君,颜娘子,能不能劳烦你们看顾一下我家公子?我去把马车拉回来。”

    他们的马车在雪地里走到一半,马车卡在田埂里,李承允又不能骑马。他们看这边有灯光,索性连马带车丢在路上,人先走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行,你快去拉马吧,这大雪天,马不要冻坏了。车先丢路上没事,等明天我找村里人帮忙,帮你们拉出来。”玉栋一口答应了。

    那小厮进屋跟李承允说了一声,转身打算走出屋外。

    “哎,你等等。”玉栋拿了蓑衣和斗笠递给他,“穿上这个挡雪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颜郎君。”小厮也不多客气,他们出门带的油纸伞,早就破了扔路上了。

    玉栋带着颜庆江和玉梁进屋,玉秀到灶间跟玉淑一起煮了一锅姜汤端进去。

    李承允拿着姜汤抿了一口,微微皱眉,“这味道……有点怪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姜汤,很辣的,可吃了后就不会着凉,你快喝吧。”玉梁看这人没架子,一点儿也不怕生了,在边上指导。

    李承允很听话地一口喝完,真的感觉身上有点发热了,然后,他想起来,这味道,很小的时候他吃过,那时奶娘还没死,他还淘气地跑到院子里淋雨,然后,奶娘就端了一碗淡黄色的姜汤给他喝,那汤里,加了糖。

    玉秀看他忽然变成追忆之色,接过他手里的碗,“大公子,你把鞋脱下来烤一下,鞋子肯定也湿了。”

    颜庆江和玉梁热心地将炭盆往他身边又挪了挪,玉栋拿了一块板架在炭盆上,“你把脚放这上面,就不会冷了。”

    李承允弯腰想去脱鞋子,可坐在轮椅上还是不方便。

    “你别动,我们帮你吧。”玉栋说了一句,帮他把鞋子拉下来,又把他的脚挪到木板上。

    炭盆里的热气蒸上来,李承允觉得那热气让他从脚往上开始发热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病好了吗?怎么还坐在轮椅上?”玉梁好奇地嘀咕。

    “小四,不要吵到大公子,小叔叫你呢。”玉秀怕李承允不快,拦住玉梁的话。

    玉淑有生人进来后,端了姜汤进来后,就坐到角落去了,听到玉秀打发玉梁的话,她对玉梁招招手,把他叫过去。

    小厮很快就回来了,家里也只有黄牛的牛圈能关,拉车的那匹马就关到小黄的牛圈去。

    蓝妞第一次看到马,它对小黄挑衅惯了,对着马也汪汪叫着还想冲上去,差点被马踢了一脚。

    玉栋把它拖回窝里,让它好好睡里面看门。

    李承允听到这些声音,只觉新奇又有意思。

    玉秀几个问起他们雪夜出现的原因。

    原来李承允昨天搬到田庄后,今天远远看到这边山上有寺庙,他叫了庄头过来问,庄头说玲珑山上的白云寺很灵验,那一带风景也好。他就想沿山走走,到庙里赏景。

    庄子里几个下人劝不住,小厮小北是周明留给他的,只知道听命,就这样中午从庄子里出门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,走了几个时辰,发现这边的山路马车上不去,天又下起雪来,他们想往回走,大雪纷飞地想抄近路,结果马车卡路上,幸好看到这边村子里有灯光,就沿着河堤一路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,您看到的白云寺,离这边远着呢。而且一样是玲珑山,白云寺那边和我们村里这边,可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望山跑死马,终于知道这话的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公子,庄子里那些人,都是丁三爷带来的吗?”玉秀忍不住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今天丁三带人去县城买东西,庄里的人,都是我母亲……”李承允说了一句心里却涌上后悔,自己这是离开靖王府后,就忘了吗?

    玉秀看他捏着轮椅扶手的手有点发白,暗暗叹了口气,李承允或许是聪明的,能在刘氏手底下活到现在不容易,可他乍然离开刘氏面前,就像脱笼的小鸟,警惕之心就放下了。

    明白这点,玉秀对李承允的戒心又消了点,同情之心倒是更浓了。

    屋里一时有点沉寂,直到一个炭盆里,飘出一阵焦味。

    “哎呀,糊了,糊了,番薯焦了!”玉梁叫着冲到那炭盆边,拿起火钳捣鼓着夹出一块黑乎乎的木炭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扔到地上,拿火钳将上面的火星都敲掉,又戳开一个洞,“还好,还能吃呢。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