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0章 章 沾枕即睡

    玉梁又把另两个番薯都夹出来,拿衣角垫着抓起一个番薯,开始剥皮。

    “是番薯啊!”小厮小北惊喜地叫起来,显然也是吃过这种吃法的。

    “这能吃吗?”李承允闻到那股香味,也觉得饥肠辘辘,他们晚饭还没吃呢。刚才只想取暖,现在暖和点了感觉更饿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红薯啊,可好吃了。”玉梁将自己的放边上,拿了一个递给小北,又拿了一个递给李承允。

    李承允接过那番薯,手上沾了一手黑灰,感觉手心一阵发烫,根本拿不住,掉地上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要这样弄凉啦。”玉梁拿着番薯丢来丢去,一边丢一边吹气,跟演杂耍一样。

    小北剥好了手里的,要递给李承允。

    “把那个拿个我。”李承允却不要,还是要刚才掉地上的那个。

    玉秀看他那好奇又执拗的样子,弯腰捡起那个番薯递给他,“快点,很烫。”

    李承允接过,学着玉梁的样子丢来丢去,感觉不凉了,开始一点点剥皮,然后掰下来一块,“好吃,很甜。”

    他手上沾了一手黑灰,这一下嘴角就沾了黑点,惹得屋里几个人都笑起来。

    小北连忙递过手巾给他擦脸。

    “很好吃,还有吗?”李承允吃完一个,看着玉秀问道。

    李承允只是没有和外人接触,不了解外面的事物,可他对人心的感应比常人更敏锐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躺在床上,他看着身边伺候的人的眼神、表情,揣摩着这些人的心思,是迫不及待地想害自己,还是有点同情但不得不害自己,这些差别他都你看出来。

    刚才玉秀掩饰地很好,可看到自己时眼神中传出的戒心,他还是发现了。

    因为自己让丁三传了那些话,她是怕自己专程来害他们的?

    李承允有点理不清自己的心思,在府城时,他想着,只要能让那一府的人死,牵连到谁他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可看到玉秀兄妹四个时,他忽然觉得有点内疚,自己的做法,是不是牵连了他们?

    尤其是看到玉秀那警惕的眼神,他心里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在靖王府的松风院,自己躺在床上,觉得那一次,自己肯定逃不过死劫了,就那么死了,他真有点不甘心。

    然后,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,他一睁开眼,就看到一个小娘子站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她梳着很常见的丫髻,穿着颜色很素的衣裳,可看着自己时,那眼神里有同情、怜惜、惊讶……最后,眼神里就是悲悯,让他想到有数的几次跟着刘氏去寺院时,看到的观音边上的龙女,他脱口而出叫了一句“小仙女”,向她伸出手去,她果然向自己走近了。虽然被田嬷嬷拦住了,可那眼里的爱护,一览无遗。

    李承允不知道好看的姑娘应该是什么样,但玉秀肯定是很好看的,眉眼如水,声音清脆。

    玉秀离开靖王府,跟自己告别时,她还嘱咐自己要小心,提醒自己周明可信。

    玉秀看李承允抬眼望着自己,有点可怜兮兮的味道,就像玉梁想吃东西时,看着自己那样,心不由一软,“还可以烤,不过您饿了这么久,还是先吃点别的,我给你们做点饭吧。”

    晚上还有剩下的菜和饭。

    玉秀怕饭菜来回端冷得快,索性将饭热好后端进堂屋,拿了小泥炉过来,在小泥炉上温着芋头汤,蒸了蛋羹,想想李承允的身份,她又去拿了几个碗过来,想给小北另外分一桌。

    “小北,坐下来吃吧。”李承允端起桌上的饭,招呼小北。

    “公子,小的还不饿……”

    “肚子,叫!”颜庆江毫不留情地在边上揭穿。

    小北脸一红,讪讪地有点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玉淑去拉颜庆江,玉梁捂住他嘴不让他说话了,颜庆江唔唔着说不出来,还不知道自己说错什么了。

    李承允忍不住笑起来,“在外从权,坐下来吃吧。”他指了指自己对面。

    小北挨着板凳边坐下来,一口饭扒下去,忍不住大口大口吃起来,他这半天来来回回地跑,早就饿死了。

    李承允吃相倒是斯文,可也很快就吃完一碗米饭,他看看罐里的饭,有些犹豫要不要再添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再吃点吧。”玉秀拿起饭勺帮他再加了两勺,剩下的饭往小北面前一放,“剩下的,你全吃了吧。”

    小北顾不上说话,点头忙着又扒了几大口。

    两人吃饭,玉秀让玉栋帮着将颜庆江的被褥收到玉栋那间房,让李承允和小北在颜庆江的房子住一晚。

    天已经全黑了,田庄离这边路不近又没马车,李承允也只好先在他们家借宿一夜。庄户人家,遇到陌生人借宿,总是会热情相待,让间屋子更是常事。

    玉秀拿了一床新被褥铺在床上,送了一壶热水给李承允两人洗漱。

    李承允看她要转身出去,忍不住叫住她,“颜……颜玉秀,”他本想叫颜娘子,又觉太生疏,可叫秀秀好像又没这么熟。

    玉秀以为他还缺什么,转身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让丁三带话,让你放过颜庆江。”当时他是知道颜庆江为什么被关牢里的。

    从西厢堂屋来到东屋,他看到了正房那地方的缺口,再看东屋这里,屋子收拾地很干净,可墙壁斑驳,家具也陈旧,若是颜庆江没有偷掉他们的银钱没有烧掉屋子,也许他们几个就不用住得这么局促了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,能告诉我,是谁让你这么做的吗?”玉秀听李承允主动提起,她索性问道,“大公子未出过明州府。”没出过明州府,当然也不会知道世上有颜庆江这么个人。

    李承允看玉秀一脸平静地等着自己回话,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,“我,不知道他们是谁。”他看玉秀露出一副不信的神情,“我没见过他们的主子。”

    “大公子,早些歇息吧。”玉秀走出房门,将门带上。

    李承允不知她是信还是不信,小北进门后,将他扶到床上。

    这被褥不够软,枕头是粗布枕套,躺在床上,还能听到窗外呼呼的北风。这么破陋的地方,李承允却躺下没多久,就睡着了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