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1章 章 深夜上门

    深夜,临武县外的一座宅院正堂内,亮着灯火。

    这是一座两进的宅院,男主人叫王有财,老婆杨氏,据说是临武县管辖下的王家村人,几年前忽然发达了,一家人到这买了房子。看他们那样子,也没做什么营生,可成天好像银子就天上掉下来一样,看那花销一点也不心疼。

    平日里,这宅院里很是热闹。王有财和杨氏老两口,两个儿子一家都住在这里,还有嫁出去的女儿,也是隔三差五带着女婿孩子来娘家住。

    杨氏天天中气十足地骂人训丫鬟,两个儿媳妇和儿子的吵闹声,还有儿媳和小姑子的争吵,天天热闹地堪比闹市。

    现在,这宅子里亮着灯,却很安静。

    地上,是一地死人。

    灯火摇曳中,整座房子,像座鬼宅一样阴森。

    王家的儿子媳妇、女儿女婿,都倒在地上,有的是胸口中刀,有的是脖子中刀,显然都是一刀毙命。

    正堂左右两根大红柱子上,绑了一对五十多岁的夫妇,男的已经断气了,胸口和喉咙的刀口处,还在汩汩地流着血。

    一个穿着粉红绫罗纱裙、头上满是珠翠的年轻女子,慢慢走到绑在柱子上的妇人面前。每走一步,绣花鞋上缀着的夜明珠,就会晃动一下,投下柔和的光晕。

    那被绑着的妇人,白白胖胖,和一只发面馒头一样,看着五十来岁,穿着大红色的缎子。一双吊梢眼,不停地左右乱转,她看着这女子头上的珠翠,眼中闪过贪婪,再看到女子手中拿的还在滴血匕首,又很惊慌。

    她呜呜啊啊地发出声音,可是,嘴巴里塞了不团,又被一道绳子勒着,根本说不了话。

    “杨花儿,你后悔吗?当初贪图多卖十两银子,将我卖去做了瘦马?”年轻女子走到了妇人身前,“要是你只是将我卖做丫鬟,今日,我能拿你怎么办呢?可是,你可知道?我现在可是靖王爷最宠爱的九夫人哦。”

    云湘君,十岁被卖入江宁府云水楼成了瘦马,十五岁被卖出,先是被送给金尚书做了妾,金尚书携妾会友,风流老才子唐赫章一见她就评了“美姿容,艳色殊”六个字,金尚书为了表示自己爱才之心,将她转送给了唐赫章。

    因为唐赫章“美姿容,艳色殊”六字评价,她的美名远播。不少人到唐府拜访,就为了听唐赫章的小妾歌舞一曲。

    唐赫章一死,他儿子为了攀附高门,将她送给了上司,随后几年间,她辗转高门,差点还进了成王府。

    两年前,她被送给江南靖王府,成了靖王的外室夫人。

    现在,这样的人,出现在这样的地方,趁着这满地血腥,恍如索命的艳鬼。

    眼看云湘君越走越近,那妇人先是瞪着眼,满是凶光,嘴里的声音更急了,听那声音,就像是在咒骂。

    “你是骂我不要脸?人尽可夫?呵呵,我的好舅母,你忘了,这都是拜你所赐啊。”

    云湘君慢慢说着,有些狰狞,灯火跳动中,让她的脸忽明忽暗。

    那妇人说不出话,只是不停地摇头挣扎,忽然,传出一股骚臭味,她下身裙子湿了,原来是吓得失禁了。

    云湘君轻蔑地看了她一眼,脸上神情看似绽放了一朵笑容,可眼中,却留下泪水,“我哥哥、弟弟都被你害死,你却骗着我的银子,过了这么多年好日子啊!”

    “杨花儿,你这该千刀万剐的恶妇!”云湘君看着那妇人的脸,一刀扎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没杀过人,当然也没剐过人,所以,她的刀,只是一刀又一刀地扎到妇人身上,每次拔起,带出一串血珠,再狠狠地扎下去。

    那妇人痛得挣扎起来,年轻女子只是咬着牙,毫不停顿。

    那妇人开始还死命挣扎,嘴里发出被压住的凄厉的声音,扎了十几刀后,声音越来越轻,到最后,一动也不动了。

    云湘君还是疯了一样地扎着,直到力竭,一只手再举不起来。

    她喘着气,又用左手去握着自己的右手,再举刀扎下去。匕首可能是卡在了骨头上,她拔了几下没拔出来,她才颓然地松开手。

    她四下看了一眼,再看着自己手上的血,呵了一声,声音似哭似笑。

    “云夫人,我家爷吩咐,卯时前要送你回府城。”一直站在边上的一个黑衣男子,看她不再有所动作了,才开口提醒道。

    大堂这里,还站了六个黑衣人,他们四个面对一地死人,一脸淡漠,一看就是常年做着杀人的营生。

    开口的黑衣男子奉命将云湘君送到这里,秘密杀了这家人。

    从临武县回江宁府,路上最快也要三个来时辰,天亮后路上就有行人,那他们的行藏就暴露了。

    云湘君慢慢转身,脸上带着一抹如释重负的笑,让她本就姣好的面容,更是艳丽,“好,劳烦您送我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她又转头,看了站着的六个黑衣男子,从衣袖里掏出一张银票,“多谢诸位了,大家一夜辛苦,这些银子,就拿去买杯酒喝吧。”

    她没再挂着往日那抹媚笑后,居然看着很是端庄温婉。

    领头的黑衣男子犹豫了一下,“多谢夫人了,只是,我们是奉命行事,当不得夫人的赏银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拿着吧,反正……银子也没什么用。”云湘君直接放进了他的手里,往门外走去,“这些人,不配入土为安。”

    黑衣男子不能硬塞回去,只好收进袋中,听云湘君那句话,看了满地尸首一眼,对手下使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等那女子坐上马车离开时,这宅院里燃起了熊熊大火。

    到了府城桂花巷的一座宅子外,天才微亮,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那黑衣男子道声得罪,将云湘君抱着跳进院墙假山上,借力又跃上二楼,将云湘君送到了她的房前,“我家爷今日下午来见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可让陈大人放心,我云湘君虽是女流之辈,但也不是忘恩负义之人,他助我报仇,我自然会将他要的东西奉上。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