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2章 章 香消玉殒

    到了中午,临武县灭门惨案的消息,已经传开了。

    府城里,大家也在津津乐道,镇日无聊,这种杀人放火的新闻,大家最爱听了。

    “听救火的人说,那屋里,没一个活着的了,现在,也没人收尸,连出嫁的女儿女婿都死在一起了。夫人,你说这家人惨不惨?”丫鬟淑儿一边给云湘君梳头,一边说着自己刚刚听到的大新闻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因为京城来人要查靖王府。靖王爷好久没来了,淑儿看云湘君一直闷闷不乐,肯定是因为王爷这事,就说着这新闻,逗她开怀。

    “可怜之人,必有可恨之处。”云湘君淡淡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也是呢,听说那家人,害了自己的外甥外甥女,后来又不知哪里得来的银子,才有钱买宅子住,一家子都不务正业的,也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淑儿,我让你回家吧?”云湘君忽然打断了淑儿的话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啊?夫人,你刚才说什么?”淑儿有些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云湘君看着她稚嫩的眉眼,她的妹妹,叫玉淑,几年前就死了。后来,还在京城时,买进来的丫鬟里,她偶然听到这丫头叫淑儿,一时心软,就要过来,跟在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,她待淑儿,就像对亲妹妹一样。淑儿对她也很好。

    这六年里,她被人转送他人,每次,都只有一个要求,让她带着淑儿走。

    “淑儿,你说你是为了给你娘治病,才把自己卖了的。你要是愿意,我等会就跟管家说,让他安排你走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王爷不是传令过,这里的人不许走的。”淑儿嗫嚅着,说了靖王府的规矩。

    在江南,靖王就是天。这座别院,只住了云湘君这位九夫人。靖王爷贪恋云湘君姿容,可又不想让人知道自己堂堂一个王爷,竟然纳了别人的美妾,为了保密曾经下过令,在这里住的人,除非死,都不许离开。

    “我跟管家说。”云湘君笑着看了淑儿一眼,“幸好,你长得也不是很好看,管家应该不会强留你的。”

    淑儿被云湘君取笑不好看,也不生气,她的长相只是清秀而已,不像云湘君。

    当初第一眼看到时,她都以为看到仙女了,所以,她只是担忧地问,“夫人,你自己怎么打算的啊?”

    这几年,她在云湘君身边,帮着云湘君跑腿打听消息,当然也知道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?”云湘君不知想到什么,恍惚地笑了一下,“等我安排好了,就回家去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,我……你……要不,我们一起走吧?你到我家去,我家里就我娘和一个弟弟,到时,你就当我姐姐。”淑儿劝说道,“你不是说,你家里都没亲人了。”

    像云湘君这样的外室,没听说过最后会怎么样,可淑儿相信,夫人能这么肯定地说回家,也许是王爷露过口风了呢。

    “夫人,我等你吧?你什么时候走?王爷放您走的时候,我们一起走。我娘和我弟弟,肯定都会对你好的。以后,我照顾你。”淑儿又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以后,你照顾我。不过,你得先走,不然到时候,我们两个离开这儿,再出去找人找地方住,多不方便啊?”

    “也对哦,还是夫人想得周到,我都没想到呢。我先回家去,给您把房间都收拾好,再回来等您。”淑儿不好意思地笑了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这样,不过我要走的消息得保密。你先去叫管家来吧。”云湘君接过淑儿手中的梳子,推了淑儿一把。

    淑儿听她这么说,高兴地跑出院子,找了管家进来,自己退到门外守着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管家走出房门,用手指头点点淑儿的额头,“你这妮子,可真是前世修来的好命啊。九夫人对你可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,夫人是个好人。”淑儿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管家没接她的话,快步走出院子,没多久,就让人送了个盒子上来。

    云湘君打开盒子,看到正是淑儿的卖身契,叹了口气,“淑儿,这是你的卖身契,你拿着。收拾收拾,马上就走吧。”

    她又打开妆盒,笑着说,“这是三千两的银票,你贴身收好。这是三百两散碎银子,备着路上用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,为什么给我?您……您不走吗?”

    “傻子,不是说了,你先走啊。你回去帮我买套干净的院落。这些银子,可就是我们将来过日子的钱了,你可得收好。”

    “恩恩,我知道了,夫人放心。我真笨,就没想到。您放心,我就按你以前说过的那种院子,要能养鸡的,靠水的院子。”淑儿敲了敲自己的头。

    “回家后,可别把这些银子一口气都拿出来,给家里拿个一百两,剩下的都藏着,就算要给家里人,也得等自己老了再给。”云湘君又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恩恩,我听夫人的,再说这些银子是夫人的,到时夫人说给谁,我才给谁。”淑儿觉得这不是什么问题,反正到时云湘君是跟自己一起住的,这些银子,当然都是她的银子。

    云湘君一笑,“你收拾一下衣裳,从后门走吧,别再来跟我道别了,拿散碎银子雇好车,记得,车夫要找个年纪大的憨厚可靠的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放心,我都记着呢,您教了我这么些年,好人坏人,我现在一眼就能认出来。”淑儿得意地说着,蹦蹦跳跳地走出去收拾了。

    云湘君一笑,辗转十五年,练就的也就是这些察言观色的识人功夫。

    她看着淑儿走出房门,微微一笑,淑儿回家了,她,也要回家了。

    她擦掉了脸上刚才涂抹的脂粉,该回家了。涂抹这些东西,爹娘和哥哥还有弟妹,一定会不认识自己的,不要涂才好。

    云湘君擦干净脸,看着一张素颜,觉得满意了,走回内室躺在床上,忽然想起爹娘清清白白做人,自己,却是如此不堪,哪有面目见家人?

    还是把脸遮了,不要让爹娘认出来吧,她慢慢解开发髻,让黑发,覆盖了自己的脸,黄泉路上,但愿不相见。

    淑儿走后没多久,云湘君的院子里,跳进三个人。

    云湘君的院子在宅子的最后面,靠近桂花巷,这巷子里平时没什么人行走,这三个人大白天跳墙,倒是没人发现。

    三人中,为首一人面容清俊,他看看云湘君这院子寝房的房门紧闭,对随从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那随从曲起手指,轻轻扣了扣门,低声叫了两声“云夫人”。里面,却没人应声。

    为首的人等了片刻,眉头一皱,退开了一步。

    那随从掏出一根东西想要撬开房门,没想到那房门其实只是紧闭而已,稍用力就推开了。

    “云夫人,您在吗?”那随从嘴里说着,脚步贴着墙迈了进去。

    随着门打开,一阵微风吹进房中,卷起了寝房内的纱帐,纱帐后的雕花大床上,躺着的人影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那随从看情形有些异常,快步走到床边,一看惊地往后退了一步,“爷,她死了!”

    死了?后面两人也快步走了进去,只见那张雕花大床上,躺着一个身穿素衣的女子,黑发覆面,枕边,全是黑血。

    随从上前几步,拂开那女子覆面的黑发,露出一张姣好的未施粉黛的容颜,正是云湘君。

    在她枕头边,放着一封信,写着“陈大人亲启”。

    那随从拿过信,递给了领头之人。

    那人看完之后,叹了一声,“走吧,我要的东西,她都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淑儿雇好车很快就上路了,离开江宁府后才想起来,自己好像没告诉过夫人自己家乡啊。她暗恨自己想得不够周到,让车夫快点回去。

    赶到桂花巷的那座宅子,却发现里面没人了,人呢?夫人她们去哪里了?

    她吓得拼命敲门,结果,隔壁的门房被惊动了,看她在那敲门,“小娘子,这房子里没人了。他们的夫人横死在房里,就都搬走了。”

    横死?夫人?

    淑儿觉得有些愣了,傻傻地问道,“那,那夫人人呢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可能是送到城外义庄了吧。”

    淑儿匆匆赶到义庄,得知云湘君已经被送出去安葬了。

    她又跑到城外,找到了地方,看到几个人正在挖坑。

    淑儿不禁哭倒在云湘君的棺材前,原来,她都是骗自己的,她根本没打算和自己一起走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是她谁啊?刚好,有人给钱让小的们刻个碑,她叫啥名啊?”一个挖坑的老人看到淑儿跪在那啼哭,走过来问道。

    他是从义庄拉的人,有人丢下包银子让他拉出来好好埋了,再给立个碑。

    “玉秀,夫人叫颜玉秀!”淑儿喃喃地说出一个名字,伏地大哭。

    ~~~~

    新书进行中,希望有不一样的故事历程,期待大家收藏、推荐票,不要让我的数据太难看了o(n_n)o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