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3章 章 上天有眼

    六月初夏,白日太阳下,天气有些炎热了,可晚上却还是凉爽,正是好眠的时候。

    农家一间矮房里,颜玉秀听着肚子发出咕噜噜的声音,睡不着。

    她是半夜里,硬生生饿醒的。

    可她不敢动弹,怕吵醒了睡在身边的三个人。

    睡在她左边的,是她的哥哥弟弟,十二岁的颜玉栋和五岁的颜玉梁。睡在她右边的,是八岁的妹妹颜玉淑。

    想到哥哥弟弟和妹妹就躺在自己身边,她忍不住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上天待她不薄,竟然让她回到了自己十岁时候。她现在不是云湘君,她还是颜玉秀。

    只要想到这点,她就想哭又想笑。

    兄妹四个,就挤在一张破架子床上。

    这张架子床,床板薄,只要一翻身,两头床架一摇,就会咯吱咯吱作响。那感觉,好像下一秒,这床就要塌了。

    隔壁,隔着一层木板壁,忽然传来一阵低语。

    “宝珠爹,明天我再找人牙子来看?”

    听到人牙子三个字,颜玉秀觉得自己全身寒毛都竖起来了。

    那说话的声音,赫然是杨氏。

    是了,六月,她和玉淑,就是这时候,被卖掉的。

    她醒来,已经一个多月了,当时,也是杨氏要卖掉自己和妹妹,她哭求无果,就一头撞在了墙上,拼着一死想将事情闹大,也好救下妹妹玉淑。

    前世,她这一撞没死成,后来还是被卖掉了。

    现在,她终于有机会了,前世的自己真是傻,不知道防备,她想着,凝神听隔壁的话。

    “上次差点逼死了玉秀,你怎么还动这念头?”一个有些无力的声音,是舅舅王有财。

    “不卖掉她们两个,这一窝崽子,你能养活?自己家里三个孩子,还帮你妹妹养活她的四个孩子。卖掉玉秀和玉淑这两个赔钱货,帮她养大两个儿子。我们这做舅舅舅母的,也算有情分了。”

    杨氏一听王有财反对,那话,就噼里啪啦地吐出来。

    王有财一向怕老婆,听了杨氏这些话,反驳的语气更无力了,“要不,那要不找人牙子来,先看看玉淑?玉秀性子烈,万一再撞墙……”

    “明日我先找牙子来偷偷看一眼,若是能看中,我就带她们去赶集,直接到镇上让人带走。万一村里人问起来,就说走失了。”杨氏显然早就盘算好了。

    “行,那你小心些,别像上次,被她们听到了。那次玉秀撞墙,她二叔婆还问我呢。”王有财叮嘱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就该问她二叔婆,她要真心疼这两个孩子,怎么不领他们家养去啊。”杨氏没好气地说。

    颜玉秀冷笑,王有财口中的二叔婆,就住在隔壁,她不是没说过要将自己和妹妹放她家去,杨氏就是不肯放人。

    幸好娘亲已经死了,不然,看到她眼里的好哥哥和好嫂子,用了她家的钱,还打算卖她的孩子,一定会很伤心吧。

    颜玉秀的母亲王氏,是王有财的妹妹,嫁到邻县会稽县东屏村的颜庆山。

    颜玉秀的爹在山村里是难得的,因为他还识文断字,家中有田地,他还能打猎贴补家用,日子过得还算不错。他闲时教四个孩子识字,后来还将颜玉栋送到私塾去读书,要不是耽搁了,今年颜玉栋都可以下场试试考童子试了。

    王家穷得连一抬嫁妆都拿不出,王氏嫁人没多久,王家父母又过世了。

    那时,王有财还没成亲。王氏又是出钱又是托人,张罗着帮他娶媳妇,每年还又送钱又送东西,帮衬着让哥哥家的日子过起来了。

    颜玉秀记得五六岁时,杨氏到自己家来,见到娘亲,亲热地不能再亲热了,总是抱着自己说“玉秀可比我亲闺女还亲”。

    去年爹染病,拖了大半年还是没能治好,腊月里就去了。

    堂叔颜庆洪欺负自己一家孤儿寡母,要占田地。

    母亲性子懦弱,又是伤心又是惊慌,也一病不起了。她不放心自己兄妹四个,怕自己死了后,颜庆洪名正言顺来霸占田地。

    临终前,娘把家里的地契房契还有剩下的几两银子,给玉秀兄妹四个带着,托人将他们送到舅舅家,她求舅舅照料到哥哥成年,再让他回东屏村顶门立户。

    娘亲一定没想到,他们夫妻尸骨未寒,王有财夫妻就变了脸。

    她们是今年二月来到王家村的,前脚刚进门,杨氏一听爹和娘都死了,立时就假笑着说他们小孩子收不好东西,将他们带的东西都拿去了,连衣裳鞋袜都没放过。

    当时,玉梁吓得哭起来,露出了脖子上戴着的银锁,杨氏也一把抓了过去。

    杨氏说家里人多,没地方住,让他们四个住柴房里,现在睡的这张架子床,还是隔壁的二叔婆看他们二月里打地铺,看不过去,让他们搬过来睡。

    第二天,杨氏说家里没闲人,打发颜玉栋下地干活,让颜玉秀带着玉淑在家里干家务,五岁的颜玉梁也没让闲着,让他成天出去割草、捉虫捉鱼虾回来喂鸡鸭。

    王有财一声不吭,杨氏怎么安排,他就怎么听。再说,他也觉得颜玉栋帮着做点农活,能让他轻松不少吧。

    颜玉栋才十二岁,干的活却抵得上一个成年劳力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住了才四个月,杨氏又不满足了,听人说牙婆要买长得干净秀气的小姑娘,长得越好银子越多,她就盯上了玉秀和玉淑。

    听着隔壁杨氏和王有财商量着卖掉的银子怎么用,原来前世,自己是这么被卖掉的啊。

    颜玉秀忍不住冷笑了一声,忽然,她觉得自己的手一暖,一只手死死地捏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~~~

    求收藏,求推荐o(n_n)o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