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4章 章 我们回家

    颜玉秀吓得差点大叫。

    “秀秀――”颜玉栋压低的声音,叫了她一声。

    颜玉秀压住了到嘴边的尖叫,那手,很温暖,她转头,借着柴房墙上那个破洞照进来的月光,看到颜玉栋正看着她。

    原来,她刚才那声冷笑,是真的笑出声了,只是,声音很轻,没惊动隔壁正说得高兴的杨氏和王有财夫妻俩,却把颜玉栋吵醒了。

    玉栋醒过来,就听到杨氏说“卖了玉秀和玉秀这两赔钱货,刚好能给全福哥俩准备老婆本”。

    他只觉又气又恨,却不知该怎么办,手里妹妹的手冷得发颤,他压低声音安慰道,“秀秀,别怕,明天哥哥就找舅舅说,哥哥多干活,让他们不要卖掉你和淑儿。”

    玉秀反手握住了哥哥的手,颜玉栋,今年才十二岁。他也还是个孩子,可是,却总是尽他所能地照顾弟妹,就像他在爹娘面前保证的一样。

    每次,自己和玉淑挨打时,他拉不开杨氏,就扑上来,帮自己两人挡住那些藤条和棍棒,他的背上,还有一块烫伤的地方,是前几日杨氏拿开水泼玉梁时,他把玉梁护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自己被卖掉后,他逃出来打听,想要把自己和玉淑带回家去,硬是让他找到了云水楼。

    可是,任凭他磕头哀求,云水楼的人,怎么舍得白白放走自己姐妹俩?

    妹妹玉淑和自己在云水楼里,两人想要跑,她们跑出关着她们的房间,被楼里的人发现了,自己抱住那人的腿,让玉淑快跑,没想到玉淑慌不择路,从楼梯上滚下去,就那么摔死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哥哥想回家求王有财把银子拿出来,回家才发现,玉梁捞不到鱼虾怕挨打,到深水河边去捞,掉水里淹死了。

    哥哥想凑银子赎回自己,十二岁就去烧窑的地方背砖做苦力,结果,一条腿被烧伤了。

    那时,颜家堂叔为了拿到田产,来王家村要人,王有财和杨氏连忙将颜玉栋找回家。后来,颜庆洪就走了。

    她前世仔细打听了,猜想颜庆洪和王有财两家人,平分了自家那几亩田地了吧。

    哥哥一条腿不能干活,杨氏原本想将他赶出门的,王家村的人看不过眼,族长出来说话,说王有财要是不养颜玉栋,就是丧尽天良,要把他一家赶出族去,他们才留下了哥哥。

    自己成了唐赫章的妾室后,托人给颜玉栋送银子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过去,自己连在京城时,都让人往王家村捎银子,没想到,回到江宁府,才知道,颜玉栋腿烧伤后,伤口连草药都没让敷,伤口一直没好,就那么活活疼死了。

    想到前世可怜的哥哥,颜玉秀就忍不住,更大力地捏着他手。

    颜玉栋以为玉秀是害怕,又连忙安慰。

    颜玉秀将眼泪逼了回去,哥哥也才十二岁,怎么斗得过王有财和杨氏,怎么保得住自己和玉淑呢?他能想到的,就是去求王有财这个舅舅,他多干活,帮两个妹妹的口粮也干出来,求舅舅和舅母不要卖掉自己的妹妹。

    颜玉秀摇了摇头,想到自己在暗影里,玉栋看不到,又压低声音说,“哥,舅舅和舅母不会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前世,杨氏把自己和玉淑两个,卖了一百二十两银子呢。就凭玉栋跪下来哀求,她怎么可能答应?

    “哥,要不,我们回家吧?”前世,玉秀无数次想过,若是能重来一遍,她一定要在杨氏卖掉自己姐妹前,带着哥哥和弟弟妹妹回家。

    “回家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回东屏村去。我们在村里还有房子,还有田地,我们回家自己养活自己去。”颜玉秀轻声说道,“哥哥,你看我们现在,你每天干那么多活,舅母还说你偷懒。回家去,你种地,我和玉淑洗衣做饭喂鸡喂猪都能干,连小四都能帮忙干活。我们自己养活自己,不求人,不寄人篱下,这日子该多好。”

    说到后来,她已经一副向往的语气了。

    颜玉栋从没想过带着弟妹回东屏村去,他们都还是孩子,怎么养活自己?可现在,听着玉秀的话,他也心动了。

    是啊,自己在这也是做农活,回家也一样做农活,为什么不带弟妹回家去?

    “秀秀,那我明天就跟舅舅说我们要回家去?”

    “不行,这么说舅母肯定不会放的,她还指望拿我和玉淑换银子,万一直接把我们关起来呢?”颜玉秀对杨氏,已经很了解了,他们这一对夫妻,压根不能当人看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我们偷溜?”

    “不,我们要走得光明正大,我们还要把爹娘留给我们的房契地契都拿回去,这些是爹娘留给我们的东西,不能留在这。”颜玉秀斩钉截铁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舅舅和舅母不给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哥,你放心,到时候,由不得他们不给。”

    有了前世的记忆,还有前世见识过的高门大宅里的手腕,颜玉秀觉得,哪怕自己现在只有十岁,也不会输给杨氏的。

    王家村还是民风淳朴的。若是知道杨氏要卖掉小姑的孩子,会不会阻止?

    颜玉秀仔细想了想,拿定了主意,自己不仅要走得名正言顺,还要拿回点东西。

    她趴到颜玉栋的耳边,低声说了自己的主意。

    颜玉栋听完,有些惊讶,还有点害怕,不过,看到玉秀睁大的眼睛,扑闪扑闪地看着他,他重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个大妹妹,原本也和玉淑一样腼腆。

    他后来知道是杨氏想卖掉她和玉淑,玉秀才撞墙的,一直很内疚,他觉得,是自己这个哥哥没保护好妹妹。

    玉秀从撞墙醒来后,说话做事,就有些不一样了,好像,更拿得定主意了?对舅舅和舅母的态度,也和以前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现在,舅母又想卖掉两个妹妹,玉秀又有了主意,自己一定要做到。

    颜玉秀不知道颜玉栋心里的内疚,看他答应了,又往边上挪了挪,轻轻推醒颜玉淑,把刚才听到的话,还有自己的主意告诉玉淑。

    玉淑才八岁,胆小,当然听哥哥姐姐的。只要能一直和哥哥姐姐还有弟弟在一起,她做什么都愿意。

    兄妹三个想好主意后,忍不住手拉着手,闭上眼又重新睡去。毕竟,白天干了一天的活,他们也是真的很累了。

    ~~~

    又要从头码字养肥新书,大家收藏了,陪我一起养吧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