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5章 章 舅舅舅母

    王家村里,住的都是王姓,一共有二十多户人家,家家户户都不算富裕,也没人有钱别院另居,大家都还是一个祖宅大门进出。

    听说王家祖上也曾发达过,所以,这祖宅的正院这片房子,还是不错的,青石板铺路,大门口进来看到的那座正厅,雕梁画栋,就是油漆有些斑驳褪色。正堂上,挂着一块“兄友弟恭”四个大字的匾额,据说王家祖上就是兄弟相互扶持,才发家的。

    从大门进去,就是一家家人家的正房,只是人口多了住不下,所以,几乎每户人家,都在正房后开个小门,后面再搭出房子,圈块地做院子,再搭个猪圈、放个鸡窝什么的。

    从外面看,就像是一户户**的农家院落了。

    王有财家,住在祖宅的第二进院子。有两间正房,两个儿子住在左边的房里,王有财夫妻俩带着小女儿杨宝珠,住在右边这间正房。

    右边这间正房外,用旧木板搭了一间杂物间放柴禾,颜家兄妹四个就挤在这屋里。

    王有财家左边隔壁住着的一家,按辈分来说,是王有财的二叔公,也是现任的王家族长。右边这家,按辈分算是王有财的堂弟。

    这两家人家,都不怎么搭理王有财家,因为杨氏自私贪小,平时偷颗菜摘个瓜的事没少做。

    第二日,公鸡叫到第二遍,天才微亮,除了最勤快的几户人家,村里人大多都还在床上躺着。

    颜玉秀和颜玉淑就醒了,两人急忙起床穿衣裳。她们要赶在杨氏起床前,将早饭做上,不然,杨氏起床后,一顿打骂就逃不了。

    王家这间灶头间,就搭在他们住的杂物间的边上,两间屋子之间,隔了个鸡窝。

    这灶头间实在是简陋,光线暗淡,那窗只有窗棱子,都没糊上窗纸。到冬天,肯定冷得够呛。

    杨氏连块像样的擦脸巾都没给他们,颜玉秀和玉淑只能用手抹脸。然后,玉秀开始淘米,玉淑点上火烧水,两人先将早饭烧上了。

    玉秀又从酱缸里掏出连根腌萝卜切了,再把一碗肉渣梅干菜放到桌上。

    王有财家吃饭,本来没几滴油星,有了颜家兄妹带来的银子,杨氏倒是很舍得地买了十斤肥猪肉,熬了猪油,那些肉渣,每天拿点出来跟梅干菜一起做,很下饭。

    然后,她让玉淑看着火,自己拿着扫把开始洒扫院子。

    隔壁二叔婆,这时也起来了,到自家院子里梳头。

    颜玉秀看到她,甜甜地叫了一声二叔婆。

    二叔婆心善,平时杨氏不在家,她家里要是有多的饭菜,都偷偷拿给颜玉秀姐妹俩吃。玉秀觉得自己兄妹四个没被饿死,一多半是靠了二叔婆的接济。

    前世,她偷偷让人丢了一包银子给二叔婆一家,今世,看到二叔婆那张满是皱纹的脸,她觉得格外亲切。

    “秀儿,这么早就起来扫地啊。”二叔婆应了一声,笑着夸道,“这院子,被你和淑儿打理的,像个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王有财夫妻俩,有王氏那么帮衬,日子还过得苦巴巴的,实在也是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王有财除了地里伺候庄稼,别的什么都不会也都不管。杨氏脑子倒是一天到晚转个不停,可是又懒又馋,家里有几个钱,全吃光用光,一文不剩。

    比如这院子,他们刚来时,到处都是鸡屎杂物,杨氏说自己又要洗衣做饭又要带孩子忙家务,没功夫收拾。

    玉秀和玉淑姐妹一来,她就把家务活都甩给两人了,做的不好抬手就打。

    颜玉秀和颜玉淑本来就是爱干净的,这么些时候,两人将这院子收拾得整齐利落,在王家村也算头一份干净了。

    颜玉秀听了二叔婆的夸奖,笑笑没接口,杨氏要是听到别人夸自己姐妹俩,可是要骂人的。

    这时,王有财也起来了。

    王有财年轻时候,应该长得也不难看。可是,他那张脸看着,总是愁眉不展的。他又一直低着头佝偻着背,显得很瘦小猥琐。

    他走出正房,颜玉秀叫了一声“舅舅”,他应了一声,那眼神闪躲着,没敢看玉秀,一副心虚的样子。

    一个自私、贪婪、胆小又怕老婆的男人,这是颜玉秀对王有财的判断。所以,看着他好像还有点良知知道心虚,玉秀可没指望他真会阻止杨氏。

    杨氏生的两个儿子一个女儿。现在在家的,只有小女儿杨宝珠,性子也像杨氏,又懒又馋,不到太阳晒到屁股,是不会起来的。

    杨氏的大儿子王全福,现在在镇上一家铺子里做学徒,小儿子王全宝跟人学木匠手艺。

    以前靠王有财一个人,地里忙不过来。颜家兄妹来家后,家里多了干活的人,还有他们带到王家来的几两银子。

    杨氏盘算着,让颜玉栋和颜玉梁给他们做牛做马,王家兄弟就能谋个其他出路了。

    而王有财对这些安排,可是一个字都没反对。她特意问过哥哥,到田里干活的时候,王有财可真拿玉栋当壮劳力用,不会让他歇的。

    公鸡叫到第四遍时,杨氏起床了,杨氏和王有财刚好相反,她是胖得滚圆,不过现在日子还不富裕,到底还没胖成前世那白面馒头样。

    往日她都是掐着点,早饭烧好后,玉秀或者玉淑叫她,她才会起来,今日赶着要去镇里,就早点起床了。

    等她洗完脸,早饭也差不多快好了,她走进灶头间,看玉淑还在往灶里添柴,“你个败家的贱骨头,合着不要你去砍柴啊,这粥闷着就能好了,你还烧什么火?”她嘴里数落着,手上拿着筷子就敲玉淑头上。

    玉淑吓得惊跳起来,手中的柴火吧嗒一下掉地上,然后低低的啊了一声。

    杨氏还想再骂,玉秀走进来说道,“舅母,今天哪只芦花鸡吃谷子,哪只吃糠饭啊?”

    为了让鸡多下蛋,杨氏一向是早上看看哪几只鸡下蛋了,下蛋的几只给吃糠饭,其余没下蛋的吃谷子。

    杨氏这做法很蠢,因为她这样做的后果,就是家里这五只鸡,永远只有吃到谷子的两只鸡会下蛋。不过,杨氏觉得自己这做法很聪明,视为独绝不外传的养鸡秘方。

    几只芦花鸡的伙食,是杨氏每日早上钦定的。

    玉秀这么一问,杨氏一听关系到鸡蛋问题,没顾上再骂人了,“再给我和宝珠蒸两碗蛋羹。”

    她对玉淑吩咐了一句,扭转了水桶腰,往鸡窝走去。

    颜玉秀看她转身出来,就远远退开,到另一头去扫地了。

    杨氏瞪了她一眼,指着几个地方说,“这里,这里,还有那里,那些菜叶子没看到啊?还不快扫干净!她小姑太宠孩子了,什么都不教,连地都不会扫。”

    玉秀也不说话,拿着扫把闷头扫着,杨氏要去数鸡蛋,一边嘴里骂骂咧咧,一边去鸡窝里查看了。

    ~~~

    求收藏求推荐,每天六字真经念一遍:)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