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6章 章 母女心思

    看到杨氏走出门,玉淑连忙准备打鸡蛋,却想到灶头这里没鸡蛋了。

    她缩了肩膀走出门,玉秀低声问,“淑儿,打痛哪里了?让姐看看。”

    玉淑摇摇头,捂着手,“姐,我……我去问舅母拿鸡蛋,灶上,没有鸡蛋。”

    杨氏吃鸡蛋羹是想一出吃一回,灶上鸡蛋自然不会记得放着,可玉淑要是去问她要,她肯定会说是自己几个偷吃了。

    颜家兄妹四个,家教都很好,从来不会有小偷小拿的习惯,就算玉梁才五岁,都不会不告而取。

    杨氏明知他们兄妹四人不会偷偷摸摸,可一张口就是骂他们家教不好、偷盗等等。

    前世,玉秀听了不敢反驳,又是伤心又是生气,每次她恨得瞪着杨氏时,又会招来一顿打。这一世,她已经知道了,对什么人,就应该有什么招。

    杨氏拿着他们带来的钱买的小鸡,每天都是玉梁出去捉鱼虾喂养,这些鸡蛋,他们就算吃也是吃得的。玉淑若是去说,除了讨一顿打骂,什么都不会得到。

    玉秀拉起玉淑捂着的手看,上面,扎了一道口子,还有血,应该是刚才被柴禾上的毛刺拉到了。她拿衣角给玉淑擦了血,左右看了看,刚好放鸡蛋的篮子就在屋檐下,杨氏因为打算一早去镇上,这些鸡蛋可能是打算去卖,都从正房里拿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直接走到篮子边,拿了三个过来,“两个蒸鸡蛋羹,还有一个,你塞炉灰里去埋着。”

    玉淑看玉秀直接自己过去拿,吓得眼睛死死瞪着鸡窝那边,就怕杨氏忽然走出来看到,幸好,没看到,她嗯了一声捧了鸡蛋走到灶头间去,先按玉秀说的,将一个鸡蛋埋到炉膛下的炉灰里。

    另外两个鸡蛋,她快手快脚打好蒸到锅里。

    玉秀看她蒸上了,对玉淑招招手,让玉淑快点出来。不然,等杨氏回来,见到她们还在灶头间,就该说她们偷吃了。

    玉淑前脚刚离开灶头间,杨氏果然就从鸡窝那边出来了。

    玉秀将玉淑挡到自己身后,捏了捏她有些颤抖的手,自己笑着问杨氏,“舅母,蛋羹蒸上了。早上您看摆在哪里吃啊?”

    杨氏看了她一眼,“今儿天不错,就摆在院子里吃吧。”

    其实,王有财家能吃饭地方,也只有院子或者王有财夫妻住的正房里。正房里太黑,只要天没下雨都会在院子里吃。

    但是,杨氏幼年时有幸去他们老家那边的秀才家帮工,听过那秀才娘子吩咐家里的丫鬟“今儿把饭摆在屋里吧”,或者“今儿把饭摆在花厅”。

    杨氏觉得,秀才娘子那个派头,实在太好了。

    如今有了玉秀和玉淑姐妹俩,她终于也能过过有丫鬟的瘾了,所以,每日吃饭,都要玉秀姐妹俩请示一下。

    往日这姐妹俩跟个木头一样,烧好饭只会傻乎乎地站着,等着她吩咐。最近,玉秀好像越来越伶俐了。

    不过,杨氏还是会骂一声,“你蠢啊,这种天气,当然是摆在院子里吃饭凉快。什么都不懂,什么都要教,你娘生的就是两个猪脑子。”

    颜玉栋刚从外面挑了水回来,听到杨氏骂自己的娘,张嘴想要说话,玉秀跑过去,一把拉住了玉栋挑着的水桶,“哥,这桶水放外面吧。”

    杨氏一直嫉妒王氏的好命,嫁给颜庆山吃好喝好,颜庆山还将家用银子都给她管。王氏活着时她要仰仗这个小姑,只能憋着忍着,如今,逮到机会能踩几脚也好的。

    玉栋若是和她顶罪,毫无作用,除了多一顿打骂,让杨氏更抓到机会拼命骂王氏之外,可能早饭连一粒米都没得吃。

    玉栋看玉秀拉着自己,满脸哀求地看着自己,他忍了又忍,玉秀红了眼圈,轻轻叫了一声“哥――”,玉栋放下水桶,死死闭紧了嘴唇。

    颜玉秀看他不再开口了,松了口气,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何必现在与杨氏争吵这一句半句?

    杨氏没看到颜玉栋的神情,忙着指挥玉淑盛饭摆桌子。

    然后,自己跑进正房,先哄王宝珠起床,“乖囡,快点,吃来吃早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要睡会儿,娘,让我再睡会儿。”屋里,王宝珠正在撒娇。

    杨氏又哄了半天,王宝珠才不情不愿地出来,走到玉秀帮她打好的洗脸水边擦了脸,一屁股坐下来准备吃饭。

    王有财也走过来坐下,杨氏看看坐的位置,将菜换个个儿,肉渣梅干菜放到王宝珠面前,他们一家三口开始吃饭了。

    颜玉栋一早上挑水,玉秀和玉淑姐妹俩一早忙活,早就饿了,但是,不等杨氏吃完,他们是轮不到吃的。

    玉栋狠狠捏了捏拳头,就像秀秀说的,他们得回家去,想到这儿,他又觉得有劲了也不那么饿了。

    玉秀推了推玉栋,“哥,你去接一下小四吧,他去村东头那边去捞鱼虾了。”

    玉梁饿狠了的时候,曾经生吃小鱼小虾,被村里的孩子见到了,笑他是野人。玉梁为了避开那些孩子,每日都很早就起床去捞鱼虾。

    王宝珠看了他们三人一眼,手一滑,吃了没几口的粥,就倒在了桌上,大半滑落地上。

    “哎呦,乖囡,有没有烫到?”杨氏连忙放下碗,看看王宝珠手上没印子,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娘,我还没吃饱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,知道。”杨氏看看掉在桌上和地上的粥,伸手将桌上的粥刮到碗里,弯腰从地上抓了一把,也没管都是灰,都丢碗里,“这碗给玉梁吃,一早上就出去躲懒。”

    王有财看了一眼,“那个,里面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吃你的饭,不吃就快点带玉栋去干活!”杨氏喝了一声,王有财不再开口了,低头埋头吃饭。

    杨氏拿着王宝珠的碗,到灶头间又去盛了满满一碗。盛饭这种活,她都是亲力亲为的,怕玉秀姐妹俩盛饭时乘机偷吃。

    每天早饭的米,都是杨氏算好的,王家三人吃完,也就剩下一海碗的粥,给玉秀四个人分着吃。

    王宝珠得意地看了玉秀姐妹俩一眼,她今年和玉淑一样都是八岁,长相像杨氏,也是吊梢眼倒八字眉,年纪小身段倒还苗条,她看到玉秀姐妹俩的脸,就生气,村里的人都说她们长得好看。

    想到这姐妹俩只能挨饿了,她觉得心情好多了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