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7章 章 吃饱喝足

    玉秀看到王宝珠那挑衅的眼神,想到她要是不跟杨氏出门,留在家里就要碍事。

    她故意拉着玉淑,走到一边,轻声说,“淑儿,昨儿我听大婶说镇上来了杂耍班……”她压低了声音,但是离王宝珠就几步路,王宝珠刚好能听到。

    前世,杨氏就是以带自己姐妹俩去镇上看杂耍的名义,把自己姐妹俩骗到镇上,让牙婆把自己两个抓走了。

    明日,就是

    王宝珠一听杂耍,根本没听玉秀再说下去,大声问道,“玉秀,你说什么杂耍班?”

    玉秀有些害怕地缩了缩肩,“是……是昨天听路过家门口的大婶说的,说镇上来了杂耍班,今儿就要走了,问我和淑儿要不要去看……”她说着,露出一丝渴望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家里一堆衣服没洗,还想偷懒去看杂耍,你们骨头痒了吧!”杨氏八字眉立时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舅母,我们没想去看,我就是和淑儿说说,那个杂耍,听说很好看。舅母,你把鸡蛋都拿出来了,是要去镇上赶集吧?今儿要是去镇上,可以去看的,肯定很好看。”

    她轻声细语地说着,语气里带了一丝向往。

    王宝珠一听杨氏今日要去镇上,不依了,“娘,你不是说等明儿赶集的时候,带我去镇上的吗?怎么今天就要去了?”

    “乖囡,娘是有事,有事。”杨氏暗恼玉秀多嘴,往日见了自己,都是避鼠猫一样,今天怎么还敢多话?可是,现在顾不上收拾多嘴的玉秀了,她忙着安抚自己的宝贝女儿。

    “不管,我就要去看,杂耍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没听说有杂耍啊。”杨氏很实诚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舅母,我是听路过的大婶说的,我,我没敢骗人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那蠢样,能骗得了谁?”王宝珠鄙夷地说了一句,“娘,我不管,我一定要去镇上,没有杂耍,也可以买东西。你说要给我扯花布做新衣裳的。”

    王宝珠不吃饭了,拉着杨氏的胳膊又摇又叫。

    杨氏没法子,妥协了。

    颜玉秀松了口气,走了就好,走了至少能清净半天了。

    玉淑站在玉秀身侧,一只手死死扭着自己的衣角,一只手拉着玉秀,姐姐的胆子越来越大了。

    这时,王有财放下碗,吃完了,杨氏也吃完了,王宝珠想着要去镇上买好吃的,不肯吃饭了,看看还有半碗粥,“玉淑,拿去,喂鸡吃!”

    “我的乖囡就是懂事,知道要喂鸡了。”杨氏高兴地夸了一句,“到镇上,娘给你买烧饼吃。”

    杨氏又给颜玉秀姐妹俩安排了一堆活计,自己带着小女儿王宝珠,拎起屋檐下的鸡蛋出门了。她得早点到镇上,好让牙婆来相看人,听说,长得好看的,一个就能卖几十两银子呢。

    走到院门口,玉栋带着玉梁回来了,杨氏想得高兴,破天荒没骂人地从两人身边走过去了。

    王有财看看玉栋,“栋啊,今儿要去山下那田里拔草,你吃完早饭就快点过来。”说着,他自己扛着锄头,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难得这家里都没人,颜家兄妹四个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二叔婆走出房门,手里端了一碗饭,“秀秀,快,拿去,你们四个吃吧。”

    两家就在隔壁,杨氏嗓门又大,二叔婆都听到了,以前她也说过杨氏和王有财,反而被杨氏倒打一耙,杨氏说她是看中玉秀姐妹俩,想给自己那傻孙子做媳妇,才假好心。

    二叔婆养了三个儿子,又有五个孙子,其中第三个孙子因为幼时发热热坏了脑袋,有点傻,今年也十五了。

    颜家兄妹四个来王家村时,那个傻儿在村头玩,一看到玉秀,就指着大叫“好看,要媳妇”。傻子说的话没人当真,可杨氏这么叫,就难听了。

    二叔公身为族长,好面子,最怕别人背后说他闲话,他训斥过杨氏,杨氏当面不敢说,背后说。二叔公没法子,就不许二叔婆多管颜家兄妹的事。

    颜玉秀知道二叔婆只是可怜自己兄妹四个,她不好意思去接,“谢谢二叔婆,您家人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秀秀,拿去吃!我们家人多饭少,也不差这一碗,看看玉梁,来的时候多讨喜,现在都饿成什么样了。”二叔婆走到篱笆边,又递了递。

    颜玉秀接过碗,低声道谢,拿了端进灶头间,将这碗饭倒到剩下的粥里,添三碗水加把火热了,先给玉梁盛了一大碗,又给玉淑盛了一碗,然后是小四的,剩下的也就没几粒米了,她把剩下的盛到小碗里。然后,从炉膛的炉灰里扒出那个鸡蛋,蒸了蛋羹,给玉梁一大半,剩下的给了玉淑。

    “哥,淑儿,小四,过来吃早饭吧。”他们四个站在灶头间里,慢慢吃着。

    玉梁看到居然有蛋,肚子发出了咕噜一声,可拿着筷子不敢动。

    “小四,吃!等以后,姐天天给你蒸蛋羹吃!淑儿,你也吃。”玉梁正是长身子的时候,来到这里,就算自己拼命省下来给他们三个吃,可又能省多少?

    玉梁原本是圆圆脸,现在,下巴尖了,饿得眼眶抠下去,眼睛就显得更大,好像要冒光一样。

    “姐,我们没有蛋……”玉梁想说他们没有蛋吃的。

    玉秀已经拿起调羹,挖了一勺塞他嘴里,“吃,姐让你吃的,你就吃。”

    那蛋羹滑滑嫩嫩的,还很香,到了嘴里,玉梁就觉得自己更饿了,他看看玉栋和玉秀的碗里都没有,舀起一大勺想放哥哥姐姐的碗里,玉栋已经退开了。

    “小四,你吃,哥不喜欢吃蛋羹,腥气!”玉栋一副大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玉淑把自己碗里的蛋想都给玉梁,玉秀笑着一手一个,把两人的勺子推回去,又对玉梁说,“小四,你吃,今儿你等下要帮姐姐做件大事,得吃饱!”

    “大事?什么大事?”玉梁眨巴着眼睛好奇。

    “快吃,吃完了告诉你。淑儿,你也快吃,吃饱了有力气!”

    “姐,你也吃,你也要吃饱了!”玉淑点点头,一大勺饭和蛋羹,放到了玉秀那碗清得可照人的碗里。

    玉栋也说,“对,秀秀,你也得吃饱!”

    玉秀点点头,也不推辞玉栋和玉淑舀到自己碗里的饭,索性一不做二不休,她又找了杨氏放着的面粉,摊了个饼,四人推让着,笑着,几大口吃完了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来到王家后,吃的最饱最好的一顿饭了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