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8章 章 牙婆上门

    吃饱喝足了,颜玉秀怕王有财这时候回来找玉栋,“哥,你先去田里,等快中午的时候,或者听到村里有人闹的时候,就赶紧回来,按我们昨晚说好的。”

    颜玉栋点点头,“秀秀,淑儿,你们要小心!”

    他交代着扛起锄头准备出门,想想又回来,“秀秀,要不,现在家里没人,我们就走吧?”

    “哥,你听我的。再说现在想走也走不了,只要村里有人看到告诉王有财和杨花儿,我们就走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,你们要小心!别怕,要是不行,哥一定带你们走!”颜玉栋努力挺起胸膛。他原本就长得壮实,比同龄人要高了半个头,玉秀记忆里,哥哥总是能护着自己的。

    现在,她年龄虽小,心却已不再如幼时,此时看玉栋强撑着安慰弟妹,只觉眼中一涩,重重点了点头,“哥,我们一定会一起回家的。”

    颜玉栋再不放心,也不敢再耽搁,扛起那把大锄头,往田里走去。

    玉秀又拉过玉梁说,“小四,你就守在二叔公家外面,看清二叔公到哪儿去了。要是家里有事,你就跑去求二叔公救命,把他老人家拖过来。我们能不能回家,就看你的啦。”

    玉梁心里有点害怕,可一听说能回家,立即挺起了胸脯,虽然才五岁,却一副男子汉的样子,拉着玉秀和玉淑说,“大姐,二姐,别怕,我会保护你的。上次你们怕的那只耗子,我都帮你们赶走了。”

    八岁的颜玉淑,已经很有姐姐样子了,听小弟说起耗子的事,有点脸红。

    颜玉秀安慰了两人几句,让两人各自去院子里待着。

    到了快中午时分,一个穿着靛蓝袄裙、梳着圆髻的中年妇人,来到王有财家的院门口张望。

    颜玉淑正在院子里,拿着棒槌捣衣,一抬头,看到那女人,心里一慌,直接叫了一声“姐”。

    刘牙婆看到蹲在院子里的玉淑,心里挺满意的,还有一个蹲在鸡窝那边,看不清脸。

    颜玉秀从鸡窝门里往外看去,一眼就看到了正站在门口的妇人。

    这妇人样貌普通,有些女生男相,看着就有些凶,头上戴了一根金簪子,手上还戴了一只金镯子。这人,化成灰颜玉秀也能认识,就是这个刘牙婆,前世把自己姐妹俩卖到云水楼的。

    玉秀反手打开了鸡窝门,将窝里那七八只鸡都赶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一直埋着头,将鸡往院门处赶。

    刘牙婆急着看脸,伸长脖子往院子里探,一下将那扇院门撞开了。

    玉秀忽然“啊”地一声叫着抬起头,伸手就抓过了手边的扫帚,“快来人啊,有人偷鸡!有人偷鸡!”

    她说着,那扫帚就往刘牙婆身上招呼过去。

    刘牙婆猝不及防,一下就被两扫帚拍到脸上,扫帚的细竹丝,在她脸上刮了几道,眼睛也睁不开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,我没偷,哎呦,你怎么敢打人!”刘牙婆被拍了几下才反应过来,一把去抓住了玉秀手中的扫帚柄,另一只手就想去抓玉秀。

    玉淑看玉秀要被抓住了,急的丢下手里的衣服,拿起棒槌就上来,没头没脑地敲,“不许抓我姐,不许抓我姐!打死你!打死你!”玉淑闭着眼,一边尖叫着,一边死命敲打。

    棒槌可是结实的木头,打在身上打结实了,玉淑又下了死力气,刘牙婆才挨了两下就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玉秀和玉淑姐妹俩都是拼命尖叫,声音传出老远。玉淑是吓的,玉秀是故意的,在乡村里,偷鸡可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。

    有没出门的姑娘婶子,听说有人敢大白天偷鸡,都跑了出来,就在玉淑敲了那几下的功夫里,王有财家的院子外面,已经围了几个人了。

    这时,正是快到吃午饭时节,地里忙活的男人们三三两两地回家吃饭,听到有偷鸡贼,连锄头都没放下,就赶过来看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疯丫头,松手!松手!哎哟!”刘牙婆痛得不知该先抓玉秀,还是该先抓玉淑。

    刘牙婆那一身穿戴,看着不像偷鸡的,众人刚犹豫着,刘牙婆躲过了玉秀的扫帚,睁开眼睛,抬脚就要往玉秀的肚子踹去。

    边上有男人看刘牙婆对个孩子要下这种重手,看不过眼了,有人上来一把拖住了刘牙婆的胳膊。

    刘牙婆一只手被抓住后,更不方便了,她挣脱不开,玉秀趁机一把揪住了她身上的肥肉,玉淑一头顶在她肚子上。

    “哎呦,谁偷鸡啦!这家让我来看人的,说家里孩子多,要卖丫头!”刘牙婆痛得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卖人?

    围观的人有些哗然了,王家村虽然不富裕,但是这几年年成不错,家家户户日子都过得下去,谁会卖孩子?

    玉秀尖叫起来,“你胡说,我舅母就一个女儿!疼得跟眼珠子一样!”

    “嘿,你舅母说了,就你们两个,让我来估个价的。”刘牙婆叫开了,也不顾忌地嚷,这种乡下地方,她也是没看在眼里。像她这样能做这种人口买卖的,自然是有点依仗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!有财家的这是丧良心啊!”隔壁的二叔婆,听到刘牙婆这话,叫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,你骗人!”玉秀对刘牙婆大叫,但那声音,分明有些颤抖,听着就让人心惊。

    玉秀叫了两声后,茫然地看了一圈,然后,扑着扑到了院墙边,对二叔婆哭道,“二叔婆,救救我们!求求你,不要让我舅母把我们卖掉!”

    玉淑看姐姐哭,本来就怕得想哭,一下也跟着哇一声大哭起来,“舅母要卖掉我们,她真的要卖掉我们!”

    王家村的人,都是同宗,王氏每次回娘家,对大姑娘小媳妇都很客气,对长辈又敬重。人死还没半年,大家都还记着王氏的好,看她的两个女儿这么哭,有心软的妇人已经红了眼眶,有人快手快脚地扶了两人起来。

    二叔婆也走过来,帮玉淑擦眼泪。

    “二叔婆,二叔婆,您救救我们!求您了!”玉秀拉住二叔婆的衣袖,二叔公是王家村的族长,她只能先求到大家的同情了。

    玉秀的眼泪大颗大颗落下,一张小脸上,白得一点血色都没有了,看着更瘦弱了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