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章 章 诱之以利

    刘牙婆这话一说,有几个热心的媳妇就想过去看看。

    二叔公直接点了一个身材壮实的妇人,“十七家的,你过去看看。要是有财家的真站在大路口,就说家里有事,让她快点回来。”

    王十七的媳妇大声答应了一声,扭身就往村口大路走去。

    此时,杨氏正在路口等得焦急。

    她带着刘牙婆从镇上回来,让刘牙婆自己找到自家去看人,自己带了王宝珠坐在路口。

    杨氏在镇上买了一包瓜子和一包脆麻花,王宝珠拿了麻花啃,杨氏自己磕着瓜子,刘牙婆进去也不少功夫了,怎么还没出来?

    难道是找不到自家院子?还是玉秀和玉淑竟敢偷懒,偷跑出去玩?

    不会,可能刘牙婆看得满意,要仔细看看呢!

    杨氏心里转着念头,想到刘牙婆说过,上等姿色的女娃,可以卖一百多两银子呢。

    一百多两的雪花银,一想到这场景,杨氏就忍不住从心里想大笑出声,那对倒八字眉,硬生生被她笑成了一字眉。

    她的小姑王氏,当年就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美人,公公婆婆两个傻子,当年没多向颜庆山拿点聘礼。

    玉秀姐妹俩长得比她们娘还好看,也许可以再多要点银子。

    杨氏盘算着,价钱不能要亏了,这种一锤子买卖,要是卖便宜了,可找补不回来。

    王十七家的媳妇走到大路口,看到杨氏果然带着王宝珠在那路边,她也不走近,远远叫了一句,“宝珠娘,您怎么坐这儿乘凉啊?您家里有事,快回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有事?什么事?”杨氏一咕噜站了起来,难道刘牙婆想直接抢人?

    她连裙子上的草屑也没来得及拍,一把拉起宝珠,“乖囡,快,我们回去看看。”没谈好价钱,可不能被刘牙婆把人带走。

    杨氏拉得太急,王宝珠手里的麻花吧嗒一下掉在地上,王宝珠想抽手回去捡,“娘,麻花,我的麻花!”

    “别要了,回头娘给你买更多更好吃的,快走!”

    杨氏拖着王宝珠,追在王十七的媳妇身后,紧赶慢赶往自己家走去,一走到自家院子外,她觉得有点不对劲了,怎么二叔公到自己家了?

    刘牙婆一看到她,就指着她说,“杨大娘,你快过来把话说清楚,是不是你说要卖女娃,让我来相看的?”

    被刘牙婆叫大娘,杨氏嘴角抽了抽,她有这么老吗?

    不过,刘牙婆正在问她是不是要卖掉玉秀姐妹俩,她眼珠转着,琢磨着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“有财家的,刘牙婆说的是不是真的?”二叔公看她眼睛乱转的心虚样子,心里知道肯定是真的了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。”杨氏一咬牙,直接大声说道,“二叔公,这事是我们家的家事,就不劳您老出面了。反正与其让玉秀和玉淑嫁您家那孙子,还是让她们跟着刘牙婆走的好。”

    杨氏说完,转头看着缩在二叔婆边上的玉秀和玉淑一瞪眼,“玉秀,玉淑,你们还不快过来!舅母难道会害你们吗?跟着刘牙婆去,到时候吃香的喝辣的,衣裳都是绫罗绸缎,享不完的福。不比跟个傻子穷鬼强!”

    “舅母,既然这么好,为什么不让宝珠表姐去?”玉梁在边上童声童气地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个兔崽子,谁给你胆子这么跟我说话!以为人多了就翻天了是吧?还有没有规矩啊!”杨氏一听这话,抓起手边的一根木棍就想去打玉梁,“我今儿教教你规矩!”

    玉梁一看杨氏那样子,连忙躲在了二叔公身后。

    杨氏隔着二叔公,想冲上来抓玉梁,玉梁身子灵活,人又小,一下躲开了。

    二叔公哼了一声,“有财,你不管管你媳妇?”

    “怎么?二叔公,你就算是族长,你也不能管我们家里的事吧?我一没杀人二没犯法。小姑家四个孩子住我们家,吃我的用我的,我们家可没金山银山供着他们,你们又不贴钱,说什么便宜话?卖了玉秀姐妹俩,我是为了玉栋和玉梁将来好娶媳妇。”

    杨氏平时一撒泼,村里大多数人,都不和她一般见识。她看自己要卖外甥女的事瞒不住了,索性敞开了撒泼。

    “舅母,我和哥哥不要媳妇。我们要姐姐。”玉梁又接口道。

    “二叔公,我们来舅舅家时,我娘给了舅舅银子,一百两银子!”玉秀在杨氏又要大骂前,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霎时,全场静寂无声,一百两银子,村里寻常一户人家一年开销也就几两银子啊!

    王有财和杨氏一愣,玉秀压根不给他们说话的空儿,又接下去说道,“我娘说,王家村是她娘家,我们兄妹四个来这里,免不了要给族里添麻烦,要我们给族里五十两银子,剩下的给舅舅,作为我们的口粮钱,等我哥十五岁就回家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打死你个满嘴喷粪的小娼妇!”杨氏不去打玉梁了,转身往玉秀扑过来。

    “有财家的,有你这么做人长辈的!”王十七的媳妇离得最近,力气也大,一把拉住了杨氏。

    杨氏看玉秀睁眼说瞎话,气得不住口地娼妇、贱骨头地骂着,她只会撒泼骂人,骂着骂着压根忘了,应该先说清楚银子的事。

    玉秀看王有财一脸错愕,杨氏满脸的委屈,心中冷笑。他们这次来,是没带一百两银子,但是,她娘亲资助王有财的,历年下来,早就不止一百两了吧?当初娶杨氏,杨家东西不算,光聘金就要了二十两银子。

    五十两银子给族里?二叔公的脑子里,闪过族中急需用钱的事,族里的祠堂就可以好好修一修了,还有村头的路也可以填点石子,明年清明还能将祖坟给整整……

    其他人听说王氏打算给族里五十两银子,都动容了。不过片刻功夫,这消息就传了开来,大半个王家村的人沸腾了,都往王有财家聚过来――王有财和杨氏,竟然吞了王氏给族里的钱!

    ~~~

    求收藏,求推荐票,各种求(●―●)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