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章 章 前倨后恭

    “这位小娘子,如何称呼?”听了颜玉秀刚才那番话,哪怕她穿着粗布衣裳,白知县也不敢怠慢了。

    “民女颜玉秀,见过知县老爷!”玉秀毫不怯场地顺势行礼问好。

    她行完礼,又脆声对管事说道,“有县老爷这句话,想来三爷能够安心了。我们兄妹被刘牙婆欺压,多亏三爷锄奸扶弱,县老爷可不要辜负三爷的这番苦心啊。谁不知在江南,靖王爷爱民如子,他的治下,肯定都是为民做主的好父母呢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,玉秀总算带了一丝孩子的天真,就好像她真的相信江南都是好官一样。

    可这丝天真,只让白知县更感压力。

    “是,是,颜小娘子说得是,下官必定不让三爷挂心。”他只能连连称是,总不能说自己往日是包庇刘牙婆的吧?

    往日刘牙婆惹事时,苦主不来告,他当不知道。苦主来告了,他还是当不知道。现在,连颜玉秀这位苦主录个口供的事都省了。

    靖王府的管事,惊讶地看着玉秀。

    玉秀叫住衙役时,他就知道她是想出口气。想着小孩子出气嘛,可能是想上前打骂刘牙婆一顿?反正也是小事,再说她现在可算是王府贵客,他不介意成全一下,所以做出恭听支持的姿态。

    原以为颜玉秀也就是有几分见识和急智,总还是个小孩子。没想到,她竟然没有动手,只是慢条斯理地说话施压。

    那番话里,何止是有几分见识啊?不知为何,明明是个穿着粗布衣裳的小丫头,说话时的气度,竟然让他想到那些大家闺秀。

    对刘牙婆来说,这番施压,可比挨打还要严重。有白知县的保证,想来刘牙婆的牙婆生意,在这临水镇是做到头了。

    听到玉秀说自己是看到她兄妹被欺压才出头时,他不由好笑,小娘子给一顶接一顶地戴高帽,他明知是被利用,还真没法反对。

    不论如何,为靖王府赚了好名声,消息传回到府中,他只有好处,可没一丝坏处。这样想来,他还真得感谢这小娘子了。

    三爷点了点表示赞同玉秀的话,对白知县交代,“这位小娘子说得是,白知县,你要秉公啊!”

    刘牙婆到此时,回过味来了。

    她顾不上面子,扑到了三爷脚下,双手拉住了三爷的裤脚开始哭求,“三爷,民妇有眼不识泰山啊!民妇不是有意冒犯的,求您大人大量,饶了我这有眼无珠的老婆子吧!”

    她说得可怜,声音也很可怜。

    可惜,所谓楚楚可怜,也先得楚楚,才能让人可怜啊。

    三爷看到她那张比男人还像男人的老脸,就先丢了一半同情心。

    再一看她老脸上涕泪四溢,那粉都被冲成东一块西一块了,三爷下意识往后躲开一步,生怕她那鼻涕沾到身上。

    刘牙婆还想跟着跪走过去,县太爷生怕惹得三爷更不快,对班头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那班头会意,几步上前,一手捂住了刘牙婆的嘴,一手扭起她胳膊,硬生生就拖离了三尺远。

    “三爷,下官先把这恶妇带回县衙,详细审问。”

    “唔。”三爷摆摆手,示意快带走。

    那班头找东西把刘牙婆的嘴一塞,拖着就走了。

    县太爷看人离开了,松了口气,又走近三爷继续赔不是,“三爷,对不住,都是下官疏忽,才让治下有这种恶妇,还劳您老费神,都是下官糊涂。”

    三爷指了指玉秀,“白知县,苦主在那呢。”

    白知县又看向颜玉秀,犹豫着要不要赔礼,让他一个七品知县,向一个幼龄毛丫头赔礼,好像有点拉不下面子。

    颜玉秀当然不会让白知县丢这种脸,民不与官斗,就算她不是临水镇人,但何必惹这种人呢?

    她接着三爷的话说道,“县老爷以前也肯定是不知道的,不然怎么会容忍这种恶人。这恶妇也不知是受人挑唆,还是如何,民女刚进城就疯了一样追着我们。还好有惊无险,还让民女遇上了三爷这样的贵人。”

    白知县对颜玉秀的这话很满意,不让自己赔礼就行,也顺着她的话称是,又邀请三爷去喝杯酒。

    靖王府这管事归心似箭,哪有心思吃他这杯酒,只说身负重任得快些回城,改日再赴约。

    白知县失了这个结交靖王府人的机会,暗暗失望,到底不敢勉强,只好告辞回去了。

    那管事又请颜玉秀跟自己到了落脚的客栈。

    刚才跟玉栋去找人的小厮,已经带着玉栋找到了玉淑和玉梁,还很懂事地请大夫给玉栋看了伤。

    玉栋被刘牙婆的随从那一摔一踢,幸好没伤到骨头,那大夫给开了跌打损伤的药,又用药油把玉栋身上的淤伤给揉开了。

    小厮让客栈的人给玉栋煎药喝了,又叫了吃食,让他们兄妹三个吃。

    可玉栋三个担心玉秀,哪里吃得下啊,就算是年幼的玉梁,也眼巴巴地看着客栈大门,直到看到玉秀走进门,他欢呼一声,跳起来就跑到玉秀身边,紧紧拉住了大姐的手。

    玉淑刚才看到玉栋狼狈的样子,生怕玉秀也受伤了,走过来绕着玉秀不住打量。

    玉栋看到玉秀进门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玉秀对一脸担心的玉淑说道,又拉住了玉梁的手,“没事,现在没事了,姐在这呢。”

    “大姐,还好你没事,哥刚才回来,都有血了。”玉梁哇一声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刚才他一直没哭,现在这放声大哭,倒把玉栋三个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玉秀连忙搂着安慰,最后,听到玉梁的肚子发出咕噜噜的声音,原来是饿了.

    玉梁摸摸肚子,有点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叫来顺的小厮连忙走过来,“这位小公子,快点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玉梁第一次被人称为小公子,还没明白过来是跟自己说话,直到玉秀推了推他,他才红着脸低声应了一声,坐到桌边吃起来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