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章 章 往日今时

    玉秀看到丁三爷神态变了,暗自一笑,田嬷嬷,前世她可是见过很多次的。

    丁三爷那惊喜之色,太浓了。

    看来这位三爷还是想要大公子快点痊愈的。

    玉秀自己不懂医术,就算懂也不敢帮李承允看病。

    刘王妃和李承恩,都不是好惹的。她可不想自己重生之后,又把小命给玩完了。

    可是,她要是直接说就是为了逃命才胡乱揭榜的,那丁三爷为了交差,推脱他办事不力之责,必定要和自己兄妹四个为难的。

    丁三爷,她现在也得罪不起啊。

    颜玉秀看到丁三爷那强制收起的狂喜,一边装着回想的样子,一边暗中打量着丁三爷神色,继续说道,“因为梦里那个声音一直让我等北边来人、北边来人,那大娘又死命拉着我,我一害怕,就惊醒了。其他的话就都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北边来人?

    丁三爷刚才光惊讶于田嬷嬷的事,没仔细听其他的,这次听清楚了,更加惊讶了。

    他在府城时,听说京城里的成王妃,知道大公子不好的消息,急的派了成王世子带着太医,正日夜兼程赶到明州府来。

    王妃听说这信后,才张罗着让人到处张榜求医。

    这北边来人,是不是指的就是成王世子爷?

    他越想越觉得是,这种鬼神之事,不可全信,但也不可不信啊!真是老天保佑,看来天不绝大公子啊。

    玉秀说北边来人,只是想提醒这位丁三爷,快点去请李承允的姨妈成王妃来救命,倒是真没想到这么凑巧,京城真的来人了。

    “你梦里拿着的药,可还记得是什么?”丁三爷相信真是神佛指引了,焦急地问玉秀。

    玉秀连忙摇摇头,胡诌道,“我就觉得是个方方的纸包,不知道是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丁三爷有点失望,“等到了府城,或许就能想起来了。”他说了一句,也不知是安慰玉秀,还是安慰自己,“算算日子,世子爷也该到明州了。”

    玉秀听他这句,舒了口气,京城已经来人啦,自己的运气,真是太好了。

    玉栋听玉秀说得煞有介事,也不知她是不是真做过这梦,看两人不开口了,他想了想,还是说道,“那个,三爷,我妹妹没学过医,这榜文,要不我帮您贴回去?我们,我们不去府城了?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行啊,你们肯定得跟我去府城一趟,到时还可向王爷和王妃求情。若是不去,说你们戏弄王府,王爷怪罪下来,那可是大罪。”丁三爷连说带吓唬,玉栋听说要是不去就是大罪,不知如何是好了。

    “三爷,到了府城,还得劳您在王爷和王妃面前,帮我们说说话啊。”玉秀有点不好意思地说,“我……我的确不会医术,不敢欺瞒王爷和王妃。我梦里看到的,也做不得准。说出去,我怕别人笑我。”

    她可不想王妃和李承恩知道自己做梦的鬼话,到时他们要是信了,觉得自己是被神佛派来救李承允的,那不是小命也要断送了?

    最好的办法,自己在刘王妃面前只说是情急之下的无知之举,刘氏讲究贤淑仁善之名,自己只要去府城时能再想点办法,刘氏肯定不会为难自己兄妹四个的。

    “恩,这是自然,这是自然。”丁三爷正想着怎么让颜玉秀不说做梦之事,她自己提出来了,自然满口答应,“我家王爷不信鬼神,听到别人说鬼神之事,会当成骗子打杀的。”

    “恩,明白了,谢谢三爷指点,我们知道了。”玉秀一脸郑重地点头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好,那你们也去歇息一下,下午我们就启程吧。”丁三爷心情大好地安排道。

    到了下午,丁三爷也不顾太阳底下正热,让人套了一架马车给玉秀兄妹四个,自己带着来福来顺还有几个杂役跟随,出发回明州府。

    玉梁是第一次坐马车,也是第一次这么近看到马,感觉新奇极了,“大姐,这马会咬我吗?”

    他指着那匹拉车的黑马,很想上前摸一下,可看到那匹马不住打着响鼻,蹄子前后踩踏着,有点害怕。

    赶马的车夫笑着说,“小公子别害怕,这马不咬人,您到马头那里摸摸看?”

    玉秀看着玉梁孩子气的样子,推了推他,“你过去摸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玉梁咬着手指头纠结了一下,还是抵不过马的诱惑,跑到马头前面,轻轻摸了一下,然后,高兴地如小鸟般飞奔回来,“哥,大姐,二姐,我摸到马啦!摸到马啦!”

    玉秀笑着摸了摸他的头,五岁的玉梁,头发软软的,只是原本乌黑的发色现在有点枯黄,在王有财家几个月他都没露过什么笑脸,现在,终于有点像以前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玉梁以前是什么样子?

    玉秀鼻子有点酸,太久了,她好像记不清了,最后的印象里,就是玉梁黑黑瘦瘦的小身子,拎着一个比他人还高的大篮子,慢慢移动的样子。

    玉淑没像玉梁那样敢冲上去摸马,只是有点好奇地摸摸马车的车辕和车厢,腼腆地笑着。

    玉栋很有哥哥样的嘱咐,“小四,别去摸马了,当心被马踢到。淑儿,当心木刺扎手。”

    然后,他抱起玉梁将他放进马车里,又要去抱玉淑,玉淑不好意思地要自己爬,可惜个子太矮,撑了两次没跳上去,被玉梁嘲笑,最后还是玉栋托了她一把,她才上去了。

    玉秀自己爬了上去,随后,玉栋也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车夫驾地一声,甩了个鞭花,拉车的马就开始走起来。

    来顺还体贴地为他们准备了一些点心,玉秀原本让玉淑和玉梁吃,两人舍不得,还是要包得好好的。

    “大姐,以后等我长大了,天天给你买这么香的点心。”

    “没良心,就给大姐吃,我和哥呢?”

    “恩,也给哥买,也给二姐买。都买!”玉梁郑重承诺道。

    玉秀搂着玉梁,“好,小四,我们日子会越过越好的。你放心,以后,我们一定能天天吃上这么香的点心。”

    ~~~

    照例吆喝~推荐吧收藏吧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