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章 章 意外之人

    这一路,对玉秀兄妹四个来说,简直是神仙般的日子。

    靖王府财大气粗,连带着丁三爷这种管事也不含糊。一路舍得花银子,自然安排细致,吃食周到。

    几天下来,玉梁的小脸都养出了几分圆润,有点以前那圆嘟嘟的影子了,玉淑的脸色也不再蜡黄。

    只有玉栋,每天担心又无计可施,不管玉秀怎么劝慰保证,他晚上还是愁得睡不着,吃得好脸色好了,可眼底多了一片乌青。

    玉秀吃好喝好,还没闲着。跟来顺或来福闲聊,在客栈或半路的茶寮歇息时,她还会拉着玉梁去听闲话、说闲话,像出笼的小鸟一样欢快。

    他们快到明州府时,在一家客栈吃饭,丁三爷忽然听到几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听说了吗?靖王府大公子病得不行了,王府正在到处贴悬赏告示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消息太晚了,听说临水镇那边有名医揭榜,要来府城治病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名医,我堂弟的小舅子的岳丈,在路上遇上揭榜的人了,原来是四个小孩,那两个娃子长得都很好看,遇上人贩子,他们为了活命胡乱拉扯把那榜揭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那不是惨了,靖王府的人能饶了他们?”

    “到底只是四个孩子,王府的人不会为难他们吧?不说靖王爷,靖王妃可是出了名的心善慈悲的,应该不会和几个孩子为难。”

    这群人说得热闹非凡,声音又响,丁三爷听着这些话,眼含询问地看了玉秀一眼。

    玉秀就像寻常的孩子,多嘴惹事被大人发现一样,不好意思地垂下头,给玉梁夹口菜,低头吃饭,再也没看其他人一眼。

    丁三爷看她那抹不好意思的神色,一阵憋闷。玉秀那样子,看着像孩子。可他要是还当她只是个寻常农家女娃,那就是他白活这几十年了。

    这一路,他没派人回王府报信。想着到了府城后,最好能先请成王世子见见玉秀。若是不成,他也不用绑在玉秀这条船上,到时一推三六九,自己最多说被玉秀兄妹骗了。

    可玉秀将自己揭榜之事这一传扬,他们兄妹倒是进退无忧,他就得重新打算了。偏偏派回去打听消息的来福,还没送信回来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丁三爷觉得自己一脚踩在泥潭里,沾上的泥甩也甩不掉。

    这颜玉秀就像个老练的商人,或者说像个在内宅混老成精的管事,一边全力保全她自己,一边逼着自己跟她绑一条船上。

    偏偏她还一副孩子气的样子,什么都没说,自己就得照她的想法去做了。

    丁三有些没面子,想骂又不能骂人,“快些吃,明天一早赶路,中午就能回到府城了。”

    他喝了口闷酒,随便交代了一句,一个字都不多说了。若是明天来福还没信送回来,他得先想想自己回王府如何交代。

    其他人听到丁三这句话,都不敢吭声了,玉秀倒是抬起头。

    “嗳。三爷放心,我们一定不会误事的。您不知如何处置我们好,王妃又一向仁善,大不了进府,我们向王妃领罪。”

    丁三爷听她这话,眼睛一亮,明知是又被加了条绳索,还是只能答应,“颜小娘子,多谢提醒啊。”

    玉秀那些话,是让他统一口径呢。

    照着这些话说,他和颜家兄妹,倒都能从靖王妃手里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“应当的,应当的,我们兄妹还有劳三爷照顾,您好我们才能得个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说得好,好,我知道你的意思了。”丁三爷喝了一大口酒。

    玉秀埋头继续吃饭,心中一笑,丁三爷不想担一点风险,她可不能让他如意了。

    俗话说天塌了个高的人顶着,这丁三爷,好歹比自己兄妹四个个高,在靖王妃面前开脱说话,也更容易啊。

    两人说话,玉栋他们三个都没听出有什么不对,只管先吃饭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来福还没信回来,丁三死心了,带着颜家兄妹四个赶往府城。

    两个多时辰后,府城城门在望,丁三爷远远看到城门口站着一个熟人,竟然是靖王妃陪嫁的一个管事。

    他连忙带笑催马赶上前去,“许管事,这大热天的,您怎么到这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听说临水镇有人揭榜了,高兴地等不住,让我在这等了两天了,你可算是回来了。快,快,那位揭榜的贵客在哪?快替我引荐一下,我们赶紧回府复命去。”

    丁三爷一指身后的马车,“就在马车上呢,只是……唉……惭愧,我办事不力,简直没脸见王妃啊……这事……”

    他还没来得及说,许管事已经恍如未闻地错过他,往马车迎去,“车里可是揭榜的贵人?”

    马车停下来,他恭敬地站在车门前,里面却毫无声响,他正想去拉下车帘,后面传来一个带笑的清亮的声音,“丁三,听说你带回来一个揭榜的?人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世子爷――您怎么会在明州啊?揭榜的人,在马车里,只是,这事……”

    丁三话起了头,还是没来得及说,来人一踢马肚子,直接骑马到了马车前。

    许管事一听声音,知道是成王世子,转身想要躬身问安,一转脖子,一个马头就在他面前不到两寸远,幸好他还没弯腰下去,不然直接和马嘴对嘴了。

    许管事往后退了一步,退无可退了,只好仰着上身喊了声“世子爷”,像螃蟹一样,往车厢方向侧行两步,让开路。

    成王世子随意地拿马鞭将车帘一挑,“人呢?”

    车帘一挑起,玉秀就看到一张熟悉的脸。

    这人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不对,这人前世竟然是用了假身份?

    她措不及防之下,原本装出的瑟缩样,一下没收住,变成了吃惊的神情。她睁大了一双杏眼,直瞪瞪地看着车外。

    站在马车外的年轻人,长身玉立,脸上带着一抹少年意气的张扬和自负,还没有前世的稳重。

    这人,赫然是前世与她利益交换、助她报仇的那个陈大人。

    听刚才许管事和丁三的称呼,他应该就是成王世子周明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