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章 章 世子做主

    前世,周明找上玉秀,要靖王李承恩日常接触官员的名单。玉秀住在靖王府外,李承恩经常歇宿在她的宅院里,自然也免不了在她所住的地方接见些官员。

    玉秀那时,刚刚知道玉栋过世的消息。

    她了无生意,只苦于困在内宅,她凭一己之力,连杨花儿一家在哪都找不到。李承恩的宠,只将她视为玩物,那时又一心在朝政大事上,她若开口求助,也只不过自取其辱而已。

    周明找上门后,玉秀立即答应了,条件就是要帮自己杀了杨花儿和王有财一家报仇。

    玉秀前世一直没明白,周明为何会找上自己,难道笃定自己会答应他的条件吗?

    相比前世那个而立之年沉稳有谋的陈大人,如今的周明,还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,眼角眉梢神采飞扬。比那时年轻,自然也没那时的稳重,想来心思也没那时深沉吧。

    周明一挑起车帘,就看到四个穿着白棉布衣裳的孩子,大的也就十来岁,最小的那个看着只有五六岁的样子。四人坐在后车壁的塌上,紧挨在一起,看到车帘掀开,八只眼睛乌溜溜看过来,神情好像有些紧张瑟缩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大点的男孩,应该是哥哥。他下意识挺了挺胸膛,往前挪了挪,想将其他三个挡到自己身后。

    最有意思的是看到自己后,右边梳着丫髻的小姑娘,双眼一下睁得很大很圆,看着自己,竟然是一副见鬼的吃惊表情。

    周明自觉虽然不是什么貌如潘安的美男子,但在京城,也是一等一的俊俏儿郎。尤其是在军营里,简直是第一美男子啊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想了想,确定不是自己长相吓人,那么,就是她认识自己?

    他仔细打量了玉秀一眼,年纪尚幼,五官还未完全长开,带着几丝稚气,却已可预见将来的倾城。这样的容貌,生长在无权无势的农家,可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那双圆睁的杏眼,水波盈盈,让人不自禁忘了她的年纪,心生怜惜。

    玉秀察觉到自己的失态,连忙垂下眼帘,不再看向外面。

    周明确定,自己没见过玉秀,毕竟,他是在京城长大,只去过北地,还是第一次来明州府。丁三让人送信说揭榜的小姑娘很邪门,说的,应该就是她吧?看着除了好看点,好像没什么特别的。

    周明没有下马,他在马上探身掀帘,那马刚好将边上都挡住了,许管事站在外面不能近前。

    丁三终于有机会走过来说话,“世子爷,这就是揭榜的人。”

    他挤到周明的马头边上,探身指向马车里的颜玉秀。

    玉秀怯生叫了一声“丁管事”,眼睛看向外面。

    当着周明和许管事的面,要是还叫丁三爷,那丁三真是要吃挂落了。

    丁三爷再一次见识到玉秀的机警,会意后先介绍了周明,“这是周世子,你还不快点见过?”

    玉秀坐在马车里不能站直身子,只能作势行礼。

    有周明在这里,就没许管事什么事了,他是奉命要带人先回王府去问话的。

    王妃已经知道,揭榜的颜家兄妹只是四个孩子,当时是为了摆脱人牙子,病急乱投医的。可是没有亲眼见过,王妃还是不放心,特意交代自己守候在城门口。

    当然,他站在这守了两天,半个明州府的人都知道了,王妃为了大公子的病正焦急万分。

    没想到,好死不死地,丁三刚到,后脚成王世子居然也来了,王妃特意交代过,这人不许别人先见,得她先亲自看过问过话。

    想到王妃的吩咐,许管事有点焦急,也顾不上失礼了,插话道,“世子爷,这天燥热的,要不您和这位小娘子一起回府去?大公子病重,王妃几乎是夜不能寐,一听说有人揭榜,就命小的等在这里了,急着见这揭榜的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表弟的病,家母也很忧心。让王妃等着,倒是我这小辈的不恭了。许管事,你带路吧,我也过去一起听听。”周明倒是毫不为难许管事,只是要求一起过去旁听。

    许管事想赶人又不敢,这可是成王世子,是靖王府的亲戚。就算原靖王妃去世了,可是刘王妃作为继室,在原王妃的亲戚面前也得当亲戚待着,还得更恭敬几分。

    “许管事,难道王妃不希望我去听吗?”周明看许管事站在那不吭声,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,没,是小的一时发呆了,王妃若是知道世子爷想听,哪有不同意之理。世子爷,您请――”许管事让开路,让周明先行。

    “丁管事,您答应让我哥哥他们住客栈的。”玉秀怯生生地叫了一句,那声音倒是不轻,马车外的人,几乎都听见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许管事,我真不会治病,我就是胡乱扯,结果把悬赏告示拉下来了。我不是有意的,丁管事说要带我回王府复命,我……我去王府,让我哥哥他们在王府外等我,行不行啊?”

    城门处人来人往,哪里都不乏爱看热闹的闲人,玉秀这一番话,听到的人不少。

    要搁在平时,许管事才不管一个小丫头说什么,可现在,当着成王世子的面,又是王妃再三嘱咐要保持礼待的情况下,他要不要答应?

    “洛安,你将这三个带城里,找间客栈安置吧。”周明叫过自己的小厮,直接吩咐。

    许管事找不到拦阻的理由,对自己带来的人使了个眼色,自己不敢再开口了。

    玉栋三个被带下马车,玉栋有点不愿意,可来时玉秀已经跟他说好了,他得护着玉淑和玉梁。他不放心大妹妹,可也不放心二妹和小四,一人难顾两头,最后,一步三回头地跟着洛平走了。

    玉秀还是坐在那辆马车里,周明一马当先先回靖王府去,许管事留下个小厮跟车,自己也赶紧赶回王府去禀告。

    玉秀舒了口气,她不喜欢靖王府,害怕刘王妃,哥哥三个要是在王府里有个行差踏错,那可怎么办?

    尤其是还有李承恩,一想到李承恩,她就想到前世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