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章 章 慈爱王妃

    玉秀想起前世,忍不住打了个寒噤。

    前世,靖王李承恩继承王位后,暴虐独断之名传遍江南,当时幼主在位,江南苛捐杂税多如牛毛,民间卖儿卖女甚至饿死的都不少。

    江南百姓们只知有靖王,不知有皇帝。

    好多次他一个不高兴,暴起杀人,自己伺候在边上却不敢流露丝毫异样。

    他曾宠爱的一个美姬,就因为在他杀人时尖叫脚软倒地,李承恩觉得失了他的颜面,将那美姬赏给了底下侍卫们……

    要是可以,她这一辈子,都不想再看到李承恩。

    偏偏造化弄人,她为了摆脱刘牙婆,却又沾上了靖王府。

    李承恩性子多疑,不容任何威胁他计划的人或事存在。

    哥哥性子淳朴,玉淑和玉梁又单纯,万一自己胡编的做梦之事落到他耳中,那自己兄妹四个肯定没活路了。

    比起刘王妃,她更忌惮李承恩,哪怕李承恩现在还只是王府的二公子,玉秀还是从骨子里怕他。

    她听到周明安排人,将哥哥和弟妹安排城中客栈落脚,放心了。

    周明是不是好意暂且不论,至少,从前世那唯一见过的一次,还有跟他底下人打过的一次交道看,周明好多了。

    周明不是到处发善心的烂好人,但是至少他不是疯子。只要对他有用,从他手里还是能换到点东西的。

    而前世大家对成王周明的评论,有好有坏,但好像没听到过说他滥杀无辜的。

    人在屋檐下,她也只能赌一把了。等她从靖王妃母子手中脱身,她再见机行事,大不了拿前世的一些猜测,从周明手里换人。

    要是周明相信自己只是个胡言乱语的村姑,那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前世有人想将她送给成王,没送成。

    后来在靖王府,淑儿喜欢,听了一些有关他的民间传言。

    可惜,她对此人,还是所知甚少。

    算了,反正她也不想跟这些贵人扯上关系,不打算攀附求贵,安然脱身应该没问题吧?

    周明看洛安带走玉栋三个后,玉秀明显放松很多,她一直挺直的腰背,明显松了一下。

    明明还是个孩子,这丫头对她的哥哥和弟妹,却像护崽的母鸡一样。

    许管事在前带路,周明跟在许管事后面,一行人很快就来到靖王府。

    王妃让丁三回去,让田嬷嬷出来迎接他们进去。

    许管事派回的人,已经将事情都说了,所以田嬷嬷看到周世子,没有很吃惊,只是有礼地请他进去,“王妃听说世子爷也来了,正高兴呢。可惜我们二公子这几天被王爷派出去做事,世子爷可得多待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玉秀听到李承恩不在,更是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吐气的声音应该很轻,周明却脚步略顿,又不动声色地打量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这一眼,探究之味甚浓。

    这人太警觉了,玉秀暗暗告诫自己得更小心些。

    田嬷嬷一边引路,一边絮絮叨叨和周明说起王妃对大公子的担忧和照顾。

    周明只含笑听着,玉秀低着头紧跟在两人身后。

    很快,玉秀就跟着到了靖王妃所住的院子,客厅外抄手游廊上,左右一溜丫鬟站立伺候着,屋里也都是伺候的人。

    走进屋中,感觉一阵清凉。

    屋子里放了几个冰釜,有小丫鬟正拿扇轻轻扇着,让凉气在屋内飘动。

    他们刚踏进屋中,一个焦急的声音就传来了,“英子,揭榜的人在哪?快带进来!”

    “王妃,揭榜的是个小娘子,已经带来了,成王府世子爷也来了呢。”田嬷嬷快走两步,迎上去,一边回话道。

    “子贤也来了啊,快,快这边坐。”靖王妃指了下首的位置,没等周明说话,又看向田嬷嬷,“揭榜的人呢?快把人带来,大郎那样子,真是……真是心疼死我了。”刘王妃说着红了眼圈,拿手帕擦了擦泪。

    田嬷嬷有点为难地看向颜玉秀,“王妃,揭榜的,是那个小娘子……”

    刘王妃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,愕然地问,“怎么这么小?这么小就精通医术吗?”

    玉秀看到刘王妃终于看向自己了,连忙走上前几步噗通跪下,“民女拜见王妃,求王妃大人大量,饶了我吧!我……我不知道那是王府的告示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着也哭了起来,还有些微微发抖,显然是怕极了,“王妃,大家都说您最慈悲了,求您饶了我,饶了我吧!”

    “这孩子,哭得可怜,这是怎么了?英子,让她起来说话。”刘王妃看玉秀又哭又求,还有些发抖,小小的身影,跪在地上,更显得可怜。

    田嬷嬷连忙上前扶起她,“小娘子莫怕,我们王妃最是怜贫惜弱的人,你莫哭,好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我来的路上听到好多人都说王妃最是好人了。”玉秀连忙点头,很实诚地说,“我问过那些大叔大婶们,他们都说王妃是好人,不会怪罪我的,可是,可是我不知道那是王府的告示,人家说揭了那告示得会治病,我……我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孩子,别哭了。”王妃不忍心地叹了口气,“你不会治病,怎么会去揭榜呢?我可怜的大郎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脸上的神情,疲惫、失望、好奇、伤心……几种神色交替出现,居然毫无突兀错乱,让人一看就知道她此时的心情。

    玉秀知道,靖王妃说出这话,自己的小命无忧了,接下来,就是让人知道王妃的善良了。

    于是,玉秀一边哭,一边将刘牙婆要抓自己兄妹去卖等事一一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,以前听我爹说,悬赏告示都是官府贴的,要是揭了榜,就会被带走打板子的,让我们不要动。我当时被人牙子吓坏了,就想,就想与其被人牙子抓走,还不如被官差给带走。”

    玉秀又期期艾艾地解释自己为何会揭榜,说到忘情处,连民女的自称也忘了,张口说起我来。

    刘王妃听她说话,眼睛一瞬不瞬地打量玉秀的神情,听到这句,倒是觉得可信,家中大人当闲话提过,小孩就上心了,也是有的。

    再看玉秀,漂亮有余,胆量不足,进来说话倒是说得清楚,可是那副畏缩的神情怎么也遮掩不住,不像背后有人指使的样子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