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章 章 转眼成空想

    玉秀说完后,又站不住了,跪在地上,“王妃,揭榜的是我,求您不要抓我哥哥他们,我们……我……我去菩萨面前烧香,求菩萨保佑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孩子吓坏了,英子,给她搬个绣墩。”刘王妃的神情越发和蔼了几分。

    玉秀被扶起来坐到绣墩上,田嬷嬷暗示她该向王妃谢恩,可她呆呆傻傻地压根看不懂眼色,只傻傻地问王妃是不是饶了她。

    看着挺漂亮的孩子,脑子一点也不灵光,田嬷嬷也懒得提点她了。

    周明在边上,看着眼前一大一小两个女人伤心,一个是伤心大郎的病又落空了,一个是害怕揭榜被处置,看得津津有味,饶有兴致。

    颜玉秀来的路上一言不发,原来是攒着力气在这演戏啊!

    单看现在,他也会相信――这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胆小的乡下丫头。

    可是,先有丁三递来的消息,后有马车上她那神情突变,他有九成把握,颜玉秀并不是什么没见过世面的傻丫头。

    在刘氏面前演戏,还让大家都信了,倒是难得。

    刘王妃又感慨了一番,田嬷嬷劝道,“王妃快别伤心了,大公子还等着您照顾,周世子还在这坐着呢。”

    刘王妃不好意思地用手绢擦擦眼角,对周明说道,“我一时心急失态,让子贤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,王妃忧心表哥的病,子贤只有感激和高兴。来时家母特意嘱咐,让我代她多谢王妃这些年对表哥的照顾。家母说,能有王妃这样的继母,是表哥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“这孩子也是我一手带大的,跟我亲生的也没什么差别。你二表哥也急的不行,前几日听人说岭南有神医,刚好王爷有岭南的差事,他就急冲冲地领了差事出去了。唉,大郎这孩子的病,让我揪心啊。”

    刘王妃听周明只叫李承允表哥,而不是大表哥,显然是没拿李承恩当表兄弟看待了。

    靖王这几年看着圣眷正隆,但当今圣上其实并不放心靖王这位皇叔,加上圣上登基多年居然没生下一儿半女,更是对皇室王爷们诸多防备。

    成王是开国时封的异姓王爵,世袭罔替,几代都是为国征战手握兵权,据说很得圣上宠信。

    刘王妃还是希望周明和李承恩能兄弟情深的。

    周明听了刘王妃的话,只是淡淡道劳,“王妃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刘王妃想着李承恩不日就要回来了,倒也不急于一时,还是先打发了这揭榜的颜玉秀再说。

    她又看向颜玉秀,与周明商量道,“子贤,这小娘子虽然揭榜让我们空欢喜了一场,念她到底年幼,不如就算了吧,我看她也可怜。”

    她这么说,既摆明了自己大度仁善的态度,又等于跟周明商量,也算是给足了周明的面子。

    颜玉秀这种人,在他们眼里贱如蝼蚁,如何发落也就一句话的事。

    刘王妃想着周明也不会多管,商量着一句,也只是表明自己对成王府的尊重而已。

    没想到,周明却不答应饶过颜玉秀,“王妃,她既然揭榜了,也算有缘。您不追究她戏弄王府,是您大度。但是也不能全然不罚,不如这样吧,她揭的是表哥治病悬赏的榜,就罚她到表哥院内伺候三天,也算以劳役代罚,免得人人以为王府可随意戏弄,您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倒也是,子贤想得周到。”刘王妃听周明建议将玉秀安排到李承允的院子里,有些不愿意,“不过,大郎正在病中,身边用的人都是自小伺候惯了的,这小娘子看着年纪还小,就怕她做不来,惊扰到大郎反而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顾虑的是,那就让她去做洒扫的粗活吧。我听说农家的孩子,这种粗活自小都是做惯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英子,你带……”王妃不好再反对了,想让田嬷嬷安排,才想到还没问名字,她看向颜玉秀,“你叫什么名字?今年多大了?”

    颜玉秀听到刘王妃说算了,正暗自一喜,没想到周明竟然紧接着来了这个提议,听到王妃问话,她只好先回话,“禀王妃,民女姓颜,小名玉秀。今年十岁了。”

    “颜玉秀,倒是清秀。我本想饶了你让你回家去,世子的提议倒也是正理,你虽然可怜,可若人人学你,这悬赏告示就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可揭了,我也不得不罚你。就罚你到大公子院子里做三天粗活,三天后再放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颜玉秀一听要三天后才能走,真是对周明咬碎了一口银牙,偏偏无计可施,还得感激涕零地谢过他们的不罪之恩。

    周明看到颜玉秀在王妃说话时,两手绞紧的样子,有点好笑,估计她此时最想捏的是自己吧?

    他站了起来,“王妃,我想先去看看表哥。”

    “好,英子,你送子贤过去,对了,再安排给颜玉秀拿两身素净衣裳穿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,我先告退了。”周明拱手行礼,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田嬷嬷答应着,连忙追在周明身后,转头看到还木头一样站在那的颜玉秀,又连忙回来拉了她走。

    玉秀一副不知所措要哭出来的样子,小步跟在田嬷嬷身后。

    刘王妃看着几人走远,对于要留颜玉秀这个外人在李承允的院子里,心中有些顾虑,可是周明那话说出来后,她若反对太过,倒显得心虚了。

    “你过去,吩咐大公子院里伺候的人一声,这丫头只是待个三天,让她们好好待她,不要欺负人家,但是,也不要让她凑到大公子近前去,免得冲撞了大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,奴婢这就过去交代。”马上有伶俐的丫鬟领命后,走出屋子,从另一条路快步走去。

    周明走出王妃的正院后,不认识路了,田嬷嬷上前两步,“世子爷请跟奴婢来。”说着当前引路。

    玉秀心里将周明扎了几千针,原本一切好好的,转眼不对了,全被他搅和了。

    周明似笑非笑地看了玉秀一眼,跟在田嬷嬷身后。

    玉秀低头走路,一眼也不乱看。

    三人转了两个回廊后走到一座花园边,一个美貌妇人带着两个丫鬟款款而来。

    ~~~

    例行吼~求收藏啦,求推荐票啦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