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章 章 夏日阴森

    田嬷嬷看到那妇人,皱了皱眉,上前两步恰好拦在了那妇人的脚步前,“二夫人好,您是要去给王妃请安吗?王妃今日有事,现在没在大公子的院中。”

    “田嬷嬷,我听说京城成王妃派了世子爷过来,正想去王妃院子里拜见一下呢。”

    “二夫人不用去王妃正院了,世子爷挂念大公子,奴婢正奉命送世子爷过去呢。”

    玉秀看了一眼,自己前世没见过这妇人,看她的穿戴,还有二夫人的称呼,在这靖王府里应该有些身份啊。

    这二夫人的声音娇娇柔柔,身形瘦削,纤腰不盈一握,打扮的又素净,看着就如春日挂在梨花枝头的一滴露珠,颤巍巍地,若不小心呵护就会坠下枝头了。

    玉秀往左边略略挪了一下,整个人躲在了周明的身影后,不露一丝行迹。

    那二夫人听了田嬷嬷的话,走上前几步,对周明弯腰深蹲,行了一个福礼,“奴婢见过世子爷。”

    周明来时听成王妃说过,姨母在世时安排了一个丫鬟名叫如意的,给靖王爷做妾,很得靖王爷欢心。何王妃死时,又亲自开口为她向王爷求名分,做了靖王妃的夫人,想了就是这位二夫人了。

    姨母当时是指望让她代自己看顾李承允,这位二夫人却是在刘氏进门三年后,怀上了孩子,就是如今靖王府的三公子,因为是庶出,平时也不起眼。

    “二夫人免礼,你是姨父的夫人,自称奴婢有些过谦了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,奴婢是跟着先王妃嫁进府里的,是,是家生子儿,世子爷也是奴婢半个主子。”二夫人的姿态摆的很低。

    “二夫人不用多礼了,我急着去看表哥,以后再叙话吧。”周明没有多留,也没再接二夫人的话,抬脚就往前走。

    二夫人连忙跟了上来,“奴婢也打算着给世子爷请安后,就去照顾大公子,奴婢给您引路吧。”

    田嬷嬷看了她一眼,“二夫人,王妃命我送世子爷过去,您若要给世子爷请安,先去正院吧。刚才您说身子不舒服,本来王妃还想让您在正院拜见世子爷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是三公子有些不适,田嬷嬷,您帮我向王妃求求情,不要让三公子养在王妃膝下了……”那二夫人不接田嬷嬷的话,话锋一转,开始哭求起来。

    田嬷嬷没想到二夫人居然扯到这个,她飞快看了周明一眼,“二夫人这是怎么说的,三公子不是好好地养在您膝下吗?来人,快将二夫人扶起来。”

    马上,就有几个丫鬟不知从哪里走出来,扶起二夫人,那二夫人嘤嘤哭着,“是,是我失态了。世子爷,奴婢,奴婢先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这……这是要闹哪一出啊?

    那二夫人一边说着告退,一边频频回头,可惜周明压根没喊停,她被几个丫鬟簇拥着,往正院走去。

    玉秀前世也看多了内宅争斗,像这位二夫人这样,亲自赤膊上阵地闹开来,还是第一次见到。二夫人到底是心急还是犯蠢啊?玉秀不由瞪圆了一双杏眼,偷偷探了半个头,想要看看二夫人的神情。

    周明低头,就看到身前自己的影子后,探出了小半个脑袋,略微偏头,看到颜玉秀探究地看了二夫人一眼,又飞速地把脑袋缩回去,躲到了自己的影子后。

    玉秀将二夫人的话细细想了一遍,这二夫人既然能在刘王妃手中活得这么滋润,肯定不是蠢的,那么,就是想表示自己是冒险示警,这是向旧主示忠?

    是了,应该是这个意思了,那么,示忠后有什么好处?

    算了,她是什么意思,和自己有什么相干?

    玉秀暗自摇头,觉得自己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,这些豪门内宅的恩怨,自己可不想沾上。

    她一边走,一边跟上田嬷嬷的脚步。

    因为思索地专心,压根没注意周明只在她前面半步处,略微偏头,就能看到她的神色。

    她的神情由若有所思到自嘲,再由自嘲归为平静,然后,又变回那副傻愣瑟缩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一连串神情变幻,都落入了周明眼中。

    周明一笑,才又大步上前,跟着田嬷嬷来到了李承允所住的松风院。

    田嬷嬷指着院上的门匾解释,“世子爷莫笑话,王妃为了讨个吉利,将大公子的院落名字,都改成平安喜乐的吉祥名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慈母之心,我只有为表哥高兴的,哪有什么笑话。”

    田嬷嬷在前引路,果然,一路门匾全是些吉利名儿,当然,讨个吉利,雅致上就差了几分。

    松风院挺大,进门就是一个花园,还有一池荷花飘香。直走了快两盏茶功夫,才算走到正房,里面的丫鬟听到有人来,打起门帘,田嬷嬷和周明走进去,玉秀在门口就闻到里面一阵香气飘出。

    她低眉顺眼地站在门槛外,不动了。

    周明走了几步,看她没进来,“颜玉秀,你还不进来向大公子请安?”

    他直接叫自己的名字,玉秀暗地里蹙了蹙眉,等了一会儿看没人出声阻止,她只好抬腿迈过门槛,继续跟在他们身后。

    一走进正房,那股香气更明显了,玉秀仔细分辨了一下,是天竺香的味道。

    正房里光线暗淡,乍然从屋外走进去,她等了一会儿,才算适应了屋子中的昏暗光线,四下一看,原来是窗户等处居然还蒙了遮光的纱。

    到了寝房外,听到屋内田嬷嬷的声音,“大公子,京城成王府周世子来看您了。”

    “周世子?”一个虚弱的声音问道,好像有些迷茫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才听到他继续说,“原来是表弟,快让他进来吧。”显然,田嬷嬷给他解释了周世子的身份。

    周明抬脚走进房中,房里的光线更暗了,大白天的,床前甚至还点了一盏灯照亮。

    明明是夏日,竟然觉得有些阴森萧索。

    周明走进房中,却没有继续走,而是微微错开半步,玉秀就跟在他身后,措不及防一下就走到了他前面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