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章 章 稚气公子

    玉秀没想到,这正房的床和门,居然靠的挺近,她就往前多走了这么几步,那大床就在眼前了。

    床上,躺着的人,这种夏天,居然还盖了一层薄被。

    顺着那被子往上看,就看到露出被头的少年男子,显然穿着白色亵衣。

    身形,实在太瘦了,从露出的脖子看,感觉只有一层皮包着骨头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张脸,倒是比她想的要有肉,虽然也瘦削,但不至于感觉像皮包的骷髅头,看着挺清秀的。

    他的眉眼跟周明有一分相似,想来死去的何氏和成王妃姐妹俩长得挺相似,而李承允和周明的眉眼,长得都像母亲。

    只不过,周明整张脸看着,就是习武之人的英气,而李承允给人的感觉就是清秀稚气了。

    他脸色很白很白,就像透明的一样,眼睛下是一片明显的常年睡眠不足的乌青。

    不过,那双眼睛很亮,看到玉秀后,脸上带出了一丝高兴的笑意,居然叫了一声“小仙女”。

    那人叫完,渴望地伸出一只瘦骨嶙峋的手,往玉秀这边抓过来,“允儿很难受,小仙女,你帮帮我。”

    他像个孩子一样,满眼依赖地看着玉秀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,这不是什么仙女,是一个乡下丫头,进来给您请个安。”田嬷嬷连忙拉回他的手,塞回被子里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对,田嬷嬷,她像母亲带我进香时看到的菩萨身边的仙女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,居然还带着稚气,明明应该是快弱冠的少年,那说话的语气和声音,还像个几岁的孩子一样。

    田嬷嬷有些着急,她奉命过来,就是看着大公子,不要让他和周明多说话的,可没想到,大公子一见到颜玉秀,居然孩子气发作了。

    那只手,执拗地伸过来,让玉秀想到了小四玉梁看着自己时的依赖,她不由自主地往前走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表哥,我是周明,你可以叫我子贤。”玉秀往前刚走了一步,周明的声音响起,随后,越过她,几步走到了李承允的床前。

    玉秀被这一打岔,清醒过来,连忙往后退开两步。可是,眼睛还是有些控制不住地看向李承允,只觉得有些心酸。

    靖王府大公子,身份显赫,锦衣玉食,可是自小没有母亲照顾,还不是像自己兄妹一样,孤苦无依任人欺凌?

    甚至,他比自己兄妹四个更可怜,因为,好歹,自己兄妹四个可以相依为命。以后,肯定日子会越来越好的。

    可李承允,看他这样子,刘王妃是拿他当傻子教呢。就算他这次侥幸活了,他能逃过以后刘王妃母子的安排吗?看他那懵懂的样子,只怕到死,他都不知道是谁害死他吧?

    想到前世李承恩的暴虐,刘王妃面甜心苦层出不穷的折磨人的花样,玉秀只觉得这屋子里冷得待不住。

    周明跟李承允才说了几句话,李承允就有些撑不住地闭上眼睛睡过去了,可看他眼皮颤动的样子,可见睡得并不安稳。

    田嬷嬷刚想将周明请出去,周明已经站起来打量了房内一眼,“田嬷嬷,不用给我安排什么住处了,我看表哥这院子很大,就给我将隔壁的厢房理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,世子爷,厢房您怎么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?田嬷嬷要安排本世子的事?你回去跟王妃说,我带来的太医在路上,估摸着明日就能到明州了。我就住在这边,劳烦王妃让我小厮进来伺候。”

    他一句一句说着,气势与刚才的随和全然不同,逐一安排着,田嬷嬷面对周世子的尊贵,一个奴婢哪有反驳余地,只能讷讷地说,“可王妃觉得世子爷一路车马劳顿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世子是累了,田嬷嬷,你快去安排让我歇息吧。如果姨父回来了,劳烦打发人来告诉我一声。”

    周明一甩袍袖,压根不听田嬷嬷说什么,大步走到房门外,指了两个丫鬟让他们收拾隔壁的厢房。

    那两个丫鬟期期艾艾不知该不该动手时,周明看着颜玉秀说,“颜玉秀,你帮我将隔壁厢房给打扫出来。”

    颜玉秀看了田嬷嬷一眼,又看了周明一眼,“哦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她走到隔壁厢房,那门没锁,一推就推开了。

    田嬷嬷有些傻眼,连忙叫过两个丫鬟进去帮着整理厢房,自己告退后匆匆离开了,她得快些去跟王妃禀告这事。

    周明看着田嬷嬷匆匆离开,直到看不见人了,转身支使靖王府的两个丫鬟拿这个找那个,不过片刻功夫,两个丫鬟都不在房中了。

    颜玉秀只埋头拿着布擦洗桌椅,一下下擦地很用心。

    “颜玉秀,我表哥,是不是很可怜?”周明的声音,在她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她连忙点头应声,“是,大公子看着好可怜。不过,大公子吉人自有天相,一定会好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周明将两个丫鬟支使走的时候,玉秀就猜是要跟自己说什么了,她只是一个乡下丫头,周明刚才还说带的太医明天就到了,怎么还是要跟自己说话?

    “吉人天相?”周明似笑非笑地哼了一声,“你最小的弟弟今年几岁了?”

    这话题转的有点快,玉秀愣了一下,“回世子爷的话,我弟弟今年五岁。”

    “五岁啊,你看我表哥今年几岁了?”

    玉秀眨眨眼,“大公子看着应该……应该……是大人了。”她哪知道李承允今年几岁,只好含糊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表哥今年十八岁,可你看他刚才说话,是不是和你弟弟一样?”

    “大公子天性单纯,有稚子之心。”玉秀只能继续装傻,奉承了一句。她能怎么说?说李承允看着就像没长大的孩子一样?

    周明也不强迫要她回答什么,只是继续问道,“你离开临水镇后,知道你那舅舅一家,现在怎么样了吗?”

    玉秀放下抹布站起来,摇了摇头,抬眼看着周明,等着他往下说。

    丁三带着自己兄妹几个到府城,路上肯定让人去打听了自己兄妹的情况了,所以,周明知道这些一点也不奇怪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