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章 章 谈谈条件

    码到一半看到了晓洲的留言,抱抱晓洲,生活里好人多,可是利益面前人性总是复杂的。

    不知怎么安慰才好,发这一章献给你,希望能让你心情好点

    ~~~~

    周明看玉秀只看着自己,毫无惊慌之态,她那哥哥,好像还没她这么沉得住气吧?

    丁三传信回来,说了这丫头的奇谈怪梦,他是一个字都不信,当时那情形,傻子都看得出,她是要借着丁三的手脱身而已。

    可等他亲眼见到后,不得不承认,丁三说得对,这丫头有些怪异,表现地太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在丁三面前,她恰到好处地聪慧。

    在刘氏面前,她恰到好处地呆傻。

    在自己面前,她恰到好处地沉稳。

    就好像,她知道自己这些人的想法习性一样。

    这样老练的处事手腕,照理说,没个一二十年历练,是不可能有的。可自己派人反复打听了,颜玉秀,明明只是个十岁的小丫头啊。难道只有如此早慧之人?

    眼看颜玉秀不言不语等着自己继续说,他只好慢条斯理地继续,“你们离开王家村后,你那两个做学徒的表哥,回家帮着干农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离开临水镇后,刘牙婆被打了二十板子,牙婆生意不能做了。她觉得是被你舅母坑了,带人赶到王家村,将你舅舅家给砸光了。对了,你那舅母,听说被打断了一条腿。”

    玉秀听到杨花儿被打断了一条腿,嘴角往上翘了翘。

    周明说完这些消息,打量了玉秀一眼,又是这样,恰到好处地显示出高兴。

    其实,周明这想法是冤枉玉秀了,她是真的高兴,这消息,听着就感觉解气啊。可惜哥哥和淑儿、小四没在,不然可以一起听听。只是,玉秀习惯了喜怒藏在心底,即使高兴,也不会如孩子般狂喜了。

    周明看着面前漂亮的小丫头,心中感慨:她借力使力这招,用得炉火纯青啊。

    王有财和杨花儿的每次倒霉,几乎都有颜玉秀可怜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不过,你们要是回到东屏村,你那个堂叔也不是好人吧?听说……”

    玉秀听到东屏村,不由竖起耳朵,周明却不再说下去了。

    玉秀明知道他在钓鱼,有心不上钩。

    可是,东屏村的消息,对她太重要了。

    他们要回家去,若是能知道颜庆洪做了什么或者打算做什么,就太好了。

    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,若能预先知道消息,她就能想好怎么应对,总比事到临头再想的好。

    周明如今,到底才十六岁,玉秀还是能从他的神情和话语中,猜出几分意思的。

    她脑中想了一圈,接话道,“世子爷,您若听说了什么,还望告知一二。民女若有能效力之处,自然愿意出力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该知道,如今爷着急的,只有眼前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世子爷,民女兄妹四个,无权无势,无依无靠,我们谁都不敢得罪。大公子的病,民女也只是刚才有些猜测。”玉秀不再装傻,直截了当地说道,“民女不敢得罪王府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条件?”周明掏出把折扇,在手中敲了敲,“你们现在应该缺银子吧?”

    “银子就不劳世子爷给了。我将猜测告诉世子爷,世子爷答应帮我们兄妹做三件事。”

    周明听玉秀竟然不要自己的银子,而是要自己做三件事,难道她要自己帮他解决了她堂叔一家?

    玉秀心里却是打算着,周明这样位高权重的人,又还有个信守承诺的口碑。若是得他允诺,将来自然有用得着的时候。这样的人,要他的承诺,可比要银子重要多了。

    “我怎知你的猜测值不值?”

    “就看大公子的一条命,在世子爷眼里值多少了。眼前这关,大公子可是性命攸关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不说,刘王妃可未必会放你走。”周明对于自己居然落于下风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“世子爷,在您眼里也好,在王妃王爷眼里也好,民女都只是命若蝼蚁而已。所以,您何必生气呢?我之所以斗胆跟与您谈条件,一来是我们兄妹孤苦无依不得不求个安心,二来是因为一旦说出这猜测,若被人知道了,可能民女立时就得死了。”

    玉秀看到周明脸上一闪而过的懊恼,立即换了语气,声音柔弱悲切了几分,侃侃而谈,“民女为难的事,在世子爷这样的人看来,或许就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怕我回头不认账?”

    “民女一直听说,成王爷治军有方、军令如山,必定是重信之人。世子爷家世熏陶,必定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,把你的猜测说出来。”周明好笑地打开扇子扇了几下,只觉得颜玉秀或悲或喜转换自如,再拖下去,自己反倒落了下乘。

    “民女刚才走进大公子屋里时,闻到了天竺香。”玉秀看周明对天竺香毫无反应,只好再挑明点,“听说,天竺香要是碰到曼陀罗,会让人产生各种幻觉。”

    玉秀肯定李承允的病是刘王妃下的手,直到闻到天竺香时,想起前世李承恩忌讳她在房内点天竺香安神,还提过曼陀罗致幻之事。

    李承允一直睡不好,闭眼后各种噩梦,这不就是幻觉吗?

    周明刷一下合上了折扇,他不通医理,这种事,还是第一次听说。

    他对李承允这个表哥,并没什么印象,今日也才第一次见到。可是,离京时,成王妃千叮咛万嘱咐,他不敢不上心。

    他想起父亲谈论朝中局势,提过圣上若是一直无子,就会从皇室宗亲中过继个孩子,而如今皇室宗亲中,血脉最近的只有靖王这位皇叔,还有圣上的兄弟滕王。

    北方蛮夷犯边,战事不休。

    接触了刘王妃后,他就知道刘王妃母子是有野心的,藩王太有野心,将来朝中局势就会动荡……何况是在圣上无子的情况下……

    于公于私,他都希望李承允能身体康健地继承王位。

    “颜玉秀,若是明日太医跟你看法相同,你倒真是帮了我大忙了,你……”他还想再说,就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传来,他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玉秀看他闭嘴看向门外,连忙转身,继续拿着抹布仔细地擦拭着。

    周明赞赏地看了她一眼,论察言观色,她到真是不错。

    果然,门外很快走进来两个丫鬟,正是刚才被指使出去取东西的,两人一人手里拿了被褥,一人提了食盒,里面装着新鲜的水果等物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