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章 章 传传流言

    玉秀擦完桌椅,跟那两个丫鬟低声说,“两位……两位姐姐,我把这些桌椅都擦完了,接下去,该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一个丫鬟看看她擦的桌椅,擦得还真干净,真是干活的好苗子啊,可惜……

    “你跟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王妃派人交代在先,这丫鬟再想让玉秀干活,也只敢闷在心里了,还得哄着客气地收拾了一间小屋子给她住,“我们王妃就是心善,你看,特意吩咐了要给你单独整间屋子住呢。”

    “恩,谢谢姐姐,谢谢王妃。我以为这次要惨了,没想到王妃一点都不怪罪。”玉秀双眼亮亮地看着这丫鬟,毫不掩饰感激之情。

    虽然很少有女子会喜欢别的美人,可小美人还是很讨巧的。那丫鬟看玉秀长得好看,还很实诚,倒是有些好感了,捏了捏她的脸,“那是,我们王妃可是出了名的善人,最是怜贫惜弱的。不过这里是王府,没人带着,你可别乱走啊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放心,我知道的,大户人家规矩大。”玉秀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“知道的还挺多,好了,你歇在这儿吧,回头会有人带你吃饭的。”那丫鬟又摸了摸玉秀梳着丫髻的头,嘱咐她先在屋里歇歇,自己出去了。

    玉秀摸摸那被褥,舒服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心善就好!

    心善她才能好啊!

    她眯起眼,笑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这一夜,她没再见到刘王妃,也没再见到周明。到了晚膳时分,有丫鬟给她送了食盒,她慢慢吃完后还帮着将碗洗干净了,装回食盒里,再让人拿回去。

    一夜好眠,玉秀早起,又吃到了一食盒精致的早餐,心情很好。

    刘王妃的心情,却不好了。

    因为,吃早膳的时候,田嬷嬷来说了个传言。

    一夜之间,明州府盛传着一个消息,临水镇揭榜的孩子,被带到靖王府后,被靖王妃下令给打死了。

    这种事,落到仗势欺人的人头上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要知道,有权有势的人家,打死个人简直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随便,何况这孩子还是自己惹事、揭榜戏弄王府呢。

    可落到刘王妃头上,这可是了不得的消息。因为,人人都知道,刘王妃是个心善仁慈之人,尤其是大公子病重的当口,刘王妃还特地发愿要行善为大公子积德。

    这些年,在明州府里,刘王妃是第一大善人,春日施粥,冬日施衣,走在路上若遇上可怜之人还会施银。

    颜玉秀这事大家原本猜测着,刘王妃最多也就训斥几句,这事也就算了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一个这样的善心之人,竟然将被人牙子逼迫的、走投无路的孩子,给活活打死了!

    田嬷嬷一早,将这消息告诉了刘王妃,刘王妃气得摔了杯子,“这是什么人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“奴婢已经让人去打听了。颜玉秀住府里,她那三个兄妹住在客栈……被好事的人知道了,昨天又一夜没出去,可能就有人捕风捉影地瞎猜了。”

    刘王妃脸色都有些变了,深吸了几口气,才平复下来,“你亲自带人,去好好地将那三个孩子也接府里来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,这只怕有些不妥。”田嬷嬷瞄了王妃一眼,劝阻道,“昨儿要是一起接到府里来,也没什么。今儿再去接,只怕……只怕又有难听的话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田嬷嬷没说完,刘王妃马上想到了,人家可能会说她杀一个不够,还要把这几个也杀了呢。

    刘氏出身不算高,所以,她格外爱惜自己的名声。

    二十来年如一日的经营,才有了如今的贤惠仁善之名。

    因着她的名声,京城里太后娘娘也夸过几次,甚至还曾下懿旨褒奖过她。靖王爷对她也敬爱有加。

    有母如此,民间对二公子李承恩也是称赞不已,甚至还有人传言若是二公子做了靖王,那是江南百姓之福啊。靖王之所以想越过李承允将李承恩立为世子,与这种呼声也有关。

    王位虽然比不上皇位。可一样是嫡子,一个病歪歪地看着不通人情世故,一个是百姓拥护爱戴的,哪个父亲都会有所偏心。

    刘氏一想到有人背后造谣,败坏自己的名声,气得抓起桌上的碟子,啪嗒一下又摔了,“你让许家的好好地去打听,给我查,看看到底是谁敢无中生有。”

    刘氏一发怒,整个屋中鸦雀无声,丫鬟们都低下头去,只恨不得化成屋中的桌椅,让王妃看不到自己。

    跟在刘氏身边伺候,赏赐多,身份高,可是,一旦被刘氏迁怒了,那也是很惨的。

    田嬷嬷是刘王妃的心腹,这种时候,也只有她还敢劝几句。她一边拿了净手的帕子为王妃擦拭,一边摆手让其他人退出去。

    其他人正巴不得躲远些,一看这手势,一下子屋里退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“王妃,您可注意身子,跟这种无知小人有什么好生气的。现在成王府的周世子还住在府里,您可不能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,这会不会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您是说周世子?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他,我倒觉得可能是如意那个贱婢。”刘王妃想了想,觉得周明做这事毫无好处,倒是二夫人如意,自己的名声败坏了,要是成王妃再发现大公子的病因跟自己不依不饶,那得好处的就是她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奴婢吩咐人去查查昨日二夫人那边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刘王妃点点头,“只是这流言,就任由别人败坏我名声?”

    “依奴婢看,等到后天,大家看到颜玉秀被好好地送出府去,流言也就消散了。”

    刘王妃脸色缓和过来,点点头,“你说得对,不过,这两日也不能任由流言满天飞。这样,你带人去客栈看看颜玉秀那三个兄妹,给他们送些银两衣物和吃食,吩咐客栈老板,务必好生招待,回头来王府结账。对了,还有几个不是说想来拜会我的夫人?这几日我有空,不如就请她们来坐坐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王妃想得周到,奴婢这就去办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让人去松风院吩咐了,不要让颜玉秀做什么活,孩子嘛,带着她吃好玩好,好好哄着,后天一大早,将她好生送到客栈去。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