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章 章 敲敲竹杠

    几位夫人都说应该谢王妃和侯夫人才是。

    玉秀从善如流,刚想向刘氏再行礼道谢,纪夫人又一把拉住了她,“你这孩子,可不要哭,王妃帮衬你,这是千年难得的事,也是你的造化啊。”

    玉秀觉得这位纪夫人真是个妙人,难怪前世刘王妃一提起诚毅侯夫人,就恨得牙痒痒。刘氏要名声要脸面,纪夫人却是不在意自己粗俗的,有顾忌就是把柄啊。

    反正自己不吃亏,她乐得配合一二。

    纪夫人也是高兴,玉秀实在太剔透了,接话接得太好了。

    她早就看刘王妃的假仁假义不顺眼了。刘氏明明刻薄小气,偏偏还要装出一副不吝钱财的善人模样,背地里还讽刺自己一家是靠着如妃鸡犬升天,说自己女儿是狐媚子。

    她每次看到刘氏的笑,就恨不得一巴掌上去,只是到底这可是亲王妃,女儿特地从宫里派了嬷嬷回来教导家里人礼仪,她也知道亲王妃可不是随便能打的。

    今天逮到能让刘氏破财,她可不会轻易放过。

    她眼珠子一转,转向刘王妃笑着说道,“前几日我听人讲古,说以前有个大王要找能人的事,就有人上门来了。大王觉得那人是骗子,那人说,大王啊,你要是对我好,那其他比我更能干的人一看,还不得找上门来。大王觉得有理,真把这人供起来,后来来了很多能人异士。”

    纪夫人说得通俗易懂,其中意味不言自明。

    刘氏脸上那抹和蔼的脸色,挂的有些勉强了,郭槐千金买死马的故事,她也是听说过的。

    纪夫人眼角扫到刘氏那抹勉强的笑意,笑得更欢快了,“我刚才还觉得这揭榜的事,搁谁手里不得生气啊。现在一琢磨,还是王妃思量得到,到底比我这没读过书的人见识强。要说慈母之心,真没比王妃您更用心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,纪夫人谬赞了,我其实也没想那么多,当时只觉得这几个孩子可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妃您就别谦虚了,”纪夫人爽朗地打断了她的话,“您的为人,我们还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她又看向站在自己身前的玉秀。玉秀一头秀发,让头上戴的那朵白色珠花格外显眼。

    纪夫人摸着她的丫髻问道,“你这珠花,也是王妃赏的?”

    “恩,王妃说我还在孝期,鲜亮的首饰不好,特意赏我这朵珠花。夫人您看,是珍珠串的呢。”她重重地咬在“珍珠”两字上。

    几位夫人仔细一看,那珍珠不值几两银子,也就家中赏给大丫鬟们戴戴了。

    “这珠花颜色倒是合适,这些珠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珠花很好看呢,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的珍珠。刚才田嬷嬷还跟我说,这珠花是王妃赏我先戴着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含义就多了,先戴着,是回头还会再给东西,还是回头要拿回去?

    纪夫人略带鄙夷地看了刘氏一眼,伸手从自己头上拔了支珊瑚珠镶嵌的银簪,“你年纪还小,不懂。那珠花王妃既然让你先戴着……来,这是我送你的。”

    这简直是直接嘲讽刘氏舍不得给好东西,拿这种不值钱的哄骗小丫头呢,刘氏脸上有些火辣辣的感觉,她瞪了田嬷嬷一眼,“玉秀,田嬷嬷没骗你,那就是让你先今儿戴着的。田嬷嬷,你将我给玉秀准备的其他几样首饰,明儿她走的时候,一起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田嬷嬷被那一眼瞪得一哆嗦,明明自己那句话没问题,可被玉秀和纪夫人说了两遍后,怎么就不对味儿呢。

    “哎呦,王妃原来给准备了一匣子首饰,那我这簪子太寒酸,可送不出手了。等我回府去想想送什么好,明儿一起送客栈去。”纪夫人说着,若无其事的又将拔下的簪子,插回自己头上。

    刘氏看得目瞪口呆,这……这纪氏,怎么做得出来?刘氏出身到底还是官宦之家,没见过市井做法。

    还有,是拿自己当冤大头吗?自己什么时候说要送一匣子首饰了?

    “王妃啊,我跟您说,明日您送东西到客栈,声势可不能太小,这样传得才快,能人异士知道您对个没本事的小姑娘都这么好,肯定马上赶过来了。”纪夫人一副热心肠的口吻劝道。

    能人异士?

    是骗子吧!

    刘王妃几乎有点忍不住,玉秀站的那位置,明显看到她后槽牙磨动了。

    “纪夫人提醒的是,受教了。”刘氏过了片刻,才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得帮王妃造造势,明儿大家别忘了派人去客栈送东西啊。”纪夫人托大地直接吩咐了其他几位夫人。

    那几位夫人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了,可是,又不敢得罪诚毅侯夫人,只好含含糊糊地应着。

    “对了,玉秀,你今年多大啦?”纪夫人却还没完。

    “回夫人的话,民女今年十岁啦。”

    “十岁啊,看着怪单薄的,许了人家没有?”

    玉秀一听这问话,红着脸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父母早亡,还没来得及给你定人家。可怜这孩子了,你们是不知道啊,”纪夫人一副说新闻的语气,跟其他几位夫人说道,“穷人家闺女,父母再疼孩子,也得嫁妆厚才能嫁个好人家……”

    啪一下,纪夫人一拍巴掌,“我有个好主意,遇上就是有缘,王妃啊,不如我们在座的几个,帮玉秀备点嫁妆?”

    纪夫人眉飞色舞,“如妃娘娘是到宫里,我都没嫁过女儿呢,也不知该备点什么好。对了,不要不实用的,干脆,我们直接给现银吧。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到底是王妃的客人,我可不能越俎代庖,可我一见玉秀就投缘,给少了也不合适。”纪夫人说着,摩挲着手中的茶碗思量。

    刘氏只觉得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有个平素惟刘氏之命是从的夫人,大着胆子插嘴道,“纪夫人,听说庄户人家嫁女儿要不了多少,这要给太多也不合适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,对,你提醒的是,玉秀啊,王妃给了你银子,可也不是都给你的,你的兄弟姐妹也有份的啊。”纪夫人看着玉秀叮嘱,“这样吧,我给五百两银子。王妃,您看合适不?少不少?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