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0章 章 谢惠灵送礼

    可惜,那庄头冻了这大半天,送到县衙里,一个字没来得及说,就断气了。

    武知县眼看快到腊月了,居然还接了这么一个烫手山芋,除了向明州知府大人据实陈报外,能做的就是再送点礼。

    自从玉栋家的作坊开业后,武知县这家子终于舍得送礼了。

    武知县专门送两宜茶等各式茶叶,武夫人只管送着各种胭脂花粉,夫妻俩对此都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建昌县虽然不算贫瘠,可以往除了些土产作物,都没什么拿得出手的。现在,这送出的礼却是又体面又不用花钱。

    除掉了庄头,李承允在王府田庄的声望大涨,丁三一家来后,找了个熟悉农事的做新庄头,庄子内外让丁三夫妻两个管着,诸事都顺利起来。

    他也没什么朋友,经常往东屏村来坐坐。东屏村的村民们开始碍于他身份,只敢远观,时间长了,倒是习惯这么个公子经常出入村中。

    因为周明离开后,经常和李承允书信往来了解近况。李承允就将这些日子的事情,事无巨细写到信里,让人送往京城。

    京城成王府中,周明看到信里,满纸都是和玉栋兄妹四人交往之事,自然还特意提到了颜玉秀的合作之议。

    颜玉秀,明州一别后,他除了吩咐管事去办妥颜玉秀所托之事外,再没想起。近日,这名字却接连听到了两次。

    第一次,是登州谢惠灵处听到的,这倒也情有可原。

    谢惠灵在明州府蒙玉栋和周明救命,很快就将两人身份给打听清楚了。

    成王领兵打仗,谢家却是专出文人,往日从没交集。

    谢惠灵知道周明身份后,到京城特意到王府拜谢,随后,拿出了一份礼单,“周世子,承蒙您在明州打死惊马,救了一命。”

    谢惠灵走后,洛平脸色古怪地跟周明禀报,“世子爷,那谢惠灵给您送的礼里,还有几盒胭脂花粉。”

    周明一口水喷出,男人之间送礼,竟然送这种女人之物?

    他让人拿过礼单,看礼单上还注明了那几盒胭脂花粉采买自明州府治下建昌县东屏村,是赠送成王妃这个长辈的。他虽然觉得这谢惠灵也着实太多礼了,非亲非故还给自家母亲送礼,这东西自己院子里不能收,摆摆手让洛平送内院去。

    底下的下人都是嘴巧的,接了胭脂花粉,在成王妃面前将世子的孝顺好一顿夸奖,成王妃听说是儿子特意让人送给自己的,当然要用用,这一用果然很好。

    过了几日让嬷嬷来问周明,那几盒东西哪里采买的,打算再买一些。

    周明傻眼了,幸好谢惠灵还没走,带人找到谢惠灵一问。

    谢惠灵笑着说,“那些茶和胭脂花粉都是颜恩公家的作坊所做的,这些东西在明州那一带广受好评。我这次入京,特意让人采买了一批,也好让京城中的人认识认识。”

    敢情谢惠灵是帮着玉秀兄妹打招牌啊,周明又是好笑又是佩服,这谢惠灵知恩图报,让人钦佩。可这满京城送女眷所用的胭脂花粉,亏他送的出手,也不怕人笑话。

    “在下年纪不大,到各府拜望,向各家女眷长辈们送些礼,也是无妨的。”谢惠灵倒是毫不在乎,反正他如今还未及冠呢,又是独自到京拜访。礼物上就算有不妥,还真没人能计较。

    谢家是本朝清贵第一家,京中的故旧不少,谢惠灵这一圈拜访下来,估计一半京官都收到颜家作坊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周明想起在明州时见到的那个贪财的颜玉秀,连自家母亲都打听这些水粉是哪里买的,可见东西是真不错。估计其他京官女眷们也会打听,明年,她可就要发财了。

    谢惠灵家在明州有管事,那管事时不时让人去建昌打听,将消息告诉自家小主子。

    既然聊起颜家兄妹,谢惠灵自然也说起了这兄妹四个的近况。

    周明听说颜玉秀居然短短两三月间,靠着作坊名声鹊起,再想到李承允信中所提到的种种,倒是有些佩服。

    颜家四兄妹的年纪性子,能想出这些主意,肯定是非颜玉秀莫属了。小小年纪,能在村中立足已是不易,居然还能赚钱扬名,倒是能干。

    从谢惠灵处听到也就罢了,第二次,却是从当今圣上的嘴里听到了颜家兄妹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