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1章 章 殃及池鱼

    谢惠灵提过玉秀兄妹不久,周明被圣上召见。

    当今皇帝李世勋,平心而论,他在位前十年,轻徭薄赋,百姓安居乐业,算是个守成之君。只是随着年纪渐大精气神日差,性子倒变得多疑,对文武百官的探查也越多。

    但这还不是最惹人非议的,武帝李世勋,最让人诟病的就是他的登基。民间还曾有流言说他是杀父篡位的,才会到现在连个儿子都生不出。为这流言,朝廷民间还曾杀过不少人。

    周明小时不知天高地厚,有关圣上是篡位之事,还曾好奇地问过他父亲成王爷。

    成王爷听后一言不发,直接下令将他捆了,绑在周家祠堂门前抽了二十鞭子,还是拿军中揉着铁丝的鞭子抽的。自那以后,周明对这问题别说问,连想都不敢再想。

    当然,周明也就记住了周家的为臣之道。

    成王府周家,领兵北疆抗敌,在皇子中从不投机逢迎。他们只等着最后的结果,忠心于坐上龙椅的皇帝。至于这皇帝的位置是篡位的还是传位的,跟他们有关系吗?

    周家这为臣之道,不可能从新君那里得到最大的好处。但因为他们这不偏不倚的做法,皇帝觉得他们忠实可靠,反而更厚待。

    周家子弟不少都成为皇帝心腹之臣。

    到了周明这一代,武帝虽然年纪渐大性子多疑,对周家倒越发信重起来,竟然还让周明在虎贲军任职。

    虎贲军是天子亲卫,原本只负责帝王出行时的护卫安全。

    武帝上位后,虎贲军分为明暗两重职责,明面上虎贲军保护皇帝安全,充当皇城护卫。暗地里有一批人手充当暗卫,管着全国情报出入、百官暗查之事。

    虎贲军内各有分工,周明管的是明面上的事,负责皇城守卫。

    这日勤政阁内,武帝召见他,却吩咐了一件暗卫该做的查人之事,“朕听说滕王游玩游到了江南,近日还安排人到明州治下的建昌县东屏村,接走了一家人。明州是靖王叔治下,朕若直接派人去查,恐让他多想。你跟靖王府大公子李承允是表兄弟,又跟颜家人打过交道,年后过去查查,滕王为何看重这家人。”

    武帝说着让人将一张纸递给周明。

    这纸上写了几个人名地名,,几排名字里,第一排的自然是颜庆洪一家的名字,第二排上,居然就是颜玉栋和颜玉秀几个。

    周明听到滕王,有些讶异。这位王爷安居蜀中,安分地都快让人遗忘了,怎么忽然冒出来了?

    滕王李世冀是先皇幼子,比武帝小了十多岁。他生母位列贵妃盛宠无双,当时李世勋的生母只是一个妃。先皇还多次当众说幼子李世冀最肖自己,当年被视为最有希望的皇子。

    可惜,先皇驾崩时居然是李世勋继位,李世冀生母在先帝灵前痛哭流涕、自愿殉葬。

    李世勋感她对先皇一片深情,发誓会好好照顾幼弟。

    登基后分封之时,李世冀被封为滕王,封地在蜀中一带。蜀中沃野千里、风光秀丽,当然算是好封地。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靠近西南夷族,容易生些事端。

    李世冀当年只有十多岁,先皇送入皇陵后他就带着人去蜀中了。

    藩王无诏不得进京,这么多年,周明从来没见过这位滕王。

    滕王派人接走颜庆洪一家,必定不会大张旗鼓的。

    周明听父王说过,圣上这么多年没生下皇子,皇室和朝中早就人心浮动,大家争论的唯一焦点,就是到底是在宗室中选个幼童过继,还是直接挑个年长懂事的。

    在这档口,滕王的异动让人不由心生警惕,而圣上这么快就获知消息,也让人心惊。

    靖王是皇叔,滕王是皇弟,都是与武帝血缘最近的藩王。

    武帝这几年对靖王和滕王都有所防备,既防着他们互相勾结,也防着他们各自有妄念。忽然冒出颜家,先是与靖王府有了接触,又被滕王接了人去,留下的兄妹四个,又和靖王府大公子交好。

    明明只是四个乡下孩子,一下竟然牵扯到两个皇亲王爷,这说起来,就是一团乱麻。

    以圣上这几年的多疑性子,既然牵扯到了这两家,就算明知道颜家只是东屏村中普通农户,这么多年耕种为生没什么异样。不查个底朝天,圣上也是不会放心的。

    这也算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吧?就是这几尾池鱼,真是够小够没分量的。

    武帝亲**代了,周明心中有别的想法也不能不做,他伸手接过小太监递过来的纸。

    “圣上,这兄妹四个末将都见过,最大的才十二岁,都还未成年,颜庆洪是他们堂叔……”

    反正玉秀到过靖王府的事也瞒不住人,周明索性就将自己在靖王府中见过玉秀的事说了,只略过了李承允生病原因和玉秀托他置产业之事。

    靖王府中刘氏对李承允所做之事,只能算是靖王府的家事,武帝可能心里也明镜似的,他这个外人不好多提。

    “听你说起来,这颜玉秀倒是有趣。”武帝听他说起颜玉秀揭榜之事,感觉挺有意思。

    “和其他小娘子比起来,这个颜玉秀有些小聪明,但胆小怕事,料她不敢为非作歹。”周明想起那个时而瑟缩胆小时而灵秀的小丫头,想着谢惠灵都知恩图报,自己就当日行一善,为他们说几句好话吧。

    武帝听了他的话,却深深看了一眼,“朕听说那几个孩子和你表哥李承允,如今很是亲近。”

    “前些日子接到表哥的书信,也说起和这兄妹四个相处融洽。末将表哥如今在田庄养病,他自小在王府没有出过门,也就今年见过颜家兄妹,想来是到了田庄,见到熟悉的,格外亲近。”事关李承允,周明连忙帮着解释了几句。

    武帝呵呵一笑,“料几个孩子也掀不起什么风浪。只是滕王既然接了他们堂叔一家去,你就去查查。只要他们问心无愧,就不怕查。”

    这话武帝说的和蔼,周明却心中一凛,再想起刚才武帝还提到了靖王,他连忙躬身领命,没敢再多说一句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