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2章 章 帝王之忧

    武帝看周明退下后,刚才那丝笑意没有了。

    帝王威严更显,想起异动的滕王,他眼中闪过一丝冷意。

    即使几十年过去,想起先皇,武帝李世勋还是一阵愤恨。当年朝中争位风波,非李世冀那十多岁稚龄可担当的,迫于局势,先皇将皇位传给他,却给李世冀留下了其他依仗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他自信天下已尽握在自己手中,先皇给李世冀留下的老臣也早退出朝堂了,偏偏这时候,李世冀竟然动了!

    他离开蜀中到江南,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只为了一览江南山水,再与靖王把酒言欢?

    还是听说自己精力日衰,想要皇室宗亲和朝中大臣们想起他这个先帝血脉?

    或者,李世冀是觉得在蜀中经营多年,羽翼已丰,迫不及待想要拿到皇位?

    靖王这个王叔,与自己年纪相仿。当年自己继位后,他是皇室中第一个臣服拥立之人。为了这点情分,加上这些年皇室亲王们死的死杀的杀,凋敝大半。他将最富庶的江南给他做封地,以示亲厚。

    靖王来到江南,倒是沉醉温柔乡中,任由府中妻妾争宠、儿女倾轧。但面上昏聩,暗地里,他在江南可经营地不错,至少靖王府在江南的名声就不错。

    李世冀若是拉拢他,他会不会答应呢?

    前些日子临安伯无子袭爵,朝臣们议论纷纷,有人提议应该收回爵位,有人提出兄终弟及的前朝旧例。

    一想到兄终弟及这话,他恨恨地捶了一下龙椅。自己这十几年勤政爱民,就为了将大好河山拱手送还李世冀?

    可恨自己居然没有一儿半女,偌大后宫,几十年不闻婴啼,百年之后,这皇位难道还是要便宜了他?

    他身为先皇爱子,自小受尽宠爱,就连临终时先皇还为他安排后路。

    先皇是迫不得已才传位给自己,而李世冀的生母为了保住幼子的命,甘愿自尽,以求得自己照顾她儿子的承诺。也许,先皇还给李世冀留了其他东西,就是让李世冀羽翼丰满时拿出来,将皇位夺回去?

    想到这种可能性,武帝更是胸闷,他还活着,就有人想夺走他的皇位了?

    他独坐勤政阁中,将暗卫所呈报的东西细细理了一遍。

    颜家不是世居东屏村,而是在颜玉栋的祖父颜焘这一代,才迁移到东屏村的。他们的父亲颜庆山,在外闯荡了十多年才回到东屏村娶妻生子,这十多年里,不知到何处谋生。

    而颜庆洪这一支,一直待在东屏村里耕读为生,除了出了个秀才外,再没别的好说的。

    倒是颜玉栋兄妹几个,回到东屏村后,短短时日,颜家作坊,居然在明州小有名气。

    李世冀既然接了颜庆洪这一家人走,那就算有什么东西,肯定也是在颜庆洪手中了。但想起李世冀在蜀中的行事,颜玉栋这几个也不得不防,若是直接杀了,是否就能了结?

    武帝心中转过几个念头,还是不能贸然杀了颜家这些人。若是贸然灭门,那些追捧颜家茶的文人们,最是多事。若是自己无故杀了几个孩子,传扬出去,不得被人口诛笔伐?李世冀再趁机来个清君侧,自己倒真是拱手让出皇位了,百年后还得落个昏君滥杀的名头。

    算了,不过是四个孩子,容他们活着也无妨,还是先查清事情为要,武帝叫了虎贲暗卫进来吩咐,“周明去查明面上的事,你们加紧赶到东屏村,查查滕王在找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周明不知道武帝的安排,回到王府,先见了自己的父亲。他将武帝吩咐的这差事,跟成王爷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这事你怎么看?”成王听完后,只先问周明的看法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还牵扯到承允表哥,我只怕圣上不是让儿子办差查事情,还是敲打我们,怕我们跟靖王府走得太近。”

    这一路上周明已经仔细想过,自己只是虎贲中掌管皇城守卫的,查人刺探这种事,有的是人去做。

    看看交给自己这张纸上的人名,就知道必定有人去查探过了。

    武帝说什么怕靖王多心,那只不过是台面上的官话。

    若不想靖王多心,虎贲里多的是手段高明的暗卫,也多的是各种手段途径,要暗地查探而不被人发觉实在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退一万步说,就这几年武帝对靖王时不时的敲打,可没见过他因为顾忌靖王这王叔多心而不做的。

    既然武帝给的原因不可信。那顺着他的话细思,就只能是敲打成王府了。

    “圣上对我们周家还是信得过的,这事只是个提醒。可能觉得你巴巴地从北地赶到明州去,与靖王府走得太近了。”

    周明去靖王府,是因为成王妃挂念着外甥李承允,听说李承允病重不治了,让周明赶去为李承允撑腰做主的。

    可周明去了一趟明州,李承允就转危为安了,这就让武帝觉得不信了。周明又不是神医,到了明州就能治病?会不会是靖王府故意说李承允病危,让周明有理由去一趟江南?

    借着李承允,密会成王世子周明……甚至还密会滕王?

    武帝相信周家的忠心,但如今宫里连个皇子都没有,谁知道周家会不会跟藩王联络?

    若是圣上有个皇子就好了,储君一立,上下俱安,也免得人心浮动。

    想到今上无后,成王就忍不住叹气,武帝这些年几乎年年选秀充实后宫,为的自然是生个儿子,偏偏就是生不出。别说儿子,连女儿都没生出一个。

    越是没有儿女,武帝越多疑。帝王一多疑,臣子的日子就难过了。

    听了周明的话,成王点点头,“我也如此想,等过了年,你到明州去一趟,将圣上吩咐的差使办了。反正我们没有私心,到时查到什么,据实上报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怕牵扯到承允表哥……”周明有点为难地道。

    “他的腿真的治不好了?”

    “请了几个名医,都是这样说,只怕是真的治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没事了。就算查出什么不利的,他只要不掺和到谋反的大事中,念在他身有残疾,圣上也必定会网开一面的。何况,圣上如今查的,必定是滕王。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